石三生:西南大旱五十年不遇是个大谎言

我虽然贵为农民出身,但却从来不敢说自己会种地。这个世界总是很有意思,农民的事情,自己都说不清楚,可很多不是农民的专家学者知识分子却好像很明白。

这些年,天灾人祸不断,气候呈现出相当的不正常。古诗中的“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冬雷震震”已经在多个地方好多年都成为了现实。虽然有专家辟谣,但人们还是掩饰不住对气候异常的担忧。

东北的许多地方,今年连日的大雪不断,便有人造谣说用雪水煮鸡蛋,吃了可以避邪。

我从去年的北方大旱开始关注老天爷,并因此对农业部所说的连续六年粮食大丰收提出了质疑。奈何人微言轻,允许发表的空间又有限,满团的疑雾终于化作了无影。

今年,当西南大旱开始后,又引发了我的好奇。当然,依照我一贯的原则,就是谁的都不信,只信自己从主流媒体寻找到的蛛丝马迹。

通过对数万字的资料进行梳理,我发现了一个天大的谎言,也正是因为的这个谎言,让我确信:西南地区的大旱是天灾,也是人祸。

这个谎言就是“五十年一遇”的大旱说。

搜索近几年的媒体,你会发现,每当有大灾发生的时候,主流报道几乎都是用一个强调来描绘。不外是:某某地遭遇了五十年(数字随意,以五十年为下限)不遇的大灾。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地方政府和各族人民团结一致,终于战胜了某某灾,夺取了又一个丰收年云云。

文革已经过去三十多年,国人的舆论导向依旧停留在毛爷爷的“与天斗,其乐无穷”的境界。

一句假大空的术语,就把责任统统的归罪于了老天爷。讳疾忌医,一直都是国人的传统,奈何连国事也都如此呢?

明明是三五年就发生的气候异常,却每每被夸大成五十年六十年甚至百年。如此说,固然可以推卸掉了人的责任,政府的责任,吸引民众的同情和慷慨解囊。瞒过了一时,却不知来年又是如此。

古人常说:亡羊补牢,犹未为晚。为何我们定要等羊痘跑光了,才想起来修羊圈呢?

政府总是训导民众要诚信,总喊狼来了的孩子会被狼吃,却不自觉的自己年年都在喊。

如果政府能实事求是,直面问题的所在,认真研究气候异常的规律,未雨绸缪,何至于到今天的惨不忍睹。年年大灾,年年大丰收。一句谎话,连老天爷也被糊弄的终于不耐烦。

我听到广播里,温总理在云南说要努力保证一个好的收成的时候,新华社还在胡扯什么要夺取农业的丰收!

丰者,增加也,丰富也。农业都损失上百亿了,还能化负为零甚至为正?

有人说中国的汉字有时很无耻,大约也就能无耻到这般的地步吧?

下面,还是按照自己莫须有的惯例,仅举云南一地之例说明吧。如果说起天府之国的四川,更荒唐。

2005年,云南大旱。

人民网发表《云南:遭遇罕见大旱 农民照样增收》,云南省省长徐荣凯对记者说:“遭遇近50年来最大干旱,农民现金收入还能够稳定增长,上半年首次突破千元。这得益于这几年全省调结构、推畜牧、劳务输出,搞冬季农业开发!”

2006年,云南大旱。

中新社发表《云南遭遇20年来最严重旱情 被指是山火频袭主因 》说:“云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官员透露,今年以来,云南省大部分地区降水为特少,气温为偏高到特高。据气象监测表明,全省有百分之八十七的地区出现干旱,其中不少地区为特大干旱或严重干旱。“是自有气象记录以来的第六个干旱年,为一九八六年以来旱情最严重的一年。”

2009年,云南大旱。

中国新闻网发表《云南高温大旱 滇池水位急降》,说:“二月二十三日,云南省昆明市高原湖泊滇池水位正在急降,湖底龟裂的土地正从湖边向湖中心延伸。进入二月份以来,云南省遭遇五十年一遇的严重旱情。”

2010年,云南大旱。

中国新闻网发表《云南五十年一遇大旱旱情持续 各界捐款力挺灾区》,说:“千万民众受灾、近千万亩秋冬农作物绝收、72.9万学生无饮用水,昆明、大理、曲靖、香格里拉等地近日连续发生山火,云南的严重旱情牵动着各界人士的心。目前,云南省已累计投入抗旱资金4.56亿元人民币。2月20日,云南省政府办公厅向全省发出通知,决定于2月20日至3月15日在全省范围内紧急开展向旱灾灾区献爱心捐助活动。”

随后,云南大旱由50年转为60年,今天,经过一个多月的发展,已经成为百年不遇的大旱。

2005年,云南大丰收。

新华网发表题为《天降大旱 地质科技引来“保苗水”》的文章。说:“云南省地质调查院有关技术人员介绍,在泸西进行的地下水开发利用及综合整治项目,总结了西南地区地下水开发利用的多种模式:开发表层泉、岩溶大泉、表层带富水块段、饱水带富水块段等不同类型的水源地,解决深切割岩溶高中山区、岩溶丘陵区、岩溶台地区等不同岩溶地质环境条件下岩溶水有效开发的多种技术方案。这些方案能有效解决水资源分布不均的问题,为干旱缺水地区找水从根本上提供了办法。每年从谷雨到立夏,对于云南来说似乎总是一个难过的”坎儿”,天干地裂,旱情总是影响着春耕,甚至直接导致粮食减产。正如三塘乡党委书记李俊所说,抗旱救灾,还需要防灾在前。依靠科学的方法从根本上解决老百姓吃水难的问题,才是真正急农民之所急,解农民之所难。”

2009年,云南大丰收。

新华网发表《云南:灾年粮食获丰收 持续15年增产》的文章。云南省省长秦光荣7日在省十一届人大二次会议上说:“去年云南粮食生产在大灾之年再获丰收,总产量达1588万吨,增长2.7%,持续15年实现粮食产量增加。”

过去的一年中,云南先后遭遇低温雨雪冰冻灾害、地震、泥石流和洪涝等自然灾害,对全省农业生产造成严重不利的影响。面对困难,云南省沉着应对,坚持把“三农”工作放在首位,农业农村经济取得较快发展。

秦光荣介绍,去年云南认真落实强农惠农政策,投入财政支农资金177亿元,较上年增长38.7%。全省粮食播种面积超过6300万亩,新增高产稳产农田和基本农田各100万亩;加强农村水利建设,兴建山区“五小水利”25万件,实施53件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大力推广农业科技,加快发展农业产业化经营,促进农业提质增效。

据介绍,今年云南省还将实施“百亿斤粮食增产计划”,确保粮食播种面积稳定在6500万亩左右,进一步新增高产稳产农田和基本农田各100万亩,组织实施200个粮食高产示范区建设,力争粮食产量增加50万吨。

还是在2009年,一篇《建国六十年来云南粮食生产成就显著》高歌了云南省建国以来,农业生产取得的伟大成就。曰:

1、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极大地调动了农民的种粮积极性

2、粮食综合生产能力日新月异

3、从吃饭难、吃不饱到粮食基本自给、丰年有余

4、粮食生产的科技含量不断增加

5、种植业结构调整成效显著,农民从温饱走向小康

可惜啊,这么伟大的成就,竟然不堪一击。人民网2010年3月20日,发表了《西南大旱超五千万人受灾 灾民吃野菜充饥》。蔗糖价格剧烈波动,灾区的大米等商品已经开始涨价了。

还继续怪罪老天爷吗?

人都说:聪明的人不会在一个地方绊倒两次。可我们的主流媒体和政府,咋就被50年绊倒一次之后,再也爬不起来了呢?

总是撒谎的孩子,终究是会被狼吃的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