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态肥胖、嗅觉迟钝……中兴是“中年危机”还是早有伏笔?

8月份时,虎嗅曾发表评论质疑“去年靠炒股,今年靠退税的中兴还能抗多久”,并提出“中兴难道依旧靠卖关联公司股票来美化财务报表”?9月份,中兴果然低价兜售中兴特种以美化财报。

而现在,中兴在报表上的工作已没有什么可做的了。第三季度业绩显示,中兴陷入巨亏泥淖。

10月14日,中兴通讯发布2012年三季度业绩预告,报告显示,中兴通讯2012年前三季净利润同比下降254.42%-263.78%,亏损为16.5亿元至17.5亿元。该公司管理层对目前的经营结果表示歉意并决定集体降薪。

国内市场方面,运营商集采模式的改变对中兴通讯收入确认方式造成了较大影响。同时,受运营商投资结构和周期变化的影响,中相应的营收规模有较大幅度的下降。

国际市场方面,中兴通讯三季度毛利同比有较显著下降。且历史上毛利率较高的非洲地区自年初至今正处于旧项目向新项目过渡中,新增合同较少。

规模带不来利润

腾讯科技在分析中兴巨亏的原因时,首指中兴最近两年来片面追求规模的经营思维。

2010年3月,中兴通讯选择史立荣代替殷一民出任公司总裁,加强了对主流国家主流运营商的支持力度,强势扩张。从当年起,中兴开始以销售额作为事业部的主要考核指标,这意味着在中兴内部“规模效应”的重要性首次盖过了现金流与利润。
中兴的激进战略调整很快收到了看似漂亮的效果:2011年,中兴通讯合同销售额首次突破千亿人民币大关。但这仅仅是个幻想。过分依赖运营商、追逐市场份额的过程中,中兴通讯实际上已埋下危机的种子。

现如今这结果,不得不说整整两年前,中兴董事会对中兴通讯CEO殷一民的撤换、让史立荣上台的决定是失败的——即便说没有让中兴变得更糟,也肯定是没有让中兴变得更好。

中兴的“芯”问题

中兴的问题可能并非撤换殷一民就能解决的。在两年前撤掉殷一民之际,一位评论者发表了博客文章,该作者对中兴与华为骨子里基因、文化的不同、以及导致它们在战略与产品方向上的选择不同,做了详细剖析。

里面提到:

中兴CDMA的胜利和华为 CDMA初期的失败,更加重了中兴公司在得到短期利益失去长期利益的状况:中兴忙于和陶醉于国内的CDMA项目的胜利, 华为继续博取运营商和媒体的同情,在其他项目上攻城掠地。在多年后中兴通讯内部总结差异化战略时,公司内部主流的声音都是说PHS和CDMA项目是中兴公司差异化战略的重要胜利,是侯总英明决策的胜利;但是我总是认为,这个是中兴通讯开始走下坡路种下的因子:一个是价值投资的,一个是市场投机的;一个是短期的,一个是长期的。在中兴为PHS和CDMA REVA收获忘乎所以忽略GSM和WCDMA的研发,幻想要击溃华为的时候,华为正在为全球最主流的GSM和WCDMA忍辱负重,卧薪尝胆:中兴和华为的命运,在PHS和CDMA最高潮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
(在海外,与华为不同,)中兴忽略了对于主流运营商的正面进攻,花费了大量精力去协调国家和金融界的力量去扶持一些弱小的运营商搞融资项目,有些成功了,但是更多失败了。因为融资项目的高利润,对产品技术根本不关心;各大产品线忙于争抢融资项目而忽略产品内功,这几年,市场和产品,都落后了很多。

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这篇文章。

对几位中兴领导人的点评

此文还点评了中兴的几位主要领导:

侯为贵

在公众的目光下,侯为贵似乎总是睿智的,儒雅的,甚至是害羞的,但是他究竟怎么样呢?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侯本身是个内敛的人,说话极其温和,对人和对事很多时候都不给出明确的判断,或者他本身并没有明确的判断,比较模糊;或许他不喜欢明确判断,以免影响下属的情绪。如果用投资的术语来描述侯,我认为他是个趋势投资者和投机者;任在接入网时代可能也是个趋势投资者,后来他是个价值投资者。在2000年之前,侯每年都会抽一定的时间和普通员工谈心,了解他们对于公司的看法,包括研发的员工。而后来,侯基本不跟研发的员工交流,就连听销售一线的员工交流,也有点心不在焉,不知道是否老了太累了,还是员工的问题总是太重复了?或者是因为中兴通讯已经从一个产品立身的公司转变成一个销售立身的公司了。

在人员的任用上,侯在打造一种他自己认可的企业文化:模糊、和谐。或者他担心自己当年的历史会在任下员工身上重演,所以他基本不给强势领导任何叛离的机会,反而更喜欢对自己忠心耿耿能力一般的人。或者他认为一个中兴这么大的公司不该依赖于几个核心人物?曾经如日中天的丁明峰,倪勤,田文果等等,都被逐渐调离他们最为叱咤风云的岗位。而史立荣,邱未召,陈杰,方蓉这些中规中矩凡善可诚的人,经常能在一个岗位干很多年而不用任何变动。侯对于女性的下属,一般更为宽容。面对自己的年迈,面对自己一手缔造的中兴帝国,面对无法继承自己帝国的儿子,他内心是不是很惆怅?曾经有人曾不惮以最坏的打算揣测侯:认为殷之后他会让何(士友)上,让他儿子接何(士友)的岗位,最后让何也走人,他儿子接任中兴通讯;最不济将中兴通讯的系统和手机分拆上市,好歹也给了儿子一半江山。但是他最后没有这么做,让一个最老实的,大家都非常敬重的,从来不会强迫下属执行命令的谦谦君子接任总裁,也许能让人看到他存在的内在的光辉。只是可能给目前逐渐因为肥胖而嗅觉迟钝的中兴,种下又一个恶之花。

殷一民

殷在中兴公司,奉献了他的全部,他的青春,他的身体,他的家庭,他这一辈子有的,只有这个公司。殷聪明,毅力坚强,判断准确,有着很多人没有的优点,让很多人佩服,敬重。但是他性急,不够老练,在公司高层里面,可能是人际关系最差的一个。当年选上总裁,或者是因为他的缺点而不是他的优点。人际关系差,是因为做事雷厉风行,从来对事不对人,也正因为此,可能在公司推行有力的改革,也因为此,公司的核心层会继续团结在侯的周围,他的总裁之路,如果没有侯的支持,任何决策都会举步维艰。还记得殷做总裁的第一年,年底公司会议,看到殷很晚在大队人马的簇拥下走进会场,笑容中充满了疲惫,一直笔直的腰杆,也驼得象弯曲的虾米。 08年殷发誓一定要做到100亿USD,09年远远超过了100亿,他就辞职了。内中原由,千种万种让人猜想。

但是我想殷一定充满了遗憾和郁闷: 6年总裁,一直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思路做事,看着自己奋斗了一辈子的公司在反应迟钝,帮派林立,战略不清;名为总裁但是却只能分管系统设备而对手机业务无能为力.。他离开,或者是看到了通讯行业和中兴通讯的尽头,或者是一直在侯的阴影下看着公司的现状无法独立决策,或者是太疲惫了……或者这些原因都有. 但是肯定不是因为流传着6年总裁跟华为差距拉大的原因. 但是无论如何我都相信,,殷在离职前,肯定因为公司的管理,和候以及董事会作过一次艰难的谈判,最后谈崩了,就走了。一个殷这样性格的总裁,原本不应该搭配侯这么一个创业的神做董事长。今天的结果,可能在6年前上任的时候,很多人,包括侯,就已经看到了。

史立荣

所有熟悉认识史的人,都会敬重他,翩翩君子,对任何人从来不重言半句;所有下属自行其事不听他的意见,他都能宽容。基本对任何事情,都不会有坚定的立场:管理国内和国际销售那么多年,一直给下面足够的自主权,很少干涉下面的举措。从个人性格看,他最象侯。他跟侯配对做总裁,肯定不会有矛盾纠纷,只是,这个车,他永远是个陪驾。在目前中兴公司派系林立,危机重重的情况下,他未必是一个最合适的总裁人选。但是只要年高的侯为贵,还能象政治局常委一样的决策英明,可能他们两人的搭配,会是中兴公司之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