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真的希望人民币升值吗?

“人民币升值”是个永远都能吸引人眼球的话题。盖特纳在去年4月曾公开承认“美国财政部没有发现任何美国的主要贸易伙伴,用操纵外汇汇率的方式对往来账户制造障碍,或是藉此获得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然而仅隔不到一年时间,在汇率政策上没有做出任何改变的中国就忽然从世界“良民”变成了“刁民”,我们被指责为“蓄意低估人民币以寻求刺激出口”。外行人可能还真看不明白。美国人翻云覆雨,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如果您真以为美国希望人民币升值,那就大错特错了。千万别以为《孙子兵法》只是中国自己的祖传秘籍,美国对“声东击西”战术的谙熟,决不在你我之下。口是心非是美国官员的拿手好戏,从“强势美元”到“人民币升值”,无不体现出其充满艺术性的政治智慧。中国拒绝让本币升值,其实既迎合了美国的真正利益,又在外交上失掉了筹码,为美国采取其他遏制中国的行动提供了借口。
人民币绑定美元的货币政策,带给了美国极大的利益。表面互惠的“中美国”关系,实质上是美国人对中国人的变相奴役。为使人民币对美元保持固定汇率,我们一直在实施非冲销式的外汇干预,强制印刷人民币并买入美元,导致国内货币泛滥,资产泡沫惊人;另一方面,真实财富与产品却源源不断地出口到美国。货币不断流入,产品却不断流出。不禁要问一问,中国在这样的货币政策下究竟得到了什么?
第一、当然是通胀,无论是消费品价格还是房地产等资产价格,近年来的涨幅只能用叹为观止来形容。我们向美国出口的是价廉物美的产品,而从美国进口的是通货膨胀。付出的是血汗、环境与资源,换来的是毫无价值的外汇储备与美国国债。
第二、有人说是就业,其理由是出口企业吸收了大批“闲散劳动力”。持这种观点的人没有弄清就业与工作的意义。工作不是目的,只是手段。人们真正需要的是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而非工作本身。如果说某种就业的产出无法回馈市场,满足其他人的需要,这种劳动就是多余的。一个正常的经济体,首先应该先发展内需,在内需饱和时再拓展海外市场。当本国人民生活水平还未真正提高之时,不断用出口去补贴国外,这种做法固然能让出口企业与追求GDP绩效的地方政府快速受益,但却使多数人的利益受损。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劳动力价格在绑定汇率下无法得到合理估值,这正是为什么本国人民无论怎样辛勤劳动,其待遇也无法与发达国家接轨的原因。
中国失去的,正是美国得到的。美国“付出”的是永远不必偿还的国债,得到的是货真价实的产品和服务。占尽好处的人“得了便宜还卖乖”,就像一个**犯反过来指责受害人“不该勾引他”。事实上,若非中国源源不断向美输送廉价商品、不断用购买国债的方式吸收美联储释放的海量流动性,美国的通胀早已上天。一旦中国放弃与美元汇率挂钩的愚蠢做法,美国的消费品价格将全面上涨,利率上涨,过度负债的美国人将被打回原形,而美国国债泡沫——这个人类史上最大的庞氏骗局——的终结也将为期不远,这一切真是美国乐意见到的吗?
人民币的币值究竟是被高估还是低估,应该由外汇市场决定。中国之所以迟迟不愿放开汇率管制,主要是担心可能引发一些“不稳定”与“不确定”,这很明显地集中在“一个担心”和“两个教训”之上。但实际上,我们不是目光短浅,就是错误地解读了所谓的“历史教训”。
一个担心:打击出口,造成失业
人民币自由浮动后,出口企业难以再通过廉价劳动力攫取利润,因此许多企业将无法生存,这时虽会出现短暂的失业现象,但我们应该把眼光放宽、放远。出口企业破产释放的大量资本和劳动力,正好可以留给那些以满足内需为目标的民营企业发展,这些企业又可以创造新的就业岗位;产出的价值和财富将被完全用于国内,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另一方面,由于不必再强制结汇,国内货币流动性问题会得到有效遏制,升值预期的兑现使得资产市场利好出尽,比价效应会让楼市的非理性繁荣终结;国内居民与海外人士在购买力上的差距降低,人们不仅会发现自己买得起房子了,而且许多进口产品的价格也变得便宜,如汽车、汽油;油价的下跌会带动生产资料与消费品价格全面下跌;失去汇率、出口退税等政策保护之后,许多单纯依靠廉价劳动力的出口企业不得不想方设法从其他方面降低成本或进行转型。显而易见,多数人会在人民币自由浮动后受益。
错误的历史教训之一:东南亚金融危机
不少人担心人民币升值会导致“热钱出逃”,重演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一幕。这是一种误解。中国的境况与上世纪末的东南亚并不相似。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他们的本币并不具备稳定的信用基础,因此多数企业的发展依赖外债,这种债务关系依靠美元来结算。外资抽逃致使多数企业无法再融资,烂尾工程比比皆是。本币贬值导致以本币结算的债务水平激增,进而形成恶性循环。然而我们完全不一样,我们是世界最大的债权国,人民币有稳固的信用基础,很少有企业担负外债,为什么要害怕外资“出逃”。出逃反倒是件好事,FDI在中国的投资收益每年约有13 ~ 14%,而我们的外汇储备所购买的美国国债,年收益率只有3%。常年的双顺差(经常项目+资本项目)已经快让外资掏空了中国,最可怕的不是他们抽逃,而是让热钱继续涌入,不断并购我们的优质企业,而低估的人民币汇价正是双顺差的罪魁。
错误的历史教训之二:广场协议
很多人将日本90年代初的资产泡沫,以及之后“衰退的十年”归咎于“广场协议”。认为日本正是因为在“广场协议”的胁迫下让日元大幅升值,打击了出口企业,才会引发经济衰退。所以同样实行出口导向的我们不能“重蹈覆辙”,必须让人民币与美元汇率“保持稳定”。
没错,是日元升值引发了日本经济衰退,但这不是因为出口受到打击,而是缘于严重的资产泡沫。“广场协议”签订后的10年间,日元币值平均每年上升5%以上,无异于给国际资本投资日本的股市和房市一个稳赚不赔的保险。“广场协议”后近5年时间里,股价每年以30%、地价每年以15%的幅度增长,而同期日本名义GDP的年增幅只有5%左右。这种亢奋状态当然是难以为继的。遗憾的是,多数人只看到了日元升值的危害,却没有看到问题的实质不在日元升值本身,而在政府对汇市的干预。正是这种干预让投机者有恃无恐。自由市场下的投机者本来同时存在贪婪与恐惧两种情绪,但政府干预却移除了恐惧。
人民币升值与广场协议下的日元升值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日元升值是“广场协议”的要求,是干预的结果;而人民币升值却是自由市场的要求,是停止干预的结果。广场协议留给人们的教训,不是不能让本币升值,而是告诉我们干预汇市会有怎样严重的后果。然而正在重蹈覆辙的我们,竟然天真地以为领悟到了日本的“前车之鉴”。看看疯狂的资产市场,不断涌入的热钱,现在的我们与当年的日本真的有所不同吗?
需要指出,虽然日元升值导致日本食品、纺织品、金属制品等传统出口产品的国际竞争力下降,出口规模出现萎缩,但与这些劳动密集型产品相比,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品的出口则有了显著增长。1985—1990年, 化学品出口从18430亿日元增长到22950亿日元,机械和电子设备从141420亿日元增长到187030亿日元。汽车出口有所下降,从117320 亿日元降至103670亿日元,但日本汽车厂商的海外投资和生产国际化更为显著。本币升值是由劳动密集转向资本与技术密集型产业的必由之路,但所有这一切都应该让市场自行决定和安排。若非人民币长时间地绑定美元,中国企业可能早就实现了这种转变。
人民币升值,真的没有想象中的可怕。不要忘了,汇率与利率也是特殊的商品,是资本的空间交换价格与时间价格。在任何情况下,进行价格管制似乎都不是一个好主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