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式辩解——从宋彬彬到宋要武

a

文革中打死人,始于刘邓集团的高干子女已是不争的事实了。其中比较著名的是1966年7 月31日,北京师大女附中成立了红卫兵组织,后来被称为“老红卫兵”。8月5日,教育工作者,当时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中共党总支书记兼副校长卞仲耘被批斗致死,副校长胡志涛受重伤,当晚宋彬彬等人在北京饭店向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吴德报告卞仲耘死因。卞仲耘为北京市第一个死于文革批斗的教育工作者, 宋要武和她的死有直接联系。 这里说的宋要武,就是宋彬彬,宋任穷之女,李长春的夫人。

在 刘邓集团子女文革中的暴行被公之于众这后,一些右派小丑们像流氓一样辩解说:这些人之所以这样做,是受了毛泽东的鼓动。并说毛泽东在1966年8月18日 接见红卫兵时,亲口对宋彬彬说:“文质彬彬不好,要武嘛。”于是宋彬彬改名宋要武。该中学改名为“红色要武中学”。并称这段事登载在《人民日报》。但不是 记者的报道,而是宋彬彬本人的文章《我为毛主席戴上红袖章》,文章中,宋彬彬本人说:“这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天。我给毛主席戴上了红卫兵袖章,主席还给我取了个有伟大意义的名字。……毛主席给我们指明了方向,我们起来造反了,我们要武了!”这是这个事件的基本脉络。

是否可以由此得出毛泽东是在鼓动宋彬彬搞武斗呢?毛泽东喜欢问人家名字,改名字,是时有发生的。解放前建国后都有过。假定真的毛泽东这样说过,就能确定是毛泽东要鼓动武斗吗?显然是牵强附会的说法。甚至毛泽东是不是这样说的,也是问题。我尚未查证人民日报是否出过这样一篇文章,姑且当做是真的来分析吧

从时间关糸上看,打死卞仲耘发生在7月,毛泽东接见红卫兵代表发生在八月。也就是在此之前,刘亭亭,宋彬彬,邓南她们已经在北京师大女附中打死了人!能说是毛泽东在鼓动他们吗?毛泽东是否知道是师大女附中发生的事还是个问题,是否知道宋彬彬参入打人事件更是个问题。

宋彬彬受到毛泽东接见,宋彬彬的文章见报,是谁的策划呢?而其时主管宣传的是邓小平。如果从毛泽东发动文革的目的性来看,发生在北师大女附中的打死人事件,是明显违背了毛泽东的意愿,北师大女附中的打人事件是刘邓集团操纵自家子女,为保自身位,打击迫害无辜群众的一个范例。现在看来,很可能是刘邓集团 的一个阴谋。迄今为止,我们能看到的讲话,文件,制止武斗是毛泽东周恩来,中央文革小组。我们没有看到刘邓有这样的讲话和文件,我们只看到刘邓一个又一个讲话都是针对群众的。

宋彬彬后来成为全国知名的红卫兵,千家驹《自撰年谱》中说,“宋彬彬和人比赛,那一个红卫兵打死了六个人,她为了胜过那个人,就打死了八个人”。民间亦有宋在串联期间在武汉用红卫兵皮带打死一人的传言。能说这是毛泽东的鼓动吗?

事实上,不管是毛泽东还是中央文革小组,都在大力倡导“要文斗,不要武斗”,白纸黑字,放在那里一千年也改变不了的。毛泽东周恩来,中央文革小组为平息化解 各派矛盾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而挑起从北京到地方武斗事件,都是刘邓路线的人。把自已文革中的暴行,推到毛泽东身上,不过是一种流氓式的无耻狡辩罢了。

文革后,宋彬彬改名宋岩,漂洋过海去了美国,并在麻省理工获得地球学博士学位,宋彬彬后来在纪录片《八九点钟的太阳》中说:“破四旧呀,抄家呀,我一次都没参加过。……因为我一直是反对打人,反对武斗的。”2007年9月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原为北师大女附中)在庆祝建校90周年时,将文革中的红卫兵代表宋彬彬评为90名“荣誉校友”之一。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历史, 新闻, 图片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