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大旱,最缺的是水吗?

西南旱情严重,许多人连水也喝不上,人们开始号召捐款。各种各样的活动出现,比如“一块钱一瓶水”,团中央要求团员和少先队员一人捐一瓶水。我却有疑问,我们最缺的是什么?

首先:如果国家缺钱,百姓捐献义不容辞。但我没看出我们国家缺钱。
大家捐钱前看几个数字:西南抗旱累计投入25.7亿元。沪杭磁悬浮投资220亿元。云南最近3年投入水利水电456亿元,但城乡失衡重水电轻水利导致农村水利仍极度缺乏,有3000多水库病险。而世博会及配套设施总投资近4000亿元。

更惊人的消息,湖北省预计至“十二五”初期全省投资总规模达到12.06万亿元。三倍于2008年底推出的4万亿经济刺激方案,接近于2009年湖北省 GDP的10倍。北京大兴区亦庄地块52.4亿,大望京1号地40.8亿,西南两个省的水都不如北京一块地值钱么?还有武汉“纪念辛亥革命”要花200亿元,建个孔子学院网站花了三千万,中国工会网站改版花650万,做个绿坝一年使用费四千万……

原来国家或地方政府这么有钱,那为什么灾民连水也喝不起?为什么没钱修路修水利?云南病险水库三十多年没修过了……广西挑水老人5年前就交了修路的集资款,现在路还是没有修好。

没看出我国缺钱,天灾的后面是投资不均的旱涝之灾,有些人一无所有,有些却得到太多。

钱要捐,但请领导们也曝曝自己捐了多少,平时花了多少,是何比例。款项使用帐目能不能公开,让不让查证。

我不差捐的这点钱,我怕的是我们每捐一万,就帮政府省了一万,而省下来的这一万,是否还会用在灾民身上?为什么连一个偏远小乡网上公开帐目,都被当成轰动全国的新闻。民众永远会问,我们纳了那么多税,捐了那么多钱,想知道这些钱用去哪了,效果如何,这要求很过份吗?

其次:假如灾区真没水了,哪怕我们捐钱从美国运也行,但灾区真的没水了吗?

看一条新闻摘抄:云龙水库是昆明主城区供水水源的专用水。蓄水量足以支撑主城区顺利度过旱期。村民们却没水吃。村民说:“这些水肯定是用不完,为什么不能救济一下我们,只要坝闸开一个小口,下游几万人就不会是现在的样子。”可昆明自来水公司相关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但枯水期为保证城市供水,肯定是不会放水的。”

另一条新闻:23日晚,昆明金色大道金色紫竹园门口中水管爆裂。自来水公司人员赶到后,发现爆裂的不是自来水管就离开了。直到24日9点,几名抢修人员赶到现场进行修复,冒水点的水流才停止。这段时间流走了多少水,够灾区多少人喝多少天?(现在灾区小学生们一瓶水喝五天)还有灾区某收费站用自然水洗马路,水管不关任由流掉理由是开关太远。昆明洗车、洗浴中心照常营业。

看来缺水,只是对某些人而言罢了。

一边是号召全国老百姓捐款捐物,一边是水还在花花的流,澡照洗茶照喝,这不是很荒诞吗?

我们缺的不是水,是平等。我们的灾不仅是旱灾,更是投资失衡、长期忽视农民和弱势群体的灾。

所以我想请在昆明的朋友,如果你们没限水的话,接你们家的自来水(能烧开更好),用尽量大的瓶,然后送交相关救灾部门或信得过的人与单位,监督他们送到灾区。这比搞什么全国一人一瓶的“远水”要实际有效的多。政府也可以组织这样的调水,真想帮灾民,这是最实际的。而不是有事就要大家捐钱,等没事了就看见政府部门拿着百姓的纳税存款四处投资花费,甚至某些人拿去公款吃喝浪费、大盖楼堂馆所,然后再有事了,又要大家捐钱了……最后百姓连个使用帐目都看不到。我宁愿向昆明市民买水委托直送灾区,也不愿把钱打进某个我无法查证的帐户。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