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一十部落:一个结石宝宝的父亲——赵连海这一年

2008年9月初,甘肃省报道多例结石患儿,结石宝宝问题浮出水面。后来根据卫生部公布的数字和温总理接受网友提问时的回答,有3000万儿童受害,其中确诊结石的患儿近30万。这其中有一个结石患儿的父亲,名字叫赵连海,2008年9月20日,赵连海之子(三岁零八个月),确诊左肾结石。

赵连海,1972年生,北京市民,住大兴区团和农场。曾在电视台,国家工商总局的广告公司,国家质检总局的《中国质量报》等多家媒体工作过多年。朋友们对其评价为:“豪爽热情,厚道仗义。”

2008年9月22日,赵连海在网上发布呼吁:希望受害者家长组成统一诉讼联盟,准备迎接此后漫长的集体诉讼,希望以法治的方式实现正义。

2008年9月24日,赵连海创建“毒牛奶”网站,两天后,为了更中性温和,网站更名为“结石宝宝”网站。但网站很快被屏蔽。

2008 年10月2日,赵连海转发“公盟倡议理性对待三鹿奶粉事件”的文章,并前往超市,购买二箱贴有“经过三聚氰胺检测”标识之牛奶,希望能帮助到愿意改过的企业和无辜奶农,以支持民族工业。

2008年11月25日,赵连海召集部分结石宝宝家长代表,和公益律师、民间NGO代表、媒体一起探讨赔偿事宜,研究公正的理性的赔偿方案,推动国家赔偿方案出台。出席研讨会的家长代表包括来自湖北的廖明波,他的女儿2005年以来已动了三次手术,身上留下了多处伤疤,以及来自甘肃兰州的张龙、裴金鸣、高玲,来自浙江杭州的杨勇,来自江苏苏州的周雄等受害者家属,他们的孩子,有的是双肾多发结石,有的是单肾结石,还有的肾积水,无辜的孩子们,正承受着病痛的折磨。

2008年12月27日,22家责任企业表示,愿意对近30万名确诊患儿给予一次性现金赔偿。这是政府部门和责任企业协商的结果,赔偿方案主要内容是:死亡的患儿每个家庭赔偿20万元,动过手术的重症患儿赔偿3万元,普通的结石患儿每个家庭2000元。整个赔偿方案制定没有患儿家长参与。一些患儿直到 2010年3月30日赵连海开庭受审仍在治疗,而他们家庭一共获得2000元赔偿。2009年元旦,赵连海和其它家长认为,这个一次性赔付方案不是建立在平等自愿协商基础上的,遂提出了申诉书。

2009年元月2日,准备举行记者招待会的赵连海等五名结石宝宝家长,被警方控制在大兴区劳教农场。原定举行招待会的场地被封锁,其余家长在路边举行了记者招待会。

元月3日,被释放后,赵连海向媒体指出,警方控制家长没有法律依据。不过,他坚持“家长的声音是善意的,将继续与官方沟通。”他并透露,关押期间,大兴区区长承诺1月15日后与民间建立沟通渠道,家长们也承诺在15日以前不针对现在的赔偿方案发表意见,并希望看到官方真正地重视受害家庭。

…………

2009 年3月3日,石家庄三鹿集团拍卖前一天,赵连海和其它几位家长多次被阻拦出门,直到当晚十一点,赵连海和其它家长到达石家庄住进旅馆。第二天早上开庭前,家长们遭遇“临时交通管制”,他们乘坐出租车,又被拦截,于是下车步行3、4公里赶往法院。到法院附近,家长们被强行带到一个封闭的屋子里,他们抗争并高呼“不要再伤害我们!”最后得以脱身。当他们最后到了法院,拍卖已经结束。

家长们又赶往三鹿集团,到达后又被一些人包围推搡,甚至把上了年纪的郑书贞阿姨拉扯在地上拖拽。赵连海等人只好高声呵斥他们,并向从三鹿集团里出来的记者们举起抗议纸张……

2009 年6月,因为到此时只有两位受害人之诉讼请求得到受理,也因为政府承诺过的赔偿方案却被保险公司推说“有些家庭没有文件”拒绝付款,这些受害家庭不得不自己垫付治疗费——

为此,赵连海发布致最高法院及全各级法院的公开信:“鉴于我们的孩子所受到的无辜伤害,政府主导的赔偿对于我们来说,显失公平,而个体诉讼让我们的家庭增加更大的诉讼成本与难度”,从而希望“法院继续受理集体诉讼以及其他合理要求。”

2009 年6月24日,赵连海等四位受害者家长前往石家庄,向三级法院提交了公开信,并提出一些要求:“希望尽快开庭审理已经受理的两件索赔案,希望允许受害者依法选择在产品生产地、案发地、居住地诉讼,希望肯定集体诉讼,希望免除诉讼费用等”如此,“我们民间也会本着宽恕谅解的心态来对待。”

2009年6月27日,赵连海接待了河南结石宝宝家长:因小儿麻痹症留下残疾、行动极为艰难的郭彩虹。并在博客里发布了她的文章:《我痛苦所以我坚持》。 7月,发布“把九月十一日定为结石宝宝纪念日”的呼吁书,以求提醒大家“爱护我们民族的所有儿童”。

2009年8月4 日,赵连海接到网友短信,关押上访人员的“聚源宾馆”,看守强奸了一位安徽上访女孩,赵连海赶过去,和逃出聚源宾馆、正前往北京公安局报案的访民汇合。

到北京市公安局后,因为此前市局曾多次将逃出灰色宾馆的访民移交回丰台局、回驻京办,所以大家不敢贸然进入市局,而是在离市局大门东侧几十米远的人行道上彷徨迟疑,并接受了媒体采访。现场访民网友“态度安静,并无横幅、口号、阻碍交通等事,过往行人,通行无碍。”下午两点左右,在场访民网友包括赵连海被警方控制,带至东交民巷派出所讯问二十四小时后放出。

2009年9月11日,和其它受害者家长举行烛光晚会,悼念逝去的孩子,并祝福继续生存的孩子,“纪念活动进行的非常顺利,过程肃穆庄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