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拖拉机:早上听了关于玉树赈灾的广播-我是一个不河蟹的声音

对玉树的报道看得不多,所听到看到的就是手机报上的那些内容,早上又听了听广播,越听感觉越别扭。
地震发生在青海,死亡一两千人。那么从地点上看,遇灾人口构成从常理上说,应该是属于多民族的,从人口比例上说,应该是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或者汉族、藏族及其他少数民族,但目前我听到所有的官方报道中,无一例外地都在强调我们在藏族问题上做了什么工作。连灾区牲畜开始腐败,也是从外地的藏族自治县调取医务人员,甚至从海南藏族自治州(县?这个忘了,但海南这两个字我肯定没听错),我真不知道海南和青海之间在气候和牲畜上有多少共同点,但差异性肯定会造成一道技术上的鸿沟。那么,这种抽调人员的基本原则是不是只剩下民族这一条了?这种战战兢兢的态度是不是有些变态了?(感谢 地九 兄 更正,海南是青海的海南地区,不是海南岛;因此从气候上质疑已不存在,但我仍质疑只从藏族自治县调取医务人员)
再说规模。从受灾数量上看,地震破坏程度不应超过512的1/10,当地的经济水平又肯定不如天府之国,经济损失顶天就是512的1/10。广播里的主持人喜滋滋地说昨天晚会筹款20多亿,超过512时的十几亿(谁能算算按受灾人口算算,人均数字都是多少?)。举国这么重视,有必要么?中国是一个大国,近年的灾害更是不断,现在已经发生的旱灾损失就已经是个惊人的数字,理性上说把这么大的支援投在青海完全是一个不划算的事情,可以说是一种浪费。更何况2010年很可能是一个大灾年,比如东北4月中旬刚刚很反常地下了大雪,当地农民都在怀疑今年要欠收。
遭灾本身是大家都不愿意见到的事情,该救助的救助,但把全国的眼光和精力集中在一个小地方上明显是一种不智的行为,该让ZXB做的事情就让ZXB来做,完全没有必要浪费社会的慈善资源。更何况还为了不到2000人死亡的天灾就进行全国哀悼活动,我本人怀疑这种做法的必要性。

清华大学报告指各地政府维稳陷”越维越不稳”怪圈
链接出处

这几段话有意思:

报告指出,这一恶性循环也表现在,“民众被提供了一种误导性的预期:如果你想让你的问题得到解决,就得制造点‘威胁稳定的事端’;如果你连‘稳定’都不会威胁,你的问题就别想得到解决。”一些群体或个人只能采用法律外的方式、甚至暴力来表达和发泄不满,也就是俗称的“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导致社会矛盾越加激烈。

 
据今年两会上的国务院报告,2009年我国公共安全方面的财政支出增加了16%,而今年8.9%的增幅已超过国防开支增幅,总金额亦逼近后者,将高达5140亿元人民币。课题组专家认为,“如果不改变现有的维稳工作方式,维稳成本无疑将会成为各级地方政府和社会的一个日益沉重的负担。”

报告指出,目前这种维稳行为方式,“不仅严重增加成本,而且会破坏全社会的是非观、公正观等价值理念,在道德正义上削弱了政府形象,非但不能促进社会公平,反而加速了社会基础秩序和社会价值体系的失范”。

感动之后是麻木,同感
这次对于声势浩大的抗震宣传有点反感,现在仔细想来,最主要一条,就是政府另眼相看少数民族的政策让人不爽

1.因为社会上太多让人悲伤的事了,经历的多了就会感动疲劳
2.要说灾难,生命是可贵的,但是能说那一个灾难死的人比另外一个灾难(洪水,矿难,交通意外)死的高尚?死的可惜?另外,按照目前的地震频度,国家应该着手事前的预防,比如强制要求新建建筑的防震等级~
3.很多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可怜别人,谁来可怜其他很多的可怜人呢,借用红楼梦里面的葬花吟感慨一下: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4.以生命的名义,“生命”这个词似乎用的太多太烂了;
5.国家的礼制是否过了呢,哀悼归哀悼;但不能把粗暴地限制公民生活呀。就好比有一个街坊死了,整条街要替他戴孝;

6.最后一点就是民族平等方面:
玉树是一个20w的zang族乡镇;单单两台晚会就将近筹款20亿,单江苏省各界捐款就有2.5亿左右,这样的地震,这样的救助强度,是当地地区生产总值多少倍?对比之下,汶川大地震若干个县市有10w死亡失踪,超过30万人受伤。

难道就因为青海玉树是近两任癞和尚的故乡? 如果是,就勾起了我平时对当朝民族政策的反感:一如去年七五尚未平定,486就戴上小毡帽宣布顺利带给我的恶心。

关于捐款
1. 民政部:拟不发动全国性的救灾捐赠

2. 很多企业这次在央视晚会的巨额捐款是为了企业形象。08年时,王老吉在赈灾晚会上捐1亿引起轰动。当时的网上的口号还记得吧?“买光超市里的王老吉”。但是如万达,也捐了1亿,但并不是在央视晚会上捐的,效果就差了一点。这次万达也有经验了,赶紧在全国人民面前露个脸。

万达再认捐9千万,捐款总额达1亿
注意日期是08年5月21日。央视的赈灾募捐晚会是在08年5月18日。

另外,我觉得企业多捐款是好事。无论富人们是出于善心或是其他目的,财富从富裕地区向贫困地区转移,从富人向穷人转移总是好事。特别是在这个多灾之年,省下财政救灾专用资金,用到其他不那么引人注意,但灾情同样严重的地区,怎么会不是好事呢?

1、楼主对青海的状况不是很熟悉,这次地震的玉树是讲藏语康巴方言的地区,全自治州20多万人口,其中藏族占90%以上。受灾的主体是当地土生土长的藏族。
2、你自己不清楚,就应该去查证一下,海南是青海的一个自治州,顾名思义,是在青海湖的南面,另外还有一个海北,同样也是属于康巴藏区,另外给你普及一下,藏区从方言来说有康巴、安多、西藏几个大的地区,属于康巴方言区的还有四川的甘孜、阿坝和云南的迪庆。
3、抽调你上去你适应4000米的海拔吗?就近抽调,迅速开展工作,无可厚非,牧区家里牲畜的多少是代表财产的多少的,玉树是牧区,能说流利汉语的老乡估计都没有几个,既然是处理因灾死亡的牲畜,那同当地老乡的沟通就显的很重要,记住藏语是没有普通话这一说的,各个方言区的语言差异很大,不抽调临近的藏族,那你说抽谁?
4、牲畜的尸体和人类的尸体腐败后造成的后果没有什么不同,并且,玉树的草原鼠和旱獭是鼠疫病菌的自然携带者,玉树也是我国一个鼠疫的自然疫源地,不及早处理,后果肯定不好玩。
5、人死了,什么都没有了,捐点款,让活着的人活的更好有错吗?我讨厌被捐款,讨厌下落不明的捐款。套用你的话,要是广东那天地震了,是不是也要按他占全国的经济总量确定捐款的额度,我要没记错,汶川地震后,社会各界给汶川的捐款是700多亿人民币吧。
通宝推:故园湾里,

支持,现在政府见了谁都是孙子,除了汉族老百姓。

确实过份了
我在网络上一看,感觉大吃一惊
可见蟹帝、影帝水平不是一般的低
解决民族问题最根本的是民族平等,而不是人为地制造差距

我捐了捐川震的1/10
看到央视那个捐款晚会…完全是广告 – -!

捐百分之一都多了
这次地震也就是个中等偏下而已。经济损失我看也就上次损失的千分之一。如果政府能够趁重建之机,好好的清理一下当地的喇嘛庙和喇嘛们,也算是值了,否则打水漂了

看到捐款数字狠吃惊
现在连小学生都要求捐款。少数民族就是中国的大爷,贵族。他们命值钱。国家真的有什么大的灾难、战争,还是要靠汉人农民工。
目前全国范围内,少数民族人群普遍生活水平和质量、经济收入高于汉人老百姓,再加上享受国家ZF的优厚的待遇,说是上等人一点不为过。
长这么大,看了这么多书,也去过很多国家,见识了不少,没见到像中国这样“这么在乎国外媒体的说法”,“经常还要感谢外国政要对中国的一个什么做法的理解,哪怕是一句承认、理解等等几个字的屁话”。
达赖说要来,ZF还不好意思表态?不知所措的样子。

平常心,不要自己往民族矛盾上靠
本次影响还是比汶川小一个量级的,比如中石油就没有展开全体募集,汶川是第二天就发通知,最后仅职工捐款就将近一个亿,另外也没有组织啥特别党费之类,九常委也没有出门默哀。不过中央电视台搞这个已经有了经验,看起来声势比较大而已。

这个东西也是社会进步的体现,下次再出现千人遇难规模的灾害,估计也会搞半旗哀悼的。

俺一分钱没捐。 川震俺可没少捐。
死亡一两千人的地震,在中国太普遍了,那次像这次这样了?虽说20亿不能都分到灾民手里,俺觉得灾区重建已经绰绰有余了,俺就不参与了,俺们本地某些偏僻山区的孩子们还缺衣少穿,俺还是把钱拿去扶助他们吧。

这次给人的感觉,还真是少数民族高贵,尤其是闹了事儿的藏族、维吾尔族之类,反正是不哭的孩子没奶吃。

连企业也跳出来作秀,趟政治浑水: 今天早上听见新闻,,万达集团在初捐1000万的情况下,又卷9000万,共计一亿元。虽然王董事长热衷慈善、热线企业家社会责任很让人佩服,但这次的事儿,有点奇怪了。联想到这几天对房地产的严厉政策,万达这是要表达什么? 他们是商业地产为主,应该受影响不大啊。 再联想到上次放卫星的日照钢铁一年后被强行兼并的命运,。。。俺有点糊涂了。

P.S. 万达这么一搞,估计其他大企业的捐款数字还得上。

昨天电视里的捐款画面,

万达上台的那个人把他们王董的MP给拍的,不知王董的PP红了没有?那厮还把以前的万达捐款吹嘘了一通,狠狠地自我表扬了一把,这样一副急吼吼的吃相太难看。

昨天的电视没看到。 俺不反对慈善,俺自己也身体力行
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俺只是奇怪,这次怎么闹这么大动静。对比一下汶川,震级那么高,损失那么大,死亡那么多人,有几个企业捐了1亿? 全国捐款多少?

想不明白之下,俺自主选择这次不捐款,一方面免得被中间机构中饱私囊,一方面也是主动分流,免得涝的涝死,旱的旱死,毕竟,中国还有那么多贫困人口需要帮助呢。

调藏族医务人员,是因为很多伤员只能说藏语
你看了新闻,应该知道当地不是很富裕,甚至可以说很穷,所以很多当地藏人都只能说藏语。我们去得很多医疗人员只能说汉语,在救治上有很大障碍。就算找翻译,那么初期得救治也不能很快进行。而速度是对早期救治最大得要求。

所以从其他地方抽调藏族医护人员就是一个必然得选择,能最大程度得保证伤员得救治程度。

至于对藏族得强调,你看看海外媒体,达赖得宣传就可以了。这个是对他们得回应。就是当地喇嘛,也不断给我们添乱,不这么宣传,我们怎么办,让他们占领这个舆论阵地?

“调藏族医务人员,是因为很多伤员只能说藏语”,这时候再说普及汉语普通话,是为了民族之间相互沟通共同发展共同富裕,还是为了所谓的“汉族统治者灭亡藏族文化”?

“应该知道当地不是很富裕,甚至可以说很穷”。昨天的晚会上有户藏族人家生了8个孩子,最大的也就80后。这么穷的地方,这些孩子怎么生活,怎么接受教育,以后又怎么面对日新月异竞争激烈的社会?何况如果大多数不会说汉语?

我说这些,并非我是民族极端分子,更不是大汉族主义所谓的“异族马上要靠女人的肚皮灭亡我皇汉”。我们如果要承认计划生育的合理,本着“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为原则,那搞民族一刀切就显得很可笑了,而应该是根据地域、城乡的不同情况来出台政策;同样的民族地区教育加分等问题,如果按照偏远地区来照顾,同一地域少数民族较多的,可以在教育和选拔考试的具体操作中加入应该考虑的民族因素,最后将照顾落实到偏远地区而不是具体民族,这样是否更能体现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相互平等团结?

说到底,我相信TG搞的什么“亚克西”不但汉族人觉得不伦不类,真正的少数民族群众也会膈应。既然同是人民,靠劳动创造美好生活,而自己的生活生产劳动被“将自己视成国家异类的宠着、惯着的优惠政策”所遮掩,于是所有的物质进步与生活改善又异化成某些伟大的“亲切的像妈妈一样的施舍”,还得还时不时拿到文艺晚会上被本民族“文艺精英”代表着“歌颂”一下,这样谁的心里能好受?于是逻辑就变成了“你在我的地方拿走我的资源,施舍我一点点东西,还千方百计要我感恩”。“你”是谁?“我的资源”是谁的资源?人民开始和抽象的国家算账时,不外乎是这个“抽象国家”下的“具体国家”把人民都代表了。

所以你说团结谁?是广大的各族人民群众,不刻意强调民族,而只是对因为地理地缘原因所形成的贫困自然而然的照顾,通过各项优惠政策让老少边穷地区人民通过自己劳动过上幸福生活从而自发的为这个国家感到骄傲;还是团结少数民族的上层,让他们特别的能分清你我,分清血缘,分清历史,分清文字、语言、文化,并通过可以放大这些差异,装出楚楚可怜的样子,左右逢源来为自己谋得利益,却煽呼没受过多少教育的心思单纯的本民族兄弟姐妹将自身的贫困看成是外来压榨的结果?我们在所谓的“民族照顾”的同时,是否同时把差异与隔阂埋在了两族人民的心中?我们一方面的纵容和另一方面的不作为,是否也是将那些少数民族兄弟推向反面乃至尖锐对立的协同犯罪?“子不教,父之过;子不学,师之惰”既然国家和TG代表少数民族把自己歌颂成“母亲”“师长”,那就起到一个家长和老师的义务与责任。一味放纵孩子,最终会害了这个孩子;而如果TG能戒骄戒躁谦虚谨慎,知道“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那就放下再生父母的架子,团结各族群众,深入群众,了解那个地方的群众的困难,一视同仁,克服苦难,共同进步。

晚会里一个汉族的护士给藏族群众的孩子喂奶,这本没什么,哪怕她的孩子没奶喝了,也没什么。有什么的,是CCAV空洞洞的“13亿人在一起”,“再大的困难也能克服”“谢谢,谢谢!”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的主流媒体,将所有的崇高都归于虚无和嘴里造出的感情,那人民迎接未来迎接困难甚至苦难的力量就会消弱很多。我们已经远离“理想”这个词很久,更遑论实现理想的道路。晦暗不明必然走向虚无,所以募捐之后,哀悼完毕后,“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NF拿天灾作人祸天谴固然可笑可叹可气无耻。但温的“多难兴邦”,如果不是故意拿出来让某些人揪着辫子笑话,而是有所引申,那颇“多”的“难”必然不会“兴”一个国家理想虚无国家意志软弱的“邦”。

“但是,共产党人并没有被吓倒、被杀绝,他们揩干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体,又继续战斗了。”同是掩埋亲人战友。

“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中国人民正在受难,我们有责任解救他们,我们要努力奋斗。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想到人民的利益,想到大多数人民的痛苦,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同是面对牺牲死亡。

现在,我们也许过上了还算宽裕的日子,但透过“盛世”“前所未有”等等粉饰的词汇,我们“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如果这一步也值得骄傲,那是比较渺小的,更值得骄傲的还在后头。在过了几十年之后来看中国人民民主革命的胜利,就会使人们感觉那好像只是一出长剧的一个短小的序幕。剧是必须从序幕开始的,但序幕还不是高潮。中国的革命是伟大的,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那么,我们中华民族将迎接什么样的未来?我们的国家将在这个星球上,为自己的生存发展,也为全人类的生存发展,开拓出什么样的道路?我们的后代回望历史追溯先辈时,我们及我们的时代能否带给他们由衷的骄傲与鼓舞?凤凰涅槃而忍受烈焰,是因为向往更高远的青天;精钢百炼而忍耐捶打,是将要承担煌煌大厦的万斤重担。多难,“永远打不到‘英雄’的中国人民”!

那,就让虚无的归虚无,让英雄回归人民!

海南是指青海湖以南,不是海南省.
青海省按照于青海湖的相对位置,分为海南,海东,海西等.不是指海南岛.玉树就属于海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2010年4月25日12:22 | #1

    真是个13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