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世博能否推出中国价值观?

从欧洲到广州,从广州到澳洲,发现对上海世博会的感觉竟有天壤之别。欧洲是世博会的发源地,历史上一大半的世博会是欧洲城市举办的,可是和他们聊起来,要就是一问三不知,要就是毫无兴趣。问多了,人家反而过来质疑你,世博会不就是一个规模大一点的展览会吗?真不明白你们中国人干吗那么夸张!

回到中国,发现我们也确实夸张了点,对世博会的宣传铺天盖地,你打开电视或者走到任何一个人群不允许集聚的广场,几乎都有上海世博会的倒计时在“滴答、滴答”进行中,弄得你好像置身一个随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的世界之中。

澳洲是除欧洲、北美洲之外少有的举办过世博会的国家之一,1988年的世博会在布里斯班举行。可当我和澳洲人谈起世博会,发现他们一点印象都没有,好不容易找到一两个有点兴趣的,可人家一开口竟然质疑起上海世博会澳洲馆的奢华。说浪费那么多钱搞那个东西干啥,**是否投入不应该投的钱。后来我才知道,澳洲人也都认为世博会是一个规模大一点的展览。据说有几届世博会澳洲不去参加,因为筹不到足够的钱,可见人家的态度。

连碰了两鼻子灰的我就不能不去研究一下世博会的历史资料了。说是研究世博会,其实是想知道中国为啥把一个西方人渐渐淡忘的博览会能弄成举世瞩目的盛会,现在连世界各地的华人社区也折腾开了。研究一小时后我得出了结论:正在崛起的中国需要世博会,而世博会显然也需要崛起的中国顶一下。可得出了结论后随即出现了新问题,那就是:中国需要世博会干什么?换句话说,我们要利用世博会向世界展示什么?让我们对照以前的世博会展示的“产品”,检视一下我们的“存货”。

首先,万国博览会最早展出的都是各国的科学技术与经济新成果,包括一些影响世界的发明。例如,1855年巴黎世博会上,游客看到一个奇怪的玩意,有人问,“这是啥?”旁边一位憋了很久的哥们跳出来答道:“这是新发明的乐器,叫萨克斯风。是我发明的,我叫阿道夫·萨克斯。”游客听后,捂着嘴巴忍住笑离开了,因为还有很多没有见过的小玩意等他们去参观,无暇停留啊。今天,我们每一个人都听过萨克斯风。

那么,中国能否在上海世博会上展出有创意的发明创造?我想,虽然我们的经济是发展了一些,拉近了同西方国家的距离,但在科学技术发明与文化艺术创新领域,实在是令人汗颜的。我们总不能指着堆积如山的廉价中国产品骄傲地介绍道,先生,这是我们国家生产的耐克鞋,连我们的孩子都能生产呢……或者,我们推出一台可以把地沟油变成国宴上的美味佳肴的机器?又或者我们公布把三聚氰胺加进牛奶后只增加牛奶的营养而不损害孩子肾脏的小配方?

其次,每一个世博会都有一个主题,这个主题要就是代表人类发展的方向,要就是标识着举办国的独特文化与文明。例如,1971年的匈牙利布达佩斯世博会的主题是“狩猎对人与艺术的影响”,1855年的巴黎世博会展示了“农业、工业与艺术”,而上面说到的澳大利亚世博会的主题则是“科技时代的休闲生活”……上海世博会的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说实话,上海世博的这个主题要想给世界一个惊喜,那绝对是打错算盘了。实事求是地说,在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发展时期,中国的城市发展突飞猛进,城市的边界以小时计算在向四面八方疯狂拆迁,高楼大厦则是以分针计算在向天空崛起……难怪很多中国人到西方城市旅游,发现那些城市已经停止了生长,几十年如一日,就觉得自己的国家发展最快。他们不知道的是,今天发生在中国的城市扩张,早在几十年前,甚至一百多年前就在西方完成了。而现在,人家已经认识到,要想生活更美好,到乡下和郊区去啦,哪个傻冒还呆在城市里?

再说,那种生活空间挤迫,年轻人不得不蜗居的城市,能够让生活更美好吗?更何况,即便北京和上海等城市确实让一些人生活更美好了,但得不到大项目(如奥运、世博会与亚运会)的其他中国城市,还有广大的农村,生活怎么美好呢?所以,上海世博的主题最多能够引起西方人惊叹:“啊呀,你们竟然能够用那么小的空间养活那么多的人,真了不起啊!”

我们没有先进的科学技术值得炫耀,也显然无法让北京、上海的“美好城市生活”领导世界新潮流(就是领导,也应该先领导中国中西部包括贫穷落后的青海玉树附近的地区吧),也就是说,历史上历届世博会展示的东西,中国都乏善可陈。那我们用了举国之力举办一个世博会,到底又为啥呢?只是为了卖卖门票,搞成收支平衡,或者赚点钱?但你是否知道,即便收支平衡了,投资的是全国的纳税人与社会公器(所有的媒体),而收入却不会回到纳税人的口袋?

让我们还是从过去世博会推销的另外一种“产品”入手。从第一届大英帝国(1851年)登上历史舞台,要靠万国博览会展示自己的蒸气火车与新型政治之外,后来的世博会几乎都是在有相同理念的西方国家之间转来转去。而世博会炙手可热的年代,也正是西方的价值观在紧密锣鼓形成,并逐渐登上全球舞台的时候。说白了,以展示科技、工业、经济与文化成果为主的世博会,在本质上其实是推销一个国家价值理念最好的平台。而世博会之所以在西方逐渐没落,失去了昔日的好风光,正是因为普世价值已经在西方不再是一个需要推广的东西,而世博会自然也就降格到一个“规模比较大的展览会”的地位。

日本和韩国的例子可以作为反证。上个世纪末,当西方对世博会开始抱可有可无的态度时,韩国和日本却急不可耐地加入进来。而在这之前,所有的世博会几乎都是在欧洲、美洲和澳洲的城市举办的。当韩国和日本逐渐登上西方人主导的世界舞台后,迫不及待地接过了世博会的大旗。而在西方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的世博会,在亚洲的日本和韩国确实起到了向世界推销这两国的作用。但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当日本和韩国成为唯一两个举办世博会的非西方国家的时候,也是这两个国家正式接受了西方普世价值观的年代。

现在,轮到崛起的中国了?虽然我们没有高科技,文化显然也无法引导世界,生活方式就更不用说了,但中国的经济发展举世瞩目,更有传说中的“中国模式”,以及“无与伦比”的制度优势,还有马克思加秦始皇再稍带上孔子的中国特色的价值观。对于西方国家,这也是上海世博会最大的卖点。当世界各国来到中国的上海,当上海的世博会把中国呈现给世界的时候,也是我们向世界输出中国价值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