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央行上调准备金+银监会发威,银根太紧了!

第一个动态5月2日发布。央行又上调准备金。某行贷审部门暗地传达最新精神:放慢审批节奏,严控表内业务,清理政府贷款。大意是这样。

第二个个动态:银监会下发“三个办法一个指引”,严格规定了固贷、流贷贷后操作。最重要的两点是,“按需放款委托支付”。简单来说,就是企业付货款的时候银行才放贷,两天之内必须支付完毕,并且直接支付到供货商的帐户!

抛开企业外循环不说,从此贷款再也不能带来直接衍生存款。这一点对银行的规模打击非常大。试想,以前1个亿的贷款放出去,至少可以带来5000万的日均存款;这5000万又至少形成投放4250万的规模…如此循环。银监会条例一出,就切断了这个循环链。目前,银监会正在开讲座、强推、审计。

现在银行真的已经放不出钱了。可以想象,今年是很艰难的一年。

我暗自揣测,是不是演员在给木子下袢子?这样明的暗的调控手法,金融系统都震动了,居然没人评说。

PS:河里面做企业的要钱怎么办?个人推荐做表外融资。不受规模限制,收费标准不上浮。这可能是最后一个资金漏洞了。中国企业只认现金的习惯可能会改掉,以后银票或者信用证也能当现金来用了。

都是整体行动,看第四季度了
按照3月时候银监会的规定,各银行有2个任务必须在三季度前完成,一个是保证存贷款比例达到或者超过70%的基本要求,第二个是梳理去年房贷的地方政府债务,进行分类处理,该做不良资产的做减持和标记,不再掩饰去年的错误了。而以上2个都要求在第三季度完成,所以银行要有钱也得是第四季度的事情。
主线是这样的:1、对地方债务进行预警和清理,逐步在年内砍断地方建设的步伐,要跟着中央一起混必须站对线。
2、保持地方债务合理化,为今后配合土地财政的改革转向地产税等铺路,钱不是问题,但是游戏规则要变。
3、金融系统应该是暗自高兴才对,本来3、4月要通过的地方融资法律法规中银行有一票否决的权利,硬是被地方政府代表强力阻止,那么好,现在就转到金融上来,由国家以另一种形式去推动这个事情,保持国家对金融和资金的控制,进而控制地方政府债务和财政。
4、不充实资金,不挤出泡沫,明年就可以等死了,现在的步骤也许是代价最低的。
不是没人敢评说 是骨干都换掉了
   银监会大规模换将 凸显干部交流的力度
 据媒体报道,银监会将有十几位司局级领导干部职位发生变动,涉及办公厅、监管一部、监管二部、合作部、非银部、国际部、政策法规部、案件稽查局、
人事部、宣传部、培训中心等多个部门,也涉及宁夏、深圳、河北等多个银监局。此次人事调整,银监会多个监管部门都出现了新面孔,监管资源进一步增强。进一
步凸显了干部交流的力度。

  除了内部岗位交流,银监会还加大了监管机构与被监管机构的人员交流力度。刘明康曾指出,银监会要认真做好内外交流工作,被监管单位的优秀干部到
银监会、银监局来挂职,银监会的干部到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法人单位相应的重要岗位上去挂职锻炼,以进一步增进相互了解,拓宽视野,丰富经验,提高工作效
能。


上调准备金率目前对大银行影响不大,因为7.5万亿信贷规模


制分配到各家银行后,很多银行资金富裕,没指标。(可能部分小银行银根稍紧)。目前在表忠心。
    
至于“三个办法一个指引”短期会对银行头寸有影响,但是对整体情况影响不会很大,因为企业的资金循环必须在银行进行,不能拧着几千万或几亿现金到处交易。
再说票据工具,短期贸易融资工具和各种支付担保工具都可以规避。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