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农民工数量不足根源在于歧视性政策

中国政府必须停止对农民工的歧视。

从1990年到2011年,中国的农民工大军从2,500万增长到了的1.58亿,他们是推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关键因素。这种从田间到工厂的迁移扩大了劳动力规模,提高了生产力,而且极大地提升了中国的出口竞争力。

有人担忧,经过了数十年的劳动力向城市迁移之后,农村劳动力储备已将近枯竭。截至今年6月,尽管出口和建筑等吸收农民工就业的领域增长急剧下降,工人工资水平却同比增长了14.8%。这毫无疑问意味着工人数量已经不足。

然而事实上,导致劳动力不足的主要原因是政策,而非人口方面的因素。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中国劳动力市场问题专家孟昕的统计显示,大多数农民工离开农村的时间只有七年。他们在不到20岁的时候来到城市,25岁左右回到农村生儿育女。在3.8亿16岁到40岁的青壮年农村人口中,仅有1亿人在城市工作。

让农民工及其家人无法享有城市生活便利的原因就在于歧视性政策。孟昕的调查显示,2011年,拥有失业保险的民工比例为13%,拥有医疗保险的民工比例为20%,相比之下,在城市人口中,这两个比例分别是66%和87%。2011年发生农民工子弟学校被拆的事件,农民工家庭在中国大城市受到的待遇由此可见一斑。

农民工的数量降低,他们的期望值却在升高。与此同时,管理者在工资和工作条件上却拒不让步,这些因素加在一起的后果不堪设想。上个月富士康(Foxconn)工厂发生的骚乱或许就是更深层次危机表现出的症状。

好消息是,鉴于中国农村仍然有数以百万计的劳动人口,劳动力的供应没有完全枯竭。坏消息是,要吸引劳动力走出农村,必须提供给他们更高的工资,并且对中国深沟高垒的城市户口制度进行彻底的改革。

既然农民工建造了中国的城市,那就应该允许他们在城市中生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