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兴被砍幼童多处刀伤痛得直哭:杀人犯来了

      昨日在人民医院20、21楼(ICU)都有公安和便衣警员把守,严禁陌生人进入,一名英国电视台记者试图进入病房时拍摄,被6名警员强制「请出」。

  本报记者在一名家长的协助下进入一间病房访,该病房住着受伤最轻的3名幼童。4岁的果果,左手和背部都有刀伤,5岁的瑶瑶头部3处刀伤,4岁的娟娟则是头部刀伤、颈部划伤,仅此伤口就缝了至少8针。

  记者进入病房时,娟娟正难忍疼痛哭喊:「别碰我!疼!」瑶瑶则经过20多个小时的哭喊后,逐渐沉睡,但泪水仍在不断从眼角中流出,滴到枕头上面。

  果果在3人中受伤最轻,在记者逗她玩时,她还用右手摆出胜利手劫,稚气的她神秘地对记者说,「我们幼儿园有杀人犯」。

  果果母亲给她穿衣服时,由于她左手仍然缠厚厚的绷带,一时难以伸进袖管,小姑娘虽然露出痛苦表情,但仍强忍不哭。记者问她疼不疼,小姑娘忍了忍说:「嗯!疼!」

  出事的泰兴市中心幼稚园小2班总共31名幼童之中,只有2人没有受伤,但他们也有情绪不安后遗症,一位名叫迪迪(化名)的4岁女孩虽然无恙,却一直神情呆滞,嘴里一直喋喋不休地说:「杀人犯来了!幼儿园有杀人犯。」有目击者形容,她「已经痴呆,和傻子差不多」。

  山东爆血案 内地3日3宗

  内地连续第3日发生校园血案,山东潍坊市一名鸡农疑不忿刚建好的鸡场遭强制清拆,昨日上午闯入当地一间小学,用铁槌打伤5名学生后,又抱着其中2名学生企图自焚同归于尽,幸而小孩被救出,凶徒当场烧死。「校园屠夫」频现,各地学校纷纷加强保安,教育部向全国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加强防控。犯罪心理学专家分析,这是「个人恐怖主义行为」,以伤害最无辜的孩子「令全社会感到恐惧」。

  据新华社报道,昨晨7时40分左右,45岁的潍坊男子王永来,携带铁槌及汽油,开着电单车闯过值班老师阻拦,强行从尚庄小学侧门进入校园。王永来先以铁槌打伤5名学生,然后向自己淋上电油,再抱住其中2人企图自焚,幸教师奋力抢走学生,结果王永来当场烧死,5名受伤学生送院救治,无生命危险。

  疑凶亡学童获救 邻居﹕鸡场遭强拆

  当地警方已对事件进行调查,官方未有说明行凶动机,但有王永来的邻居向本报透露,王永来早前用了全部积蓄,投资约5万元人民币开设养鸡场。但鸡场盖好半月,鸡只还未买,最近两天就被政府以鸡场占用官地及未有房产证为由,强行清拆,暂时未知他行凶是否与此事有关。

  短短一个月发生5宗校园血案,突显内地学校有如「无掩鸡笼」的保安漏洞,全国各地急忙作出补救措施,包括教授武器制敌,也有加强巡查;国家教育部昨日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地中小学校和幼儿园,严格执行外来人士出入登记制度,防止来历不明者进入校内。

  专家:个人恐怖主义行为

  内地「校园屠夫」频现,家长人心惶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李玫瑾表示,这类案件是「个人恐怖主义行为」,凶徒伤害最无辜的孩子,选择最能让整个社会伤痛的极端行为,目的就是要「令所有人对生活感到恐惧」。但李玫瑾认为,现时分析犯罪心态已经于事无补,目前最关键是反思校园为什么如此容易被攻击,怎样才能增强校园安全。

  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犯罪心理学教授马皑则认为,舆论的广泛关注亦是令校园血案频生的「催化剂」,他以「跳楼追薪」为例子,指出当第一次跳楼追薪成功后,这类案件便会呈现递增趋势,但当务之急还是学校强化安全防范,至于治本之策,就要依赖整个社会的努力。

  马皑直言,虽然各方关注的社会问题不少,但对给人造成的心理问题却不够重视,要改善这一点,是一项长期工作。

  昨日泰兴街头张贴的传单「呼唤﹕良知的力量」,内文指泰兴官方撒谎,事实上已有5名受伤幼童死亡。又指网上多篇有关血案发帖被删,传单作者慨叹,「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死后连痕迹都被抹消!」

  昨晚泰兴市人民医院门诊部电子屏幕上打出通告,坚称未有幼童死亡,要市民勿信谣言。

  当局称前日血案无死人 禁家长探子

  前日江苏泰兴市中心幼稚园被斩伤的29名儿童,昨日仍然留医,当局坚称未有人死亡,但拒绝重伤儿童家长看望孩子,市民不满当局封锁消息,昨晚一度有逾万人聚集在人民医院外,更有人打碎玻璃冲进医院。泰兴市常务副市长孙云深夜11时到医院呼吁民众离开,民众要求政府公布真相及伤者情况,有市民表示今日要去市政府请愿,他们其后和平散去。

  传单指截至昨日 5童死亡

  昨日下午,十多名受害小二班学生的家长,因院方要求签字做手术引发不满,引来大批市民围观。医院旁的电线杆贴有传单,指「当局封锁消息,连续删除家长在网上所发的留言。截至昨日,已经有5名儿童死亡,重伤者也危在旦夕」。

  至昨晚9时30分,医院外挤满市民,但一直不见院方出来解释,大批愤怒群众打破医院玻璃门冲进大厅,但由于医院电梯已关闭,民众见无法到伤者留医的20 及21楼,于是转到医院对开公路上聚集。医院外的屏幕不时打出「受伤儿童29名,成年人3名,到目前无一人死亡」字句,呼吁「不要听信谣言」。

  发生凶案的泰兴市中心幼稚园昨日未复课,市内其他幼儿园则正常上课,接送孩子前往学校的家长明显较以往多。放学时,各小学及幼儿园大门依然紧闭,即使是家长,也要办理多种证件,还要由学生在校门认人。

  市民徐先生5岁大的儿子就读于中心幼稚园大7班,他表示以后会每天接送孩子上学放学。儿子就读泰兴市实验二小的张女士说,自己只有一个孩子,「假若发生我孩子身上,我会同赴黄泉」。

  目前疑犯徐玉元的妻子仍被警方拘留,徐玉元岳母刘氏昨日对本报称,女婿人品很好,「不喝酒,不赌博,与世人无争」,说他不但对老人家孝顺,还经常给侄子买玩具。徐妻姐姐刘贵芹表示,「听妹妹(指徐妻)说,当日他临走前说了一句:我要去国际大酒店开会,以后家里的水费电费,你要学着自己计算。 」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