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金?工程”

想认证,不写点东西不行了。
对某行比较熟,又是某金字号工程旁观者,或许算圈内人士吧,但又处于基层,戏说戏说,当不得真啦。
准备写的涉及硬件、软件、网络、政策、内情等,如果有人气就多写点。

自海外涌来第三次浪潮,要革信息的命,天朝内阁有机敏大臣,率先登高而乎,发誓要所领部门建立庞大的信息系统,取名“金1工程”,颇得圣意,虽其效果如何,已不可考,但各部大臣,闻风而动,群起效法,“金2,金3,4—-”,至金x工程,已不可数也。

插播
软件:最近又采购了一批oracle,要分发下来,想起就叹气,弥补逆差,不如多进口些大豆也罢。
文摘一句:”Oracle、微软和IBM的产品提供了非常强大的功能,但其功能只有40%被客户利用。”因为企业都在寻求”瘦身”,所以这60%的未用功能完全可以减掉,而开源数据库产品追求的目标是用10%的投入实现90%的理想。”

这个行业,oracle的功能又哪有用到40%?也许用到了1%,就业务软件操作几张表而已,可部里曾发了一个文:“数据库用oracle,中间件用weblogic”,全国估计25000个“经办机构”,毛姑姑oracle从这个行业刮走不下10多个亿,真是多金工程啊。

也许部一级,在全国汇集来的海量数据去挖掘点啥,用oracle不错,但在众多的县级,仅仅是经办,查询录入数据,要分析数据,几万的数据量,既没必要也没这个人才,豆腐搞成肉价钱,我看用开源的数据库就足够了,附带兴旺服务业。

因此本人从来是不反对下面用d版的,但oracle从不麻烦俺,倒是可怜的PB,给俺发了N多律师函,因为业务软件开发商在现场调式被PB探知,但最终用户和开发工具又扯不上关系,律师白用功了。

如果这10多个亿,扶持几家自主研发的数据库系统,应该是有余的,就政府用,市场已足够大,或者拿一笔钱设个奖项鼓励自主研发,或者干脆政府就用开源的数据库软件,也可以繁荣国内的数据库服务业,诺干年前,还听闻有研发数据库的,现在没有一点声音了。

部一级下文推销oracle,难道不算违法?难道不知道对国内这个行业的打击力度?因此我对忙总说的,高层有明白人是持不理解的。

前不久省厅下文要求购买cisco网络设备,紧接着省财政下文指责该文违反政府采购法,2厅文件直接打架,有趣。

你既然是圈内人士,就应该知道
第一,在内阁大臣,率先登高而乎,发誓要所领部门建立庞大的信息系统,且已颇得圣意的情况下,那不但
是要限时完成项目,而且还往往要求提前献礼,在此压力下,那个项目的技术负责人敢尝试国内自主研发的东西?
第二,国内的自主研发也实在是不能提,几十年前就信心十足地提出要搞自己的操作系统,到现在军方有没有我是确实不知道,但是民用的只能跟在外国人后面爬是
事实。
第三,项目的技术负责人也要为自己留条后路,不像小型系统一个高手可以做到“尽在掌握之中”,这些大型系统工程,谁敢保证系统中不会出现万一?采用
oracle、db2、weblogic等产品,出了问题至少可以分辨说我已经采用了品质最好的产品了,它就是出问题有什么办法?但是如果用开源或国内研
发,出了问题你怎么解释?如果再有人落井下石,放个风说你和那家公司有说不清楚的关系,纪律部门会请你喝茶的。
因此也可以解释一个现象,这些工程采用的硬件为什么也偏重于国际名牌。

理解有差异
一、金字工程都是长期规划,不在某任完成,不存在献礼一说的
二、够用和先进的追求不一样,够用到先进有进化的过程,不要苛求一步登天。
三、实际上各金字号工程实施上差异很大,垂直管理的行业也许是一个大型系统,而其他都是各级自主实施的,选产品还是一个够用和先进的关系。

关键是售后服务
开源的你找谁去服务?出了问题皮球往哪里踢?有电话号码么?
体制内搞工程就是要在不给自己找麻烦的前提下按照领导的意图完成,花多少钱是领导的预算问题,不是技术人员该操心的。

俺觉得关键不是服务,而是开源的核心价值观,不是天朝提倡滴。

说实话,也不是大国们提倡滴。

话说欧美日类似的项目有用开源的么?银子还不是那几家赚得哗啦啦。

就说数据库,国内一般能自主的小公司,都用D版的PB、SQL Server,听说有用MySQL的,不多。

国外的不知如何?听说SAP有面向中小企业的定制版???

其实这个关键是公关能力,要是哪个超牛的tz或公主突然发花痴,弄个公司拿开源的软件来承接政府单子,也不是不可以。只是环绕在他们身边的都是些
什么人??要说用自主开发的产品??ok,看看绿坝。

难道是水平太差,被大公司忽悠的?现在这些人,可不再是兵痞子接管政权,只会蛮干的时代了,新上的后代们,受过的教育程度可不是一般般,想忽悠,门都没有。

有位老兄说了领导要贵的,要面子,那就自个买,不会下红头文件这么复杂,下面哪能享受和领导一样的面子?

为何核1,核2,核3,核4的会不断出来,难道不费工夫吗?短短几年,成本可不秀气,如果是政府拨款,咋不见高调宣传?这里只好引入一个门槛费的概念,具体叫啥,俺不知道。“核?”后面有个研究院,具体啥名不可考。

金?工程被分了几部分,行业流转有个门槛费的说法,就末端集成商或业务软件商的话,少的数十,高的几百,是否交给研究院不晓得,研究院是不是股份公司咱不晓得,由于“核”的理念是要无线接近应用,上面的说,做一个包络全部业务的框架,到你的城市,你的数据装进入,再可能有一点点本地化,你就进入全国先进信息化了。

当然,各地要出米的,至于米多少,上面说现在是市场经济啦,只是没有越过门槛的公司,是不能用的,一般的城市,公司起步要500抬的。

硬件是推荐参数的,软件是门槛的,oracle,你被门槛了?有委屈了咋也不吱一声?

天朝调整各部大臣时,俺曾花痴的想,或许有地雷爆?谁知平静的不荡起一点儿涟漪,估计和谐了,不然你爆他爆不像话,还是和谐好啊。

说个上下级政府博弈的事吧,反承诺是啥子东东?

政府是条条块块的,上级某条领导,下级政府领导,一起喝酒,条领导代表上级政府,要求下级政府支持当地信息化建设,出钱3000万,下级政府曰:”你是条条领导,请求重点扶植本地信息化建设”,好,下拨配套资金一半对一半,但你要保证,酒毕,下级政府书写承诺,盖大印,财政投入3000万用于某方面的工程,皆大欢喜。

次日,下级政府领导召当地条领导,告之财政没钱,要其写反承诺,不得依据某日某书面保证,向当地政府要钱。原来,都是要掏对方的口袋。

上文提到,由于“核”的理念是要无限接近应用,做一个包融全部业务的框架,装入某地数据,加一点点本地化,就成为一个理想的直接使用的系统。

但天朝该部事权在急剧变革之中,各层差异甚大,管理几万人的也是政府,可以出台本地政策,“一点点本地化”可以演变成旷日持久的争吵,近60年来的天朝变化,以及附带的五花八门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土政策,是总设计师号召摸石头的产物,岂是躲在书斋后面的框架构造者所能想象?近几年,“金?工程”势衰, “核”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已经宣布此路不通,但门槛费的存在,骑虎难下也。

即使在天朝,某级政府也只有行政部门有权出台政策,但实际上是经办机构拟政策,行政部门批,不具体做事,哪能发现问题?“核”理想到代码级别,不合实际是理所当然的。

制定规范标准,摆脱软件平台和具体代码的制约,是正途,但也是个寂寞苦力的活,不是高层,又没有资格做这个事,外包给研究部门,恐怕是唯一途径。

公开规范标准,引入市场机制,谁都可以根据规范标准,自由选择软件平台开发应用系统,在标准的基础上实现数据共享,对繁荣天朝软件业,实为良策,但肉食者能放弃肉吗?

今天说点让人欣慰的事儿,以迎合河里的主旋律。

上文提高的经办机构,有2个最强势的,其中1个新开办某项业务,某市常务会通过了发卡收费,涉及近百万人,收费一千多万,在某局与经办机构讨论实施时,友从技术角度和政策角度(当时全社会清理不合理收费项目)论证了发卡的非必要性,此事就搁置了,后州府果然下了一个文,停止另一项老业务的发卡收费,但不久,经办机构旧事重提,试图再行收费,依据当然是常务会文,并辩解州府文所指老业务而非新业务,从技术层面言,老业务发卡有点必要,而新业务发卡没必要,明显与上级文件精神冲突,但下一级经办机构硬是说通了主管局长,背后的理由实质是经费困难,部分已经开始收费,友就此提笔报告,总算压制了下一级收费冲动。

为何常务会通过发卡收费?当然是经办机构报告所致,理由也有,参照老业务,头头们那知道新老业务技术层面的区别,批了,但也可以不执行,是不是很有趣?

从中央部委“门槛费”,州府文件打架,经办机构发卡收费行为,无不是部门小集体利益驱动,上行下效,不管包装的多漂亮,花花肠子谁不知道?政令不畅的根源也就在此。

当然,更科学的决策机制也开始登上舞台,比如听证会,即使目前是形式多于实质,也是一个进步。

友处小小的位子,懂点技术,也能阻止某些不“以民为本”的事情发生,所谓“位卑未敢忘忧国“是也。

继续正面报道

话说天朝有个奇怪的机构,信访体系,作为权利部门之一,也是有的,叫着信访室,大小头目轮流接待,一个月总要轮到2次的。

友是个管技术的小头,很少接待信访,偶尔轮到也经常跷课,因为本职工作别人无法替代。

某日正好轮到,友有余暇,只好值班,来了一个70岁的老头,递上盖了几个红彤彤章子的请愿书,大意是为某国营企业工作了30几年,至今老无所养,问了情况,儿子在外打工,自顾不暇,农村户口,没有养老保险,村委会证明盖章,民政局受理盖章,批转当地民政部门受理等等。

过去在企业工作的农民工是没有养老保险的,有子女五保户也算不上,有田种但劳动能力丧失,租田给别人种不倒要耕地费就不错了,本地种地户如要种地,是可以免费种别人不种的地的,原因无他,种地收入太低,别人种自己的地,倒求之不得,可以避免耕地长草。

当地民政部门估计也没啥法子,出钱没有政策,此事就成了怪圈,老人只好到处找政府。

幸好有新的政策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受理这个信访也就不难,掏了20元给老人回家,告诉他回家等,大约1年能解决他的问题,现在本地有一个县正在试点,老有所养是政府的新政策,不管农村的还是城里的,只要满60岁,都能领钱,但这个政策普遍推开需要时间,希望老人能自己克服一段时间,等新政策到达他的家乡,老人千恩万谢的走了。

代表政府给了老人希望,而且是触手可及的,多少心理有点满足啊。

天朝在朱总手上有余粮,在温总手上发粮给底层,取消农业税,种地有补贴,老退休的连续5年加工资,社会总是在进步的,好的方面也是有的。

高贵的硬件

话题继 续,经办机构,也可以称二级机构,某机关下属就有十多个,一个强势的经办机构,可以直接牵涉到数百万人的利益,今后会更多,因为历史,信息系统都是从无到 有发展起来的,每个经办机构都有自己的信息系统,从机房到小鸡、存储、电源等等,当然也包括oracle。

天朝也不乏明白人,社会发展,资源共享,特别是信息系统的资源共享,在这个行业的某个时间段就提上了,然后各地开始轰轰烈烈的整合,有强势的一把手,整合 的方法是简单而刚性的,搞一个大机房,连人带设备笼到一起,全部的数据服务器集中到大机房,再添加防火墙、交换机等,也就是共享了电源和网络设备,再此基 础上,购买更高档的小型机,作数据库服务器,业务却没整合,数据库跑不同的实列,也就是说物理上在一起,逻辑上还是各一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