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谁删改了南方周末新年献词?

连日来,南方周末新年献词被删改,封面被加上错漏百出的文字,造成南方周末名誉受损,南方周末编辑记者无法忍受这样的耻辱,在新浪、腾讯微博上倾诉,引起众多有识之士的支持,海内外媒体广泛关注,有些媒体和网友矛头直指广东省委宣传部,从而酿成一个公共事件。

然而,今天新加坡《联合早报》发了一个消息称: 就《南方周末》新年献词据称遭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删改而引起轩然大波一事,官方知情人士昨天透露,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事发时根本不在广东,事件确实与他无关,也与广东宣传部没有关系。

那么,究竟是谁删改了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作为南方周末知情人,我来分析一下事件的原委。在分析事件之前,我先介绍一下南方报业和南方周末内部把关方面的情况。

为了把握好报纸的正确舆论导向,为了保证报纸的安全出版,减少出错,南方报业集团内部设立了审读小组,进行自我把关。我是集团审读小组成员,定向负责南方周末审读,协助总编辑把关。操作程序是这样的:各版面责任编辑将每篇稿件处理完后出样送审,集团分管南方周末的领导和审读员对大样进行审读,如果稿件有问题就进行修改,认为有导向错误不宜刊登,就提出撤稿意见,然后汇总到南方周末总编辑,由他最后决定。

近两年来,由于上面要求越来越严,我们内部的把关也越来越严,每期报纸都有撤稿,多的时候撤稿7、8篇,少的也有2、3篇,重大修改有10多篇。在这样严格把关的情况下,近两年来很少出现重大的错误,很少受到中宣部和粤宣部的批评。当然,在这样严格把关的情况下,有不少稿件被阉割,记者也很憋屈,但基本还能忍受。

但是,自从2012年5月份新任粤宣部长到位后,对报纸的管控更加严苛,禁令越来越多,对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的管制和监控,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特别要求南方周末每期选题都要上报省宣,批准后才能采写;重要报道和社评,都要报省宣审阅后才能出。按报社出报流程,晚上9点半全部稿件要上版,10点钟要交付印,但由于要送审,经常要拖到晚上11、12点甚至更晚才最后定版。有好几次,整个报纸版面都已经编好上版,夜里12点才通知要撤稿,弄得编辑部临时换稿调版。如去年北京水灾,晚上12点才通知,悼念水灾遇难者的稿件要大删改,另外一篇反映北京市在构建城市防洪体系、应急预警方面存在不足的重点稿要撤。这时其他版面全部交版,编辑已经下班回家,没办法调整,只好减掉4个版,由32版减为28个版。还有一次报纸已开印才通知撤稿,结果印了十几万份报纸作废。

这次2013年新年特刊,方案几经修改调整,到最后还是有好几篇稿件被撤掉,如回访北京水灾遇难者亲属、好友、同事的稿件,反映9.18广州青年在反日保钓游行中文明示威、理性爱国的稿件。新年献词几易其稿,最先的《中国梦,宪政梦》在总编辑这一关就没有过,后来经过评论部几次修改,菱角已经磨平,有关宪政的内容也删的所剩无几。最后定稿送审还被省宣删改,加上不少“伟光正”的内容。封面那段错漏百出的文字,是省宣审改后,没有经过责任编辑加上去的。究竟具体怎么操作,我没有经手也没有进行全面调查,不敢妄下结论,但可以分析一下。

按南方周末编辑部 【就南方周末2013 “新年特刊”出版事故的说明】中陈述:“2013年1月2日,在南方周末所有相关版面已经签版定样、一线编辑记者均在家休息、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广东省委宣传部有关人士指示对新年特刊作出多处修改和撤换。”从这个说明情况可以断定,这个修改、撤换,是南周总编辑执行上峰指示,按照上峰意图进行的,除了总编辑谁也没有这个权力。至于封面文字和新年献词修改内容是谁拟定,在宣传部门和总编辑没表态之前,谁也不敢下结论,但可以肯定地说,不是总编辑个人意愿。因为签版定样都是要经过总编辑签字才行,自己签了字同意付印又去修改撤换,这种可能性是不大的。

那么,即便是总编辑对版面稿件进行撤换修改,也是违反报纸编辑出版规程的。总编辑有权撤稿修改,但必须通过责任编辑去执行,而不能自己亲自操刀。因为,总编辑也不是万能的,对大政方针、舆论导向,总编辑水平比编辑记者高,具体采访写稿和编辑业务就不一定比记者编辑强。总体策划由总编辑决定,但具体操作,是记者、编辑的责任,不能越俎代庖。就跟酒店一样,如何经营管理是酒店总经理的责任,什么时候推出什么菜式,由厨师、主管提出,由总经理拍板,但原材料选购、菜式如何烹饪,那是采购人员、厨师的职责,总经理不能自己到厨房亲自掌勺。即便你原来也当过厨师,也懂烹饪技术,也不能这么干。干好了人家不会说你能,干坏了,色味不对板,客人投诉,你就下不了台。

有些媒体、网友认为,按照中国国情,长期以来一直是党办报纸、党管媒体,宣传部门对媒体有监督权,对报纸如何办有决定权,撤改你一篇稿有什么大不了的。这种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党管媒体是管大政方针,管办报原则,而不是管具体业务,管如何选题如何采写如何编辑。把报社编委会撇在一边,什么都要宣传部门来定,别说一张市场化的报纸,就是党委机关报也不行。报纸是自负盈亏的企业,办砸了办糟了,读者不爱看,不订不买你的报纸,报社发不起员工工资,谁负责?

南方周末是一份市场化的报纸,长期以来秉承“关注民生,彰显爱心,维护正义,坚守良知”的办报理念,赢得社会和读者的好评,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和影响力。但主管部门和官员,却用央媒、党报党刊的思维和理念去管理这份报纸,设定诸多的条条框框,让他们带着脚镣去跳舞,他们怎能不憋气不恼怒?每年的新闻特刊,编辑部都是精心策划,尽力烹制出美味大餐呈现给读者。以前还评选年度人物、年度好新闻、年度国内外事件等,从2011年开始,上面不给评了,他们也无可奈何。“新年献词”则是新年特刊的精品,十几年来奉献出不少脍炙人口的好文章。撰写“新年献词”的评论员,都要苦心经营十天半月才能拿出手,他视文章如亲生的孩子,十分珍爱。但领导和上级主管部门却挥起大刀任意砍伐,你让他如何不心疼不愤慨?

作为报业集团审读把关小组成员,我把一些只能做不能说的东西公开披露出来,实属违规。但南周事件被炒得沸沸扬扬,几十名南周员工的微博被封停被禁言,其中也包括我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我不能再噤声再沉默。作为体制内的人员,我深知体制内的规则,有人提出要某某人下台,引咎辞职并公开道歉,这些都是缘木求鱼。我只是希望,掌管舆论大权的有关部门,通过这次事件能总结经验吸取教训,转变观念改变作风,传承广东历代领导历任宣传部长的好传统,善待媒体,善待记者,营造良好宽松的舆论环境,让广东的媒体大胆探索大胆实践,为中国的新闻改革创造出好的经验。

————-

就因为发了一个帖子,我的微博被封了

今天上午11:17,我在微博上发了一个帖子:“据传,尺度一到广东,就分别找各报老总单独谈话,说党把舆论阵地交给我们,大家都要守土有责,有些阵地丢了一定要夺回来。于是,连出几道杀手锏:粤媒体不准跨省搞舆论监督,不准发评论外省负面的文章,及时转登人民日报、新华社评论文章;《南方周末》每期选题必须报省宣批准才可操作,重点报道和文章要送审才能上版。”

这个帖子发出后,引来众多网友转发评论,至14:10转评近2000人次。14:12接到通知,此微博不宜对外公开,已被管理员加密。紧接着把我上午发的几条微评也删除了。我很恼火但又无奈,发了一篇长微博:【删吧,删吧,一连删了2个帖子和8条微评】,把所删除的帖子和微评列出来,让大家看看。结果不到10分钟,我的微博账号被封了。据说,同时被封被禁言的总共15位,都是南方周末的记者和编辑。我向新浪投诉:“我今天所发的微博和评论,没有过激言论,帖子所说的都是事实,没造谣没传谣,完全在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操作,为何要封我的账户,请给出让人信服的理由。”但到晚上6点30分,新浪仍没有答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标签: , , ,
  1. yes
    2013年1月7日22:13 | #1

    渣浪的自我阉割最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