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合集(五):没有政治自由化的经济发展

中国模式会在全球自由化之路上成功 吗?

时间:2005年12月14日
地点:华盛顿Wohlstetter会议中心

或许对于不少中国人来 说,本次美国利用互联网自由问题突然对中国发难显得突兀,毕竟,从1989年之后,中美之间似乎进入到了一个“蜜月期”,中国加入WTO,年年都有的“中 美最惠国待遇”,急速增长的双边贸易,一切都波澜不惊,而中方也时常做出一些友好姿态,如释放一些政治犯,或请美国总统到中国大学来做演讲,或签署《世界 人权宣言》,修改宪法保障公民基本自由等等。中国在这样的风平浪静中获得了发展经济的最佳的外部条件,实现了每年两位数的经济增长——直到,当中国成为美 国的最大债主,中国的出口成为世界第一,GDP达到世界第二的时候,“中国威胁论”才尘嚣至上。而G2的说法也随着奥巴马访华一时流行。2010年,各种 迹象表明中美关系又一次进入到“深水区”,意识形态上的对抗若隐若现,网络铁幕正在取代柏林墙程成为新的对抗标志。

在今天的译者合集中, 让我们把时钟回拨,看看在2005年的时候,诸多专门研究中国的美国学者们在一场名为“没有政治自由化的经济发展”的讨论会上是如何看待中 国发展和美国的外交政策的。这可能会为我们解释不少今天看来突兀的事情的原委。

特别要提出的是:本 次合集内容完全是由 @Freeman7777(推特账号)提供译文,我们期待着这 位严谨、勤奋的译者给我们带来新的贡献与惊喜。

举办这次会议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EI)是美国的著名智库之 一。本次研讨会的介绍如下:

乔治布什总统宣布21世纪为自由的世纪,并将提升民主作为这届政府的外交政策的中心。然而,当自由在阿富汗、 伊拉克和乌克兰大步前进的时候,中国却在这一波民主化中置身事外。
中国的战略是结合经济发展和政治压迫来对抗布什政府的民主化进程,就会奏效吗? 如何将中国也纳入到全球民主化的进程中?美国政府可以做什么来提升中国的民主?

译者选译了在本次会议中发言的四位重量级人物的讲 话:裴敏欣、马颖、Lorne Craner和Ellen Bork。他们的简介如下:

  • 裴敏欣:华盛顿、卡内基 全球和平基金会中国项目的高级研究员和主任。
  • Ying Ma(马颖)女士,美国企业研究所国家研究项目的研究员,主要负责“中国民主化”项目。
  • 洛恩•克拉纳(Lorne Craner2001-2004年 曾担任美国国务院负责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现在担任国际共和研究所主席。在他作为助理国务卿所取得的成就之中,克拉纳先生使布什政府注重中 亚人权的政策变得清晰起来并且开始实施第一个去促进中国民主的美国政府项目。
  • Ellen Bork是提倡新保守主义的智库组织“新美国世纪”( Project for the New American Century)的副主任。

以 下是他们的讲话要点及中文全译的链接:
1)美国企业研究所:裴敏欣在“没有政治自由化的经济发展”研讨 会上的谈话内容
http://docs.google.com/View?id=dg5pc3d3_51gxm57hdn

  • 我 们的研究表明:经济发展在短期之内对民主的发展是不利的。但是经济发展从长远来讲对实施民主是有利的。
  • 今天的中国共产党统治精英内部相 当统一的。中国内部没有产生有组织的反对集团。中国共产党处理和遏制危机的能力不算顶级,但是仍然表现不错。
  • 中国共产党也是一个正在学 习(接受新事物、接受新挑战)的组织。追求一种有效的战略联盟的做法已经为它所采纳了。它已经与中国国内三个关键的集团:知识阶层、民营企业家、持技术专 家治国论的经济改革者结成了联盟。
  • 但是共产党这种“顽强表现”会继续持续下去吗? 我个人认为不会,因为我觉得还有很多的困难和挑战,中国政府将不得不去处理。如:都市化的趋势。当中国80%都是城市,要去控制中国社会将会变得很难。
  • 中 国是个大国,在某些地区,实行民主的条件也许得到了更好的发展。地方上的精英更愿意去尝试。

2)AEI:马颖在“没有政治自由化的经济发展”中的谈话
http://docs.google.com/View?id=dg5pc3d3_84g3zdsthg

  • 在 多种渠道上促进自由贸易以及经济发展是一种保守主义的理念,尽管某种程度上经济发展使中国出现了推动企业化和经济自由的势头,但国家强制以及残酷的暴力已 经打退了极度偏离赚钱活动的政治性组织和活动。
  • 所有的希望和责任不应放在制度和手段的变动上,特别是当中国民主化的未来出现与否越来越 依赖于其国家是否有进行自由化的意愿。而中国的执政党完全没有表现出他们愿意改变中国的政治不自由的现状。
  • 但是中国的社会在发生改变。 我们计划审视包括贸易和工会、法治、民间团体、 媒体和互联网在内的自由化的制度以及工具的作用。

3)AEI:Lorne Craner在“没有政治自由的经济发展”中的讲话
http://docs.google.com/View?id=dg5pc3d3_85cgvz6vgb

  • 我 不认为将要花费35年的时间中国才会在政治领域上出现大的变动。
  • 美国过去 十年中在对华政策上很明显的一个作为是,不管是共和党政府还是民主党政府,衡量中国的人权是否改善有着一个衡量标准,那就是看从监狱中释放出了多少异议人 士。
  • 中期战略是围绕利用始于《世界人权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n Human Rights)的、已经诞生六十多年的人权的全球标准。
  • 我们的长期努力是要 围绕着中国国内的各类行动,那些行动是由类似于国际共和研究所在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一样作为的团体所做出的,通过农村的选举,城市地区的司法改革,公民社会的发展以及使诸如 中国人大(NPC)和省级立法机构这样的既存建制变得更具代表性来帮助改善中国在政治上的民 主。
  • 我认为这些努力在中国已经产生了一些真正的、有意义的变动。这体现在:公民社会的出现;乡村选举中的有限的实质性的改善;在城市地 区有了更多司法救济的途径。
  • 还有自2003年以来我们已经看到针对各类组 织(包括公司、行业、社团等)不断增长的压制(如果说压制是一个可以反映反抗力量的指标的话)。
  • 我乐见于看到当局承诺进行的与日本和澳 大利亚建立起一个更为紧密的关系。我也同样乐见于看到总统成为首位访问蒙古的美国元 首。美国之所以在这些国家受到欢迎部分原因在于北京在处理与一些邻国的关系上已经过早的表现出来好战的势头,尤其是与日本。

4)AEI:Ellen Bork在“没有政治自由化的经济发展”中的讲话
http://docs.google.com/View?id=dg5pc3d3_86fwx26kc2

  • 我 认为布什信条有三个要素:第一就是美国在全球事务中进行主动的领导;第二就是促进自由主义的民主的原则(liberal democratic principles);第三就是(使目标国)政权改变,但我也要补充一条,政权变动并不仅仅关乎采取军事行动(以实现这个目的)还涉及到了与国外信仰民 主的人士一起合作以在他们的国家建立起自由主义的民主国家。
  • 1980年代的南韩与台湾的民主化的例子。当然很多人的确分析说这些民主转 型是取决于经济的发展,而我要表明的是那些故事要比那些分析家分析的结果复杂得多。他们那些国家发生的情形必须放在他们各自国 家的背景中才能得到理解并且与这些国家的领袖也有相关性,这些国家的民主化的运动。
  • 必须承认的是美国不应指望共产党领导中国的政治改 革。
  • 不幸的是最惠国待遇待遇已经成了我们与中国进行接触政策(engagement policy)的一个受害者。
  • 把 布什信条应用到中国将需要(在对华政策上做出)强烈的改变并且很可能要舍弃掉一个中国的政策,那是一个并不基于民主理念的政策。

5)2001-2004年Lorne W. Craner的演讲:美国在中国的人权事务上所做的努力
http://docs.google.com/View?id=dg5pc3d3_87h3fr2ndx

以 下是节选:

如果我们回顾我们可能在十年前所会做出的预言,无论是扩大选举范围,加强立法机构的作用,或废除劳教制度,并且把那样的预言与 我们今日所看到的事实放在一起作对比,我们可以总结出中国的人权以及政治改革的形势并没有改变。然而我确信聚在这间屋子中的专家们会同意我如下的看法,即 中国的政治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动,那就需要我们去更深入的去发掘、去理解在过去10年时间里,中国都发生了一些什么变化。

另一方面,中国人 民已经极大地改变了,过去十年里中国人民在意识上的改变很难以量化的方式对其进行测度,但是依我之见这样的改变是深刻的改变。在一个相对来讲不长的时期 里,数以百计,如果不是的话,那就是数以千计的人们已经涌现出来去推动政府在公民生活以及政治生活中去接受更大的大众参与,并且遵守法治原则。我们已经在 公民社会的扩张上看到了最为戏剧化的改变,我们看到了法律界去推动敏感议题的行动,看到了包括网志作者(webloggers)在内的一些媒体机构以小声 但却大胆的声音,想要在民主以及人权议题上挑战当局。
2004年的宪法修正案承认了表明上的国家有“尊重和保障”中国公民人权的义务,这也已经对 中国有才华的、勇敢的活动人士开启了去推动国家去实现其承诺的大门。换句话来说,有限的政府让步正导致公民期待以及行动。

现在我经常被问 及我是如何看待美国是否可能“输出民主”的问题。我的答案是我们无法做到;我们的民主是一种罕见版本的民主,与我们母国英国的民主不同。而英国的民主与仅 与它们隔着一个海峡的法国的民主体制又有所不同。假如我们试着去输出我们的民主,没有人会去接受它;那种民主只对我们美国适用。但是我的确相信有一种普世 的、对于自由,对于免于压制的自由的饥渴存在。一次又一次的显示,是一个国家的公民在促进自由的时候的所作所为会有所差别,我们今天看到了中国也有这样的 饥渴存在。

今天我站在这里,根本无法预知中国可能会采取什么样的政治自由化的道路。但是当我回顾十年多以来在这些议题上所进行的工作时, 我可以说那样的变动正在发生。在变动的方式上处于一个演变的状态,我们不可能在过去预见到,我们也无法预见到它的未来。然而在变动的方式上处于一个演变的 状态却也在人权、法治、自由中国的未来方面给了我希望。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译者系列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