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归来:玉树——见闻PK新闻

http://hi.baidu.com/samclone/blog/item/be2f0786c2544926c65cc38a.html

过了一段与世隔绝的日子,终于回到了上海。

1)雁过拔毛很诱人

昨日,11短信:“重建中的各种毛病,我早就见识过,这次也都在意料之中。。。。。。”

我们捐了200多万元给某学校。由于是捐的校舍,设计施工均由我方派人,青海省教育厅的某人在捐赠现场非常不爽地抗议,说:“这个捐赠不算数,得把钱打到省教育厅,再划拨才算”。之前,我就料到会有这种插曲,于是回敬道:“您安心抓好学生的教育和开学事务吧,这点体力活就不劳您操心了,我把世界各地的牛人都请来了,今天比您位高权重的人可不少,不信,您看下日程,您可不是最后讲话的一位。”

无奈的他,看着我,生气却没办法扭转局面。可笑的是,会后他说:“如果你们要组织专业心理人员对学生们进行心理辅导,我可不一定答应!”我笑眯眯地回应道:“如果不接受心理援助,我们就不再给学校一分钱的课桌椅和帐篷、食品等,价值几十万元的物资呢,您看着办吧。”一向和善的我,在玉树被逼成了全团队里最凶恶的恶婆娘,真是无语。

也有不如我凶狠的人。有位在路上捡的上海友人,他带的团队主要是送药,进不去,正好我可以请活佛开路带上了他的车队。他们的东西,一进玉树城就被晾在了一边。据说办手续时,红十字会的人脸色很难看,不给上玉树的通行证,对人家区区2K现金都热情得比亲妈还亲,而这车救命救急的药品,他们就是不放行。后来搞定通行证后,红十字会的司机非常大牌,抽的是九五至尊香烟。不过,这个司机很不好彩,我们这支卡车司机队伍很庞大,惟独他翻车身亡在山路上了。

缥总引用道德经里的那句话解释这类人真地道:万物负阴而抱阳,强梁者不得其死!

2)吃饱?

回来后,看到CCAV的新闻说共收到全国现金捐款逾5亿,物资不少。但实情是,4月15日起,位于体育场赛马场的难民营里,大家都吃不饱,睡不暖。4月15日,每人发了一个方便面一瓶水。随后的几天,多发了一点点,但有营养的好东东,全看不到。尤其是难民营的孩子们,脸色个个难看至极。不是因为脏丑高原红,而是因为他们饿得气短。

这些天,玉树的天气很怪,沙尘暴、大雪加高级大风,没戴口罩的某人跟我说,满嘴满嗓子的土。中午的太阳有点晒,感觉象夏天,可晚上,我们和难民们集体睡在正在融化的雪地里。这个时候,能有一床被子,是莫大的幸福。能有一口热水喝,是天堂。

凉的,不仅仅是身子,还是心啊。物资是不少,包括每半小时一趟的空运,但最需要吃饱穿暖的人,是不一定有这个荣幸的。

3)开学

余震连连中,NEWS说学生们陆续开学了。我身边有些认识的记者,他们大多数都高反厉害,没去现场看看,就在那里制造新闻。他们的任务,是完成任务、工分。这里的人,并不感谢你们来帮助,如果你没有贡献现金给LD或有足够的后台撑腰的话。

208名孤儿的学校,尤为值得一提。有谁见过普通话说得和汉人一般好、皮肤又白又嫩、毫无伤心眼神、且能说会道的孤儿吗?我算是通过CCAV开了眼界。

高原的紫外线辐射常年很厉害,大部分孩子是由牧区转至玉树念书的,失去亲人的孤儿们普遍有两个特点,一是汉文说得不够流畅地道,二是怯生生且忧伤地看人,不多说话,更不会高兴地满足得一踏糊涂。

无论是玉树办了几十年的公立学校,还是此次美名208个孤儿的学校,都没有校领导主动要求或愿意接受专业的心理辅导。他们全部看州、省的脸色,不敢问上面要钱。上面也不愿意告诉下面给多少钱,最好是下面的群众能到处哭穷,多弄点回来给他们分再好不过了。

没有机会得到照顾、抚平心理创伤的孩子们,只是一场抢钱大戏利用的工具。

4)物资

某人发放物资时,被一抢而空。

我们包了一架飞机最早运进的物资,就这样被混混们抢走拿到黑市上叫卖。

而次日,我看到活佛发放物资的场面是有序正常庄严的。

不是物资多得发不了,也不是人们穷疯了,而是无人有心来控场。

心,被现金勾魂勾走了。

5)老人

最痛苦的,莫过于孤零零活下来的老人了。

藏区医疗条件差,玉树州的医院,不如内地县城医院条件,最多相当于乡镇卫生所水平。

对于一个不杀生的民族而言,老人们活着,年轻的年少的却走了,他们的心情是很沉重和绝望的。

只是,除了活佛,有谁来照顾赡养他们呢?

整个青海省有约200余名活佛,他们从小被教育要有责任感,要成长为圣贤,要无条件地关怀帮助那些处境堪忧的孤儿和老人。只是,很多寺庙的僧人住的房子都是冬天无法取暖的,谁又能保证这些无依无靠的老人们是否能温暖安然地活下去呢?

有一个数天未合眼的活佛对我说:他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他很努力但真的很累了,心有余力不足。孤儿和老人越来越多,需要的钱仿佛永远筹不够,很自责,没日没夜地努力干活,还是不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