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房价悖论—房价断裂的背后是社会资源分布的断裂

本人出生在四川的一个二级城市,本科就读于上海,研究生就等于北京,对目前的房价问题有一些自己的看法。
房价并不是真的每个地方都高到了那么恐怖的地步,比如在我工作的成都房价在6000出头,大家的工资水平在3000左右。在老家资阳,房价2000出头,公务员基本享受单位住房,市区人均工资1800左右。在四川的另一个二级城市宜宾,房价3000左右,市区人均工资2300。最近到了重庆、郑州、济南等地,房价水平基本在每平米价格=当月工资*1.5的水平。房价真正的重灾区是北京、深圳、上海、杭州、广州和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的几个城市。而其很多城市,比如我的家乡一类的中西部二级城市房地产总体价格不可难出现多大的上涨。我的很多同学老家在四川农村,宅基地上房子随便建,爱建多大建多大,2000平米的宅子在那荒着,人全都跑到了大城市。大部分农村地区的房子处于白送都没人要的状态,这些房子你说贵不贵?
可以看出一个房地产价格的梯度“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杭州”>“苏州、南京、天津等三大区域的二级城市”>“成都、太原、长沙、呼和浩特等热点区域的省会城市”>各非省会地级市>各县级市>各地农村。这几级台阶的房地产价格存在非常大的差异。比如北京现在四环内30000了,苏州则1万多,成都基本还低于1000,非省会城市的宜宾则3000-4000,宜宾市下的江安县则1000—2000,农村则基本不要钱。
本人在研究生毕业于人民大学社会学专业接触过很多相关调研数据。工作后,先后与这几级地区的房地产都发生过关系,在北京龙湖、世联工作过,目前又在成都中海地产工作。在不同地区接触过不同的客户,了解过他们不同的置业动机。从这些经历中,自己明显的感觉到“高房价是个伪命题,真正的命题是不同地区房价的断裂。而房价断裂背后的原因则体现社会资源在不同地区的分布严重失衡。”
在北京接触的客户来自全国。小小一个学院路聚集了全国60%的最好高校,说实话,北大、清华、人大、社科院、五道口人民银行研究生院这些高校搭建出的学术平台的确是诸如川大等散步于其他地区的高校无论如何努力都望尘莫及的。其结果是,来自全国的富豪,如果有条件都愿意在北京置业,让自己的子女从小就享受高人一等的教育条件。清华东门口,龙湖有个项目叫“唐宁ONE”,现在已经均价40000多,很早以前的出街巨幅广告叫“当代中国领航者,皆是清华读书人。”多牛B的煽动,当时一个购买唐宁的客户反问我“你要有我这么多钱,你不愿意给你儿子在清华门口、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对门买套房。我就是要让我儿子从小就和这批最NB的人接触。”再看看长安街沿线的各部委大楼。“跑部前进”何止是对官员,哪个商人不想手眼通天。在北京接待过很多客户,为了和北京的某某官员建立比较稳定的关系专门在北京购置房产。北京是一个例子,用来说明为啥北京的房价这么疯狂。简单说,房价到了让人骂娘地步的几个城市都积聚了可怕的资源。北京—教育、政治资源,上海—经济资源,广州、深圳—政策资源,杭州—自然资源和温、台等地的经济资源。
再看次一级资源聚集地——成都,成都购房者中50%来自异地,20%来自四川或周边二线城市。不管在笔者长大的资阳还是老家宜宾,在成都有一套住房都是大多数有点钱的人们的理想。为什么?成都积聚了四川甚至整个大西南,包括云南、青海、西藏、宁夏等地最顶尖的教育、经济、政治资源。这种积聚现象笔者曾经专门写过一篇文章,从教育的角度进行过论述。当年笔者所就读的资阳中学是资阳的最高学府,其中的确不乏名师。但是,近几年这些老师们都陆续被成都的学校挖走。曾经,在资阳中学中,聚集了资阳最有权势者的子女,他们和我们一起在这接受相对较好的教育。但是现在这些人们都将子女送到了成都。不客气的说,资阳中学破落了。其后果是,我当年班上有一半的同学来自农村,在这享受过较好的高中教育,而现在他们在资阳中学已不太可能享受这么好的教育,却又无法进入成都的那些名校。这就是资源集聚的马太效应。这些资源能够支撑成都的房价冲到6000,甚至将来会超过一万,但是无法支撑资阳冲过3000.
那么像资阳这样地区的房价又是谁在支撑呢?资阳的购房者,主要有几部分人:1、当年我同学中的混混,无法外出就业,在本地厮混,小有所成;2、来自周边乡镇的,在乡镇或外出打工挣了钱的那部分人,他们是资阳市场的主流。3、城市中的富裕阶层、权势阶层的改善置业。也就是说,资阳虽差,但与农村相比聚集了相对较多的资源,而农村则几乎没有任何资源,使得我们这一代的青年农民通常无法习惯回到农村生活,而他们又无法在房价疯狂的大城市立足,只能退而求其次落户在此。
最后讲讲农村,你别说是因为宅基地没有产权,所以农村里的房子没法涨。它就真是商品房也没人买,因为它没有任何的资源来支撑。
最后,笔者想说“房价断裂的背后是社会资源的断裂、是出人头地机会分布的断裂。”高房价的命门有两点:1、各地区资源分配的相对公平;2、不能整个社会只有一种价值尺度,人们才有可能选择不同的生活方式。两者都很难、很慢,所以房价接着慢慢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