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的刘芳菲与敏感的王小丫

犀利哥

  王小丫很敏感,敏感得连百度一度都把这三个字屏蔽了。刘芳菲很倒霉,倒霉得连谈一场恋爱都弄成了丑闻。

  她俩都是知名主持人,但再知名,也是主持人,是娱乐人物。原本不应该如此敏感和倒霉。

  王小丫本领再大,也没有大到要中宣部或国务院新闻办或广电总局再或公安部这些管网的部门为她一个人的名誉而动用国家机器的地步。但国家机器竟然真的开动起来,为一个娱乐人物的名誉而坚定护法,把与之有关的都屏蔽起来,保护之意众人皆知。

  王小丫一个半老女人当然没有这么大的能耐。据笔者所知,她连政协委员都不是。据说,把她的名字屏蔽保护起来的另有高层人物。现在网上风传,这个人物可能就是曹建明。因为有狗仔队拍到疑似曹建明者,去机场接王小丫回家,其人若跟屁虫般护在王美人左右,殷切之情众人可鉴。遗憾的是中国的狗仔队显然权利意识还不强,堂堂曹大官人出行,一定不是用私家车,若能像德国记者抓住德国卫生部长乌拉·施密特公车私用一样,拍得王小丫被某官的公车接走,则一定有意思得很。

  曹建明者,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首席大检察官是也。屏蔽三个字对他来说,几乎连嘴都不用动一下,手下秘书自然早就办妥。如此反过来推,从王小丫能被屏蔽,就可能看出,王小丫的傍肩,或者新欢,或者新丈夫(听说她已经再婚,听说,只是听说),不是曹建明,也至少是个部级带长的,否则没这么大能耐。

  同样的主持人,甚至论才学,论样貌都远胜王小丫的刘芳菲,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她的名字不仅没有被屏蔽,人没有被一双有力的权势臂膀所保护,而且还在法庭上作证,指证昔日情郎受贿的行为。正是她的指证,让王益受贿罪里多了200万。一付红颜祸水的样子。

  王小丫若没有傍上非一般的权势人物,断不会变成敏感词。刘芳菲若不与倒霉的王益谈恋爱,也断不会倒霉。

  两个美女主持人天上与地下的命运,反衬的是中国权势队伍里的得意与失落。

  权威的得意与失落,反映到两个女主持人身上,又反衬出今日中国基本的道德状况。

  中国人的婚姻,总是反映着政治的而不是社会的标准。五十年代,门当户对讲究的阶级成分,工人配工人,农民配农民。六十年代,根红苗正成为婚姻成败的关键。七十年代,敌富反坏右则成为婚姻殿堂里的排斥物。到了八十年代,学历成了婚姻的敲门砖。至今日,则唯权钱马首是瞻了,要么找个有权的,要么找个有钱的。

  而无论男女,一旦有钱、有权,思想就被下半身左右,统统向美色靠拢,第一件事便大约是离婚。连外表清纯高雅,学术不凡的美女主持都纷纷向大款、权势人物投怀送抱了,一般的小女人的梦想是什么,也就不言而喻了。

  这也是为什么《蜗居》热播,人们对宋思明、海藻这种传统意义上的“狗男女”不是表示唾弃而是表示惋惜的社会背景。海藻母亲,一个中国小城镇的退休教师,教书育人一辈子,在海藻隆起的非婚孕的大肚子面前,由愤怒得不能承受,到最终不得不接受的转变,不正是中国社会道德沦陷的真实心路吗?

  再回看这两个女主持,都被风传与王益有说不清的关系。2010年4月8日新民周刊的文章《王益案法外情》里就曾影射了这种关系。文章说:“从王益身上获益的大有人在,刘芳菲的区区200万其实什么都不是。”一位知情者告诉记者。“真正赚到的是另一位主持人。她与王益恋爱期间,基金经理为她贡献了不少内幕消息。然而二人最终分手的原因,不外乎王益位不够高、人不帅。”该女在庭审中并未被提及。据悉其已经嫁人,娱记孟静曾在一篇博文中忍不住八卦:“女主持人真是一份很有前途的职业,最近有两位女主持钓得金龟,真的是巨大的金龟!大到央视小喇叭陈黑子不让俺说。”

  所谓人“位不够高、人不帅 ”其实并不是原因,这“另一位主持人”跟王益相处时,王益也“位不够高、人不帅”,所以离去,不外乎王益已然失势。据知情人讲,这“另一位主持人”就是王氏小丫。王小丫的前夫把她送进了中央电视台,已然是其最大的本领了。随着名利的增加,小丫当然越来越不满足,于是终于离开前夫,投入到王益的怀抱。那时的王益在王小丫眼里,当然是参天大树。于是不仅同居,还端茶倒水,忙前忙后地伺候着,凡王益有个大请小宴,王小丫必以女主人身份,在门口迎来送往。不仅从基金经理那里得到内幕消息在股市上赚得盆满钵溢,而且通过王益手里的秘书帮资源,敲开各个达官显贵的门楣,拥有了庞大的政治与社会资源,这样也为日后弃王益而与曹大官人搞恋爱接力埋下了伏笔。无法先知先觉的王益,当了一回冤大头般的红娘。

  既能得到基金内幕,王益仕途看淡,接连被人告发的内幕王小丫也自然更加心知肚明。随着政治资源的加宽加广,小丫同志不光上两会,政治觉得和嗅觉也水涨船高,知道王益这条船迟早要破,王小丫于是毅然决然地抛开了这棵朽木,转觅更加根源的大树。

  能牵住曹大官人的手,是王小丫非同凡女的政治嗅觉和觉悟的写照。她一定想到了,自己曾与王益成双入对是很多人知道的,以自己现在的身份,若王益事发,自己必受牵连。若想不受牵连,必须找到一个别人不敢轻易撼动的,真正的权势人物,而曹大官人正是这样的人物。于是王益倒霉,刘芳菲倒霉,而小丫就成了敏感词。这个女人不寻常啊。

  王小丫身上的绯闻之多,除了王益和新近爆出的曹大官人,以前还有时任北大副校长的陈章良。所有关于王小丫的报道,也几乎都在着墨于这个女人精明,如人民网的一篇报道就说,“从王小丫身上我们学到了女人的精明和坚强,目标清晰坚定不移,执着的走莫回头……那段日子为了追求梦想,她的婚姻都亮起红灯……”“王小丫是一位天资聪颖不可多得的主持人,善于观察,看透事理,捕捉灵感,灵秀机敏,所以运筹帷幄如鱼得水。”

  让本身的婚姻成为成功的敲门砖,这在今日的社会,大概是没有再持异议的。就算王小丫精明的一定要钓到真正的金龟,这个社会大概只会嘲笑在博客中自称“从未涉及任何不道德的情感纠葛”的刘芳菲,笑她的蠢笨和反咬一口,而不会对王小丫的行为说三道四。甚至,家中有女儿的,一定在心里希望自己的女儿学习王小丫,而不是学习刘芳菲。

  刘芳菲的倒霉,是因为在将自己的婚姻向权势阶层靠拢的过程中权贵们自己掉了链子,而王小丫的敏感,在于他找到中国权势阶层中真正的权势人物。

  王益,在中国的权势排行榜上,实在算不了什么,不过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中顾委老人的前秘书,一个开发很行的副行长而已。大约中纪委的一个纪检室就可以把他办了。而曹建明,堂堂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首席大检察官,手握生杀予夺只重权,只见他砍人,哪见他被砍,怕是连当今天下第一的胡总也奈何他不得。

  就此而论,虽都贵为美女主持,都想傍权势,但王小丫显然目光独到,技高一筹。而书香门第出生的刘芳菲,在赤祼祼的权色游戏中,却还有些矜持,想玩一把情感游戏的门面,火候与经验,自然不及为了事业而离婚的王小丫看得透亮。正是她身上那股所谓大家闺秀的气质害了她。如果她学王小丫,也嫌“王益位不够高、人不帅”,去傍另一个权势部门的类曹大官人,她或许也成了敏感词。

  当今中国,美女主持成了权势阶层的玩物,而女演员则成了钱势阶层的二三房。而大多数女孩子,却都想法设法地往娱乐圈里钻,大多数女孩子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女儿是章子怡,是王小丫,甚至是林妙可。这怪谁,怪社会?社会是政治引导的。而我们的政治,则分明写明了男盗女娼。这又怪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