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矿石乱相:洋人、官企、买办和农民

一、险局

2009年中国共进口铁矿石6.27亿吨,同比上升41%,中国钢铁行业的对外依存度从2002年的44%提高到了69%。与此对应的是2009年中国粗钢产量创历史新高的数字。而在进口矿石和本土铁矿石的选择上,进口矿石的成本优势在2009年上半年表现突出,即使到了下半年进口矿价格重新超过国内矿水平后,中国钢企仍然偏向选择供应稳定、品质优良的进口矿。

3月30日,2010年度国际铁矿石谈判三大矿企再下一城。澳矿巨头必和必拓宣布,已经和其在亚洲的许多客户达成协议,将把现有按年定价的铁矿石合同转为基于到岸价格的更短期合同。

几乎与此同时,日本最大钢铁商——新日铁与另一家铁矿石巨头巴西淡水河谷达成初步协议,为下一季度铁矿石每吨支付100美元至110美元。这一价格较去年的60美元/吨有大幅上涨。

今年1至2月,中国累计进口铁矿石9607万吨,金额893361万美元。依此推算,今年前两月,国内钢厂的铁矿石进口均价为93美元/吨,已较2009年长协价涨幅超30%。

目前国外矿企的采矿成本每吨在30美元上下,运到国内的价格却每吨差不多100美元,如果按1.6吨矿石炼出1吨钢来计算的话,矿企、物流商和中间商三者的利润超过150美元。去年我国进口铁矿石花了500亿美元,如果按过去的正常价格应为160亿美元,国外矿山赚取的暴利已经超过中国整个钢铁行业的利润,而今年如果长协矿价格翻番,我国则要付出上千亿美元的高昂成本。

二、乱相
1、力拓、必和必拓、 淡水河谷,合称三大矿企,现在就是洋人,特别是三大矿企,正在力图打破此前运行的长协基准价格系统,准备让定价机制向短期现货市场靠拢,而且准备在2010年把矿价提升80%-100%;

2、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简称中钢协,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是中国钢铁行业全国性行业组织,于1999年1月成立现有团体会员单位206个,个人会员10人。理事107个,常务理事67个。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中钢协,代表的钢铁产能,只占了国内产能的1/3,也就是仅仅代表了国内钢铁国企的利益。而且,09年的谈判中,中钢协失算,没有趁经济下滑时间把价格敲定下来,于是在铁矿石再次涨价时候坐腊,10年参与谈判的单位,由09年的16家下降到今年的3家。

3、中钢协谈判的努力,被农民们打破了,全国各地的中小钢铁企业,就如同被压迫的农民。此前,中钢协多次表示,只要中国的大小钢企团结起来,谁也不买进口矿,则三巨头再强硬也要向中国市场低头。但对于中钢协提出的“抱团一起上”,钢协之外的钢铁企业,甚至钢协以内的中小企业都不太积极。面对中钢协的指责———中小钢企私自与矿业巨头签下长协矿,扰乱了中方与外方谈判的筹码———一位同样与淡水河谷签订协议的中小型钢企负责人表示。“团结一致对外,首先我们
要利益一致!”他说,“我和那些掌握谈判权的大企业,一不共享利益,二无共同‘敌人’。要我们如何响应钢协号召?”

他对此进一步解释称,往年长协矿都是低于现货矿,大钢企从中获利丰厚,而小钢企却从未从中分一杯羹。这种情况以去年为甚。“去年铁矿石现货价最贵涨到了1590元,比同品位的长协矿价格要高出四、五百元/吨。那时候有长协资质的大企业,并没有拿出矿石来支持我们发展,反而将低价购进的长协矿高价卖给我们。”他甚至指名道姓点出某大型钢企,因为长协矿进口量巨大,光靠卖矿石就从中获利匪浅。

“这些企业都是从长协矿中得利的。现在市场变了,他们就称价格太高他们承受不了,要求我们也配合。”他说,自己的企业就是要抓住这个时机,打入“长期协议矿体系”。

对于中小钢企来说,被官企压迫,和被洋人压迫,都是一样的,因此农民们没有任何意愿和动力来支持中钢协,但是在客观上,确起了支持洋人的实际作用。

4、买办
按中钢协的资料,09年1月至9月份,我国实际增加进口铁矿石12325.16万吨,超过国内铁矿石实际需求6600万吨左右,是明显的供大于求。“从全球来看,前9月全球生铁产量6.49亿吨,同比下降11.17%,由此推算全球对铁矿石需求下降了1.3亿吨左右,若将中国除外,前9月全球生铁产量下降30%,对铁矿石需求下降1.85亿吨左右,整体也是明显的供大于求。”

罗冰生分析说,在供大于求的背景下,中国仍然出现超量进口铁矿石的现象,更多的是“囤货待涨”的贸易炒作带来的虚假需求旺盛。要解决当前进口铁矿石贸易秩序混乱状况,紧迫之事是从规范进口铁矿石流通市场秩序出发,落实《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

“这包括实行铁矿石进口信息上报登记制度,未通过登记核准的进口合同不准进关;全面实行进口铁矿石代理制,统一国内市场进口铁矿石价格;重新核准进口铁矿石企业资质,减少进口企业数量等。”罗冰生向记者透露,上述事项均在紧锣密鼓地制订之中,其中某些事项已经上报有关部门。

于是,中钢协在10年力图限制铁矿石贸易进出口权企业的数量,并连同五矿协会,管制铁矿石进口囤积情况。但是在铁矿石供求旺盛的情况下,有的贸易商干脆跑到新加坡开立贸易公司,脱出了国内能管理的范围。

三、几点看法

1、很乱,真的很乱,如同解放前的中国,民族压迫和阶级压迫交织,国内企业一盘散沙,被三大矿企各个击破;这次力拓的胡士泰案,就是民企为跻身长协矿行列进行的贿赂,最多行贿的有700万美元;(不过,也有首钢人的参与,该人一边在中钢协中谈判,一边给胡士泰通风报信)

2、钢铁企业产能分散,这个一直是中国企业的特色之一,市场集中度很低,而且各企业竞争意识强,合作意识弱;

3、企业开立时间短、积累少,没有把控制上游资源作为企业的重要任务来进行,或者,即使有这样的意识,也没有足够的资本来实现;

4、但是,如同某欧洲企业对中国企业的评价:没有企业能在产品价格下跌和原料涨价的情况下生存,除了中国企业。也许再经过一代人,中国企业会存留下最精华的一部分,从而完成市场集中的历史性任务,但是,残酷的竞争下,其他国家的企业和部分中国企业会有相当部分大的部分将会灭亡;

5、政府必须加强引导,灌输合作意识,比如说,若干中小企业甚至大企业一起,到非洲或者澳洲投资建矿,共同分享,这为以后进一步的聚合打下基础;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