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演了,TG三个编队20艘战舰在南海集结,各国渔船清场

1、习近平去了文莱、印尼、缅甸等东南亚国家突击访问。

2、胡总去了美国见奥黑。

3、167-171等新锐主力舰全部进港大修。

4、其他几乎所有主力舰齐聚南海

TG海军从来没有过那么大的行动过,哪怕96危机的时候。

胡总任期快到了

如果再没有动作,他就是一个过客了。

台湾么,扛不动,背后的美帝太强大,不到撕破脸的时候。

藏南么,后勤还是问题,印度好歹大国。

那么,只有南海可以作为一下了。

如果平定南海,胡总成就我朝太祖之后第二武功。


MS 167、168、169、170、171、部分新青年和核鱼没去

其他都去了。

上面几艘大舰正好在保养。


次PLAN算倾巢出动了。
南海舰队就这么点东西,相控阵都没去还搞什么啊,防空舰不到位,说明TG存心划灵子给越南猴子:老子就来逛一圈,你别
挡道。还有种可能,故意试探越南猴子敢不敢打,防空舰不出动,把制空权让给越南猴子看它敢不敢动手,TG这盘棋很大

查了下新闻
胡哥肯定被阮明哲气死了
阮总统登录白龙尾岛
声称:无论在任何形势下 都要捍卫祖国的主权

本月1日,越南总理阮明哲“视察”了中国北部湾的岛屿白龙尾岛,我很感慨,现今国人对海洋漠不关心,对国土地理不甚了解,这可能主要是学校里的地理教科书
没有强调的缘故。大概常看报纸关心时事的博友,都会知道中日那座钓鱼**
岛,一般都听说过,就它比较知名以外,其它的被占领土我感觉国人不太注意,媒体也不怎么报。我衷心希望有一天,“中俄库页岛问题”、“中朝鸭绿江口薪岛问
题”、“中韩黄海日向礁问题”、“中韩东海苏岩礁问题”、“中美台湾岛问题”、“中越北部湾白龙尾岛问题”、“中菲南海黄岩岛问题”、“中国—东盟各国南
海诸岛问题”能够全部得以妥善解决,所有岛屿回归祖国。
 

白龙尾岛原属中国海南省,1 9 5
7年北京高层把它借给越南,以便争取对美防空上的便利,后来越南就不还了,2 0 0
4年中国大陆外交部本着中越友好的精神,在中越“北部湾划界”的协定上,最终将白龙尾岛赠予了越南。那时候我在坦桑尼亚上网得知了此事,我呕死了,为我的
国家失去了大片海域而哀嚎。

这两天看报,不知道参考消息、环球时报和各大媒体为何引用德新社的文章,大幅报道此事?说越南总理视察中越有“争议”的白龙尾岛,阮明哲说:“我们不会让
别人侵犯我们的领土、领海和岛屿。我们不会对任何人作出一寸土地的让步。”不是六年前已经签让了吗?怎么又说有争议了?看来北京有反悔的迹象,这真是可喜
可贺的大好消息呀!白龙尾回归中国有望了。

 

好怀念汉唐盛世哦,那时候内地和越南是一个整体,北部湾是中国的内海,各郡各州同属于一个中国,没有现在什么中国、越南这种两国的概念,只有内地-沿海、
中原-边疆的概念,那时候多好!

相关:

中国放弃白龙尾岛的原因

  在美越战争期间,为了给海防和河内的的防空增加预警时间,主席和总理同意把白龙尾岛划入越南领土,在其上设置雷达,防空阵地,通讯站.就象中国军队进
入越南后都伪装成越军一样,这个海岛只有成为越南领土,才能避免中美的直接军事对抗.

  这个决策当然是错误的,不过当时中国对于海权的认识不足,对于越南的无耻也认识不足.同时当时对于边界的划分原则是主席提出的”万里长
城今尤在,不见当年秦始皇”,所以对于友好国家是全面退让.酿成了今天的大错。

  80年代末重开谈判时,中方就是以此为据,说明主席当年只转让了海岛,而没有转让附属海域.所以中方渔船才能靠近到离岛15海里的地方打渔.

白龙尾岛划归越南

  2004年6月30日,中越《北部湾领海、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协定》和《渔业合作协定》同时生效。但8月3日,中国外交部条约法律司海洋处处长萧
建国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指出,“此次的划界只是对海域的划分,并没有涉及到岛屿主权的问题”。因此采访者又提出了有关北部湾中白龙尾岛的归属问题,引起
读者对白龙尾岛成为“中国飞地”的遐想。

  就白龙尾岛归属问题,《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采访了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国强。李国强明确指出:“白龙尾岛在上个世纪50年代,通过谈判,已归
越南管理。”中国国家海洋局前高级工程师许森安也指出:“白龙尾岛是越南的。”记者又特地再次采访中国外交部法律司海洋处,相关官员明确指出:“白龙尾岛
确实属于越南。”

  其实在7月1日中越《渔业合作协定》生效仪式时,国内多家媒体均就已公开报道,“中方渔船一律禁止进入距白龙尾岛15海里范围内的水域”。

  白龙尾岛孤悬于北部湾中心,战略地位极其重要。许森安向本报介绍:“北部湾上有两个白龙尾,其中一个‘租借’给越南的白龙尾(京族三岛)在广西,在自
卫反击战后收回。(北部湾上的白龙尾岛在)1955年时有200多人,其中只有3人身份不明,其余全是当时海南的儋县人……中间有个庙,庙里的钟上铸着汉
字‘同治三年’(1877年)。我们驻军后越南表示理解……后中国从该岛撤军。”1988年4月25日,越南外交部公布题为“黄沙、长沙群岛和国际法”的
文件为这段历史作了注脚,“越南请中国帮助管理北部湾的白龙尾岛,并于1957年收回”。有意思的是,许森安提到的岛上庙宇奉祀的是天妃娘娘(即妈祖)和
伏波将军。伏波将军恰是我国东汉出兵交趾(今越南北部)的马援。

  应该说,在北部湾划界上,中越双方体现了互让互利的精神。越南《人民报》2004年7月1日刊登了越南外长阮颐年就北部湾划界的答记者问。他特地对越
南国内解释,“北部湾分界东距越南白龙尾岛15海里”,即白龙尾岛享有12海里的领海,但只享有3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另外,越南的“昏果岛由于离
越南海岸较近(约13海里),因此,在划分北部湾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时只享有50%的效力。这是根据法律和北部湾具体条件的基础上取得的公平的结果”。

  中方也驳回了越南一直坚持的以东经108度03分为界的要求。越南方面的依据是1887年清政府和法国条约所划定的分界线。但中方认为1887年中法
条约只是划定了中越陆地边界和芒街附近海中岛屿的归属,中法两国从未划分过海界。因此要求按北部湾的中心划界:在北纬20度以北,中方划部分海域归越南;
在北纬20度以南,越方让一片海域给中国。按越南外长阮颐年提供的材料,最终中越各得北部湾面积的46.77%和53.23%。可以说,双方划界谈判最后
的结果基本上是按照中方的主张划分的。从我外交部官员在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指出,“越南方面确实也作出了相应的让步。毕竟,如果按照108度线,那我们
在北部湾进行的油气勘探怎么调整?”


浮水洲岛(原属中国领土,越南实际占有)

/来自中华网社区
club.china.com/

 

    Bach Long Vi

 

    白龙尾岛(中国古称浮水洲岛、夜莺岛)孤悬于北部湾中心,海拔58公尺(190呎),四周为悬崖峭壁,附近海域渔业资源丰
富。

 

    由于战略地位极其重要(正好位于海南岛与越南海岸红河口的中间,距海南岛120公里,距越南海防市也是120公里。)可以说中越两国谁得到
了白龙尾岛,谁就能获得北部湾的大部分海洋权益。

 

    该岛在历史上一直由中国实际控制,但在清代中法战争后被法国殖民者占领。1952年7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夺回该岛
1957年我国为支援越南抗击美法,给北越增加防空袭的空间,由周总理出面,把这个岛借给了越南。1974年随着中越两国北部湾划界谈判开
启后,白龙尾岛归属问题开始浮出水面。1978年中越交恶后,于是成了又一个领土争端。

 

    简介  南海西北隅,北部湾的中心位置,有一座富饶美丽的海岛。这座海岛,我国50年代以前发行的地图上标名为夜莺岛,后来的地图则标称白
龙尾岛。 然而,这个海岛却本应有其更加生动、更加真正的名称—- 浮水洲岛。

 

    我国广西、广东、海南的渔民和沿海居民均称该岛为浮水洲岛。广西沿岸有半岛及半岛上的村镇名白龙尾,是防城各族自治县滨海地区一个十分古老
的地名。广西、广东、海南的渔民和沿海居民,只知道沿岸有白龙尾半岛、白龙尾村镇,海湾中有浮水洲岛、夜莺岛,而不知有什么白龙尾岛。

 

    浮水洲,地势低平,孤悬于烟波浩渺的北部湾中心。千百年来,中国渔民在以该岛为中心的北部湾渔场劳动、生息。风雨云雾,日月晦明,该岛总在
中国渔人的视野里,浮水洲因之得名。

 

    

 

    白龙尾岛

 

    1955年7月,我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该岛,到1957年3月交给越南。这期间,该岛在行政上隶属广东省海南行政区儋县,设立有“儋县人民
政府浮水洲办事处”,区级行政单位。同时设立有党的基层组织“中共儋县委员会浮水洲工作委员会”和驻军单位“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南军分区浮水洲守备大队”。
银行、供销社、小学校、渔农生产合作社等,均使用浮水洲名称。

 

    广西、广东、海南渔民有时也称该岛为海宝岛。该岛近岸浅海宽阔,且为片礁海底,盛产鲍鱼,被称为海鲍岛,音转而为海宝岛,可以说是浮水洲岛
的一个别号。夜莺岛则是明、清以来,乃至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同建国初期,官方图书对该岛的称谓。

 

    白龙尾岛名称是前法帝国主义印支殖民当局,于本世纪30年代侵略该岛时的所谓命名。越语名称汉字写做“白龙尾?”,“?”即法语岛屿
“le”的对音。法帝印支当局和越南某些人在南海诸岛问题上,惯于施展移花接木、冒名顶替的诡计,他们曾经将越南近岸历史上的地名“黄沙群岛”、“长沙群
岛”移花接木到我国的西沙群路和南沙群岛。在这里,他们又将广西白龙尾半岛的地名冒名顶替到浮水洲头上,企图混淆视听。

 

    浮水洲岛坐落于北纬20’01’,东经107’42’,西北距越南海防港,东南距海南八所港均为70海里。岛呈椭圆形,东西长轴4.5公
里,南北长轴2.1公里,而积约5平方公里。岛西、南部为平坦沙质土地.东北部为山岭,最高点海拔53米,平坦部分已辟为耕地,山岭部分则为茂草。近岸为
广阔的岩礁底浅海,是鲍鱼、海参等海珍品生物栖息地。浅海以外,则是富饶的拖网渔场,盛产红鱼、鱿鱼、石斑鱼等名贵鱼类。

 

    岛上居民在1954年法帝勾结国民党残匪劫迁之前为135户,518人(男262人,女256人),1955年解放时,有居民64
户,249人(男127人,女122人)。居民全部是中国汉族人,讲儋州(海南儋县)话。老年民民多是本世纪初从海南儋县迁来的。定居日久,许多居民已是
本岛出生。岛民分住在两个村庄,大村名“浮水洲衬”,小村名“公司村”。岛民生计以近岸渔业为主,用极简陋的工具,裸体潜水采捕鲍鱼、海参,加工成干品,
销往中国内地,换取粮食及其他日用品。也经营农业,全岛共有耕地500余亩,种植旱稻、蕃薯、高粱、豆类、蔬菜、西瓜等,粮食不能自给。1931年,儋县
蒲公才、蒲文江、陈有德等热心实业的人士,曾集资成立开发公司,在该岛大规模种植西瓜,这正是“公司村”得名的由来。可惜,后因法帝侵略及抗日战争爆发,
公司业务未能开展。

 

 

    历史  历史上,广东潮州、海南儋州和文昌县的边民,一直把该岛作为鲍鱼生产甚地,每年6月一8月,数百人上岛生产,采捕鲍鱼,就地加工成
干品运销内地。近代中国人上岛定居的历史,有据可考的也在百年以上。1955年解放时,岛上有庙宇一座,奉祀天妃娘娘和伏波将军。天妃娘娘是中国渔民海上
保平安的神祉;伏波将军是中国东汉王朝出兵交趾(今越南北部)的马援。庙内有铁钟一口,系光绪三年(1877年)所铸,首事人是海南文昌县人符建明、符怀
积等。

 

    毫无疑问,除中国人外,从来不曾有过任何别的国家和民族的人民在该岛定居过。30年代法帝侵略该岛前,越南的渔业活动,也不曾到过该岛和周
围水域。

 

    30年代初期.法帝侵略我同南沙、西沙群岛,同时也把魔爪伸向浮水洲岛,当时曾受到中国舆论及政府的强烈反对。1937年,中国忙于抗日战
争,无暇他顾,法帝向该岛派兵,并非法委任里长统治。1943年,日军派人统治该岛。1946年法帝卷土重来。1950年海南解放,国民党儋县党、政、
军、特40余人逃上该岛,并以该岛为某地骚扰大陆和海南。1954年,关于印支和平的日内瓦会议达成协议,越南敌对双方以北纬17度线为界分别集结,法帝
勾结国民党驻岛残余,于l 954年8月劫持岛民71户、269人到南越。

 

    1988年4月25日,越南政府公布了一份外交部文件,题为“黄沙、长沙群岛和国际法”。文中提到白龙尾岛,说:“在抗法战争中,越南军队
于1949年赶走了国民党军队,解放了竹山(中国领土),之后交给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同样本着上述精神……越南请中国帮助管理北部湾的白龙尾岛,并于
1957年收回。”越南外交部在其为侵略中国南海诸岛辩解的文件里,把竹山与白龙尾岛相提并论,实在不伦不类。竹山位于北仑河口中国一侧,中国汉族聚集
地,是根据中法关于中越边界的有关条约明文规定的中国领土。白龙尾岛,自古由中国人开发,中国人定居,远离越南海岸,有关条约及外交文件也查不到任何根据
规定是越南领土。

 

    

 

    卫星图片

 

    越南提出该岛属于越南,狡猾的理由大致有二:其一是该岛位于东经108线以西;其二便是所渭“实际有效的统治。”然而从历史事实及国际法原
则来看,这两条理由都是不能成立的。
108。03’经线源自1887年《中法续议界务专条》法文本第三款,是从“巴黎子午线以东l05。43’”换算来的。该款中文本则是依据地物点确定的一
段很短的南北线。不论中文本、法文本,都很明确,这段南北线是中法勘定粤(当时届于广东省钦州)越边界条约中划分北仑河口附近沿岸岛屿的归属线,这段线位
于中越边界线的东端,呈南北走向。越南惯于在108。03’线上做文章,1982年11月越南政府在其“领海基线声明”中又一次公开把这条线说成是l
887年中法界约规定的北部湾海上边界,这是谎言。事实是北部湾海界没有划分,而且,108。03’线是北仑河口附近近岸岛屿归属线,仅具局部性质,不具
有确定浮水洲岛地位的法律效力。

 

    “实际统治”更属荒谬。1937年至l
954的年,法帝国主义借中国抗战和内战的时机,侵占该岛,委任中国人做里长,统治中国人。法帝侵略越南,也侵略中国,侵略不能构成主权,法帝侵略中国领
土更不能构成独立越南的主权。

 

    越南得陇望蜀,得寸进尺,在大肆侵占我国南沙群岛的同时,在北部湾,它依托白龙尾岛,对北部湾大面积海域和陆架提出主权要求,抓扣我渔民,
破坏我数十万渔民的生计。在此情况下,为白龙尾岛正名,实有必要。

 

    目前,中国政府已经放弃了对此岛的主权要求,在2006年以后的地图册上,已经看不到此岛的准确标示。

 
 

    中国放弃白龙尾岛的原因  在美越战争期间,为了给海防和河内的的防空增加预警时间,主席和总理同意把白龙尾岛划入越南领土,在其上设置雷
达,防空阵地,通讯站.就象中国军队进入越南后都伪装成越军一样,这个海岛只有成为越南领土,才能避免中美的直接军事对抗.

 

    这个决策当然是错误的,不过当时中国对于海权的认识不足,对于越南的无耻也认识不足.同时当时对于边界的划分原则是主席提出
的”万里长城今尤在,不见当年秦始皇”,所以对于友好国家是全面退让.

 

    80年代末重开谈判时,中方就是以此为据,说明主席当年只转让了海岛,而没有转让附属海域.所以中方渔船才能靠近到离岛15海里的地方打
渔.


由于担心南海争端的紧张局势升级,越南计划本周出击,将该问题列入东盟会议议程,挑战中国的外交胜利。

/来自中华网社区 club.china.com/
 

    作为本次东盟峰会的主席国,越南正积极行动,要求中国和东盟各国展开会谈,就南海问题签署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规定。

 

    上周,中越两个宿敌在南海问题上针锋相对,寸步不让。越南国家主席阮明哲4月1日视察两国存有争议的白龙尾岛无疑令局势越发恶化。阮明哲视
察时向越南海军官兵表示,越南已经做好准备,“无论在任何形势下,都要捍卫祖国的主权”。

 

    去年北京成功挫败了越南类似的动议。中国政府在公开和私人场合一再强调,争端应通过中国与各争议国家双边协商解决,而不是在东盟会议上通过
“争吵”解决。分析人士认为,这一姿态有力地捍卫了中国的立场。然而河内却丝毫没有退让之意。越南希望全面利用今年作为东盟主席国的机会,把南海争端再次
列入东盟会议议程。

 

    东盟各国领导人将于本周在河内举行本年度的首次峰会。东盟峰会一年举行两次。

 

    越南外长助理范光荣上周表示,“任何与地区安全有关的事务”都应在峰会期间加以讨论。但他也表示,会议最终的联合公报是否应包括南海问题的
规定取决于与中方的“协商和对话”。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军事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