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蝗虫女孩”占海特

15岁上海女孩占海特拥有着和同龄人不同的花季,她是中国首位站出来争取异地高考权利的非沪籍学生,也是争取异地高考权利的最小上访者。

占海特的父亲占全喜于8日在上海人民广场因“非法集会”被警方以“妨害公务罪”拘留。12月10日,在接受荷兰在线记者采访时,占海特除了担心父亲安危之外,直言半年多来的维权“实属被逼无奈”,但自己并不后悔当初的抉择。

“蝗虫滚出上海”
综合中国媒体京华时报和中国网早先报道,占海特祖籍江西,1997年出生于珠海,2001年随父母移居上海,在上海读完幼儿园、小学和中学后因无上海户籍,无法在当地参加高考后辍学在家。

因江西老家已没有可以照顾她的亲人,回老家读书就意味着势必要与父母两地分离。为争取异地高考权,自2012年春节后,占海特和父亲占全喜陆续前往上海市政府信访办和教委上访,但得到的都是拒绝。

10月起,占海特开始通过个人认证微博进行维权,她在微博中曾这样写道:“户籍制度是中国的柏林墙,是横亘在所有所谓‘本地人’和‘外地人’之间的一堵难于逾越的高墙”、“让时间来证明一切,社会总是会往越来越公平的方向发展的。当年马丁路德金呼吁黑人与白人平等,也有白人反对。但是如今,他受到所有美国人的爱戴,不论黑白。”

她还通过微博上发出了公开“约辩”的邀请,但“约辩”现场最终演变成了外地籍家长和沪籍本地人的“骂场”,有些人质疑占海特只是被家长强推到前台,更有甚者斥责占海特为“蝗虫”,要求“蝗虫滚出上海”。

“争取异地高考是被逼无奈”

来自社会的压力并没有让这对父女停下维权的脚步。12月10日,上海警方对外通报称,占全喜因8日在上海人民广场聚众非法集会被警方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警方称占全喜拒不配合民警劝离,还将民警抓伤,经口头传唤无效,最终强制带离,“放人没那么快,要走法律流程”。

占海特对于警方的说法难以认同,在接受荷兰在线记者电话采访时她表示,父亲占全喜是在广场上举办非沪籍家庭“亲子活动”时被警方带走的,同时被带走的还包括两位记者。当时参加的家长及子女人数总共不超过10人,大家聚集在一起只是互相交流诉苦,“我们不是非法集会,更没有散发传单,现场16名警察对付手无寸铁的老爸,推推搡搡,怎么可能会抓伤警察呢?即使有抓伤警察,也是警察他们自己抓的,这些我们都有视频为证”,占海特告诉记者。

在父亲被拘留以后,占海特将现场遭遇和照片先后发布到了腾讯和新浪微博上,但随后她的腾讯微博账号被删除,其新浪微博被禁言,直到10日才被恢复。

占海特同时告诉记者,目前全家在上海租房,因为自己和父亲坚持维权,当地警方和居委会不断向房东施加压力,房屋合同原本是2014年才过期,但房东已要求她们全家在2个月内搬离。

从“约辩”被斥到父亲被拘,占海特称自己一路走来并不后悔,“我争取异地高考权利实在是被逼无奈,我希望我是最后一个因户籍而失学的例子”。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