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试验的八个断层线

欧元试验的八个断层线

 

作者:Gordon T LoNG

译者:海杲

 

上一周欧洲乃至世界听到震动,欧洲货币联盟的破裂声,明显表明哪里出了些差错。

虽说较之欧盟团结的政治夸张少了些鼓噪,但亦是严重龟裂的表面证据,暴露了类似将把美国带入深渊的金融局势。

根据我们的研究,发现欧元试验的八个断层线,每个都很严重,综合一体隐含着毁灭性,当前正在进行。

 

断层线#1:货币掉期

账本的“不当处理”导致希腊财政失衡大尺度的失真,上周已非新闻。希腊操控政府账本,并非短篇小说。
们施展魔法,好像啤酒杯中的泡沫,掩盖了不合规的行为,不过,在2月1日委托希腊财政部长的报告发布之后,媒体才更为关注。

货币掉期好似那位伟大的梅林(灰背隼:西方传说中的魔法师)——高盛推荐并卖给运气不好的希腊政客,隐藏他们的挥霍无度。不过,2月1日的报告中病未列出
高盛。[1]

希腊财政部长对路透社报道最新细节有所反应时,很快引来怀疑的目光:

“一些报纸报道的那种衍生品协议,在当时是合法的,希腊也并非唯一国家……非法制造的玩意,在那之后我们再没用过。”

明显值得投资者警示的是:

他提到的其它国家是哪些国家?[这种衍生品应
用范围]有多广?

这些国家是不是还在使用,不过变了个形式而
已?

它还回避了问题的实质,欧盟统计机构总体会计监管情况怎么样?欧盟主权国家账本透明度如何?未来几周希腊以及其它国家都要面对拷问,还有好多问题。我的祖
母聪明智地建议我——“小强从来不是一只。”


 

断层线#2:特定目的公司
(SPC)&公私伙伴关系(PPI)/私人主动融资(PFI)

希腊消息公布之后,在深究细节的过程当中,我想起了早些年安然公司的例子。从那时开始,我便发现特定目的实体(SPE:Special
Purpose
Entities)的概念,而之前几乎没人说过的,但证据表明,当时已经大面积而吊诡地使用如此工具。我记得安然的首席财务官Andrew
Fastow还为其辩护,提到一个事实,说即便GE也已经超过了2400。我还想起金融危机早期阶段,从那开始了解到,银行使用结构性投资工具
(SIV:Structured
Investment
Vehicles)出售债务抵押债券(CDOs),以信用违约掉期(CDS)保护自己——这种新工具都有些见不得人。经验告诉我,当今西方的野蛮全球金融
制胜绝招,终究会挖得更深——更快!

上周我发现了特定目的公司、公私伙伴关系、私人主动融资,这些玩意你不熟悉吗?最好还是熟悉一下,不久就会开鸡尾酒大会,类似事件没完没了。这些工具安排,政府以
此将“应收款项”计入从而伪装负债。类似工具的广泛使用,当一般市场滑落时,就会水落石出。

公私伙伴关系(PPI):
府使用的私营商业部门涉入公众部门项目的变体术语。

私人主动融资(PFI):
府开发的公私伙伴关系的一种形式,针对公众新建或改良设施服务,公私部门联合设计、建设、融资、运营(DBFO:Design、
Build/Refurbish、Finance、Operate)。大部分一般公司伙伴关系中,私营部门供应商通过一家特定目的公司(SPC)持有设计
-建设-融资-运营协议,比如医院、学校、道路等等,按照公共部门制定的规格完成。

过去25-30年的时间里,私营部门供应商按月度(或统一收费)的形式,向相关公共部门(比如地方委员会或医疗信托)收取资产使用费,这些资产当时属于私
人主动融资供应商。在整个特许阶段内(优先债务是资金主要来源,一般占所需资本90%,通过银行或债券融资),如此收入可以顺延优先债务偿还。而资产所有
权,在特许期结束之后通常还给公众部门。用这种方式改进公共服务,貌似不需预付公共部门资金,但是,如此巨大的资本承诺连带风险,则要由各党共同承担,适
当分配给最能管理的相关领域。[2]

CreditWritedowns网站的Edward
Hugh在这方面做了第一流的工作,解释其操作方式,以及逼近的风险。


http://www.creditwritedowns.com/2010/02/just-what-is-the-real-level-of-government-debt-in-europe.html/feed

2月14日的文章,《欧洲政府债务情况到底如何?》,他总结道:

a)他们假定某种程度的GDP较高增速
以此提供收入增长,弥补公共机构并支付款项。由于经济危机,之前的假定都泡汤了。

b)他们假定劳动力还有工作年龄人口的增长
可是这两点,正如人们所知,欧洲许多国家当前都开始下跌。

c)他们假定老年抚养比率不变
不过这种假设,正如人们所知,不再有效,因为我们的种群锥体[结构]已经不再稳定


 

考虑到这些,最为真实的危险在于,之前暧昧的证券化工具,它是如此暧昧,以至于没多少政客能够理解其真正涵义,当然,一般老百姓就更不知道了,但是,他们有一天会
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卷进并不比旁氏骗局好到哪儿去的骗局之中。

如果你想找些债务累积不可持续问题的具体例子,可以看一下西班牙报纸La
Verdad的报告(西班牙文,可以谷歌译为英文,感兴趣的话)


http://www.laverdad.es/murcia/v/20100214/region/indigencia-municipal-20100214.html

该文梳理了一遍西班牙地方政府面临的缺钱问题,比如圣哈维尔村(San
Javier),到2月24日就要支付35万欧元的债务,否则就要被断电!另外,该文还详细列出诸多自治区市,广泛存在难以支付公务员工资的问题,这还不
过是一个地区而已(穆尔西亚自治区[Murcia]),问题其实非常普遍,西班牙负债过高的地方政府与自治区将会稳步缓停。

 

断层线#3:TITLOS
PLC(特定目的载体:SPV)

然而,情况很糟,不幸的是,可能更糟!

TITLOS
PLC(特定目的载体)对希腊来说犹如安然公司的猛禽(Raptor)。TITLOS
PLC可能是揭开欧元危机导火索希腊危机的确凿证据。

零点基金(Zero Hedge)的Tyler Durden与Marla
Singer做了大量的调查工作,揭开了评级机构与认购交换协议证券化特定目的载体(Titlos
PLC)评级之间的含糊关系
。你们感觉到了,这是高盛干的好事。

正如之前所述,早先就发现了这些把戏,类似于
安然公司和美国的次级债务崩溃
!甚至连舞台上的演员都一样:高盛!

Durden与Singer所写的2月15日文章标题:Titlos
PLC(特定目的载体)降级催化剂能否触发破坏希腊?


http://www.zerohedge.com/article/titlos-llc-special-purpose-vehicle-downgrade-catalyst-trigger-which-will-destroy-greece

有份在线支持的文档,已经被希腊官方神秘移除,公众无法浏览。

他们的结论是:

2009年12月23日,穆迪降级Titlos,接着就是对希腊这个国家的降级,从A1调到A2,这会助长消极看法。


http://www.marketwatch.com/story/greeces-government-ratings-downgraded-by-moodys-2009-12-22

事实:上周穆迪公司说,还会进一步将希腊级别调为Baa1。

事实:Titlos PLC评级反映了希腊自身的情况。

事实:根据穆迪的“全球结构性金融现金交易穆迪方法之脱离对冲交易风险框架”[笔者注:这句话真的很幽默]
的说法,交易双方可以凭借特定目的载体进入对冲交易,并可在无抵押债务情况下继续参与交易,只要它能维持至少A2级别的长期优先无担保评级。

当[不是如果]Titlos再次降级,降到A2担保限制水平,就会招来美国国际集团(AIG)追加保证金所导致的流动性危机,从2008年秋季延展到希
腊,而这并非全部。

Titlos特定目的载体可能已经无效,希腊国家银行评级应该也是如此。作为套期保值的供应方,会调低对冲协议中的“相关评级”。之后希腊会否被逼选择针
对Titlos的交换协议,被迫兑现54亿欧元的总量(扣除107.54的发行价格),这将招致致命的失控危局。

希腊突然发现自己陷入穆迪的控制,[经济]更会继续放缓,除了快到期的要求之外,还会增加40%的资金要求。表外交易工具证券化算起来更多,我们这个时代
非常流行,那是华尔街“创新”大师的“好意”——高盛。


 

断层线#4:希腊信用违约掉
期(CDS)

华尔街日报报道: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B10001424052748704140104575056751636031606.html?mod=WSJ_hps_LEFTWhatsNews

如果德国考虑救援的话,会因为那些脆弱国家影
响自己银行的风险

德国银行是希腊的主要借贷人,根据2009年第三季度国际银行结算的数据,他们的账本记有希腊430亿美元借债,有贷给个人的,也有贷给公司的。欧盟国家
里,还有法国的银行,有750亿的美元,占据希腊借款份额更大,希腊对外国银行债务总额为3030亿美元。

另外,一些德国国营银行,比如
Landesbanken,针对希腊债务发行了类似保险的合约,这个术语已经大名鼎鼎——信用违约掉期

德国8个Landesbanken总体情况如何现在还不清楚。

有两家银行,Bayern LB与West
LB,认为他们的希腊信用违约掉期风险微不足道。汉诺威的NordLB和斯图加特的LBBW拒绝评价。法兰克福的Helaba与汉堡的HSH
Nordbank并没有立即回复评价要求。萨尔布吕肯的SaarLB也没有立刻接受。

Credit
Writedown网站《德国Landesbanks信用违约掉期风险》的希腊报告:


http://www.creditwritedowns.com/2010/02/greek-financial-debacle-threatens-swiss-banks.html?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creditwritedowns+%28Credit+Writedowns%29

如果希腊违约,那么现在已经损失数百亿的
Landesbank,将被拖得更深。很明显,德国政府对这种情况非常警觉,而这也是他们政治考量的主要部分。

这里的真正驱动因素,不是私人债务对主权债务的影响,恰恰相反——主权债务会威胁续借私人部门的银行危机。看看现在报纸引用的国际清算银行数据:德国银行
对希腊的敞口风险为430亿欧元,对葡萄牙为470亿欧元,对爱尔兰为1930亿欧元,对西班牙则为2400亿欧元。

 

断层线#5:回购安排

金融时报Alphaville去年12月8日报道,《你怎么说希腊的恶性循环?》:


http://ftalphaville.ft.com/blog/2009/12/08/87711/how-do-you-say-vicious-circle-in-greek

有意思的是,希腊银行手头看起来没有立即出现资金危机,因为银行的债务来自储蓄基础。UBS分析师的猜测是,
行仅仅使用欧洲央行来获得低成本资金,以希腊主权债务资产作为担保。如果是这样的话,希腊主权债务危机之后就是希腊银行危机
——主权信用降
级之后,资金来源便会消失。

现在鉴于此种情形,如果你是希腊人,那就要担心自己好不容易赚的钱的安全问题了,参考卫报文章:


http://www.guardian.co.uk/world/2010/feb/07/greek-rich-pull-out-billions-debt

那么,我们可以轻松看到主权债务危机随之带来的银行运营问题。如果希腊银行爆掉,还会对其它国家的脆弱银行
造成冲击,比如奥地利或爱尔兰,传染病的意思就是这个

我们不要忘记希腊银行的确需要一些资金,如果
主权出了问题的话,他们怎么回购债券

已经谣传交易方并不打算回购债券,贝尔斯登出
问题的原因就是这个


 

断层线#6:希腊与巴尔干

Credit Writedown网站的报告:

另外一个断层线是希腊与巴尔干之间的联系,那里希腊银行非常活跃。比如,在2008年贝尔斯登危机酝酿那段时间,全球政治家(Global
Politician)报道了下面的情况[3]:

根据希腊报纸Elefteros
Topos的说法,在2000-2006年期间,希腊在邻国投资约2.63亿美元。希腊是马其顿第二大外国投资者。马其顿20个最大投资方当中,17个为
希腊资本资助。有2万多人在希腊企业中上班(是这个受失业率折磨国家工作人口的6%)。

希腊到处都是:银行(28%的总投资在这个国家);能源(25%);电讯(17%),工业(15%),食品(10%)。

所有巴尔干国家都有希腊的存在——包括欧盟成
员国,罗马尼亚、保加利亚——从1990年代开始涉入

希腊银行严重暴露巴尔干与东欧国家。不过,如前所述,希腊银行用的是欧洲央行的低成本资金——以希腊主权债务为担保。因此,希腊主权债务危机,对应便是希腊银行流动性问题,接着就会因为有效信贷的缩减而影响东欧。

 

断层线#8:瑞士

另外一个断层线是瑞士。瑞士日报Tagesanzeiger[4]已经报道很多,下面再唠叨一番:

雅典主权破产将充分冲击欧洲银行业,特别是瑞
士银行,在希腊投资诸多——他们是欧洲风险最大的
,不过即将有所帮助。

希腊惊恐的赤字会把这些银行牵扯进来,没钱支付的话,首先打击最前沿的欧洲机构。“50%的外国银行要求希
腊债务人赔钱。如果雅典人破产了,顺而严重打击其它欧洲国家和银行
。”花旗集团的战略师Giadi
Giani告诉德国金融时报的人说。

希腊财政情况是个灾难。如果找不到足够买家购
买债券减少赤字的话,将会导致破产
。欧盟国家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没有救援的话,欧洲银行将会面临大规模减计威胁,德国商业银行的经济学家如
是说。

 

影响最大的是瑞士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说法,希腊债务大约2/3都由外国债权人持有——高于平均水平,特别是欧洲银行。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瑞士机构,大约持有680亿法郎,是最大的债主之一。不过法国银行,持有800亿法郎[敞口],在希腊放了更多的钱

根据德国金融时报的说法,关于GDP,瑞士的风险,到目前为止已经最高。摩根斯坦利[瑞士]经济学家说,
腊大概占瑞士GDP的12%。法国作为欧元区的大国,希腊占其GDP的2.5%。

断层线#8:欧洲贷款利率

布隆伯格报道:


http://www.bloomberg.com/apps/news?pid=20601039&sid=a_l2qpfPWwAQ

紧急救援会产生和救助贝尔斯登一样的结果,造就道德危机,取而代之的是经济达尔文主义,清除基因库,弱势国家没有可能削减开支降低赤字。

欢迎来到“信贷紧缩II”,用美国纳税人的钱,填补银行业的资产负债表黑洞,政府把私人风险变成公众债务。“大而不倒”的标签从政府那儿贴到了金融公司身
上。

续集即将上演,如果欧盟或成员国通过购买、担
保甚至重购债券的方式卷入某种希腊救援方案,类似结果就是,葡萄牙比作雷曼兄弟公司,西班牙就是美国国际集团(AIG)。

巴菲特常常说——“如果你想知道谁在裸泳,那就等退潮之后。”

欧洲的贷款利率正在攀高,而这会给主权债务贷
款施加进一步的压力。

 

结论

欧洲央行与欧共体的明显震动,严重缺乏金融控管控,以及对成员国的审计,使得欧洲领导能力看来就是空壳。不过,也许欧盟的男孩们比我们想的要聪明得多。

根据马丁.沃尔夫在金融时报文章的说法:


http://www.ft.com/cms/s/0/3d744b46-15b7-11df-ad7e-00144feab49a.html?nclick_check=1

欧洲缺少的是需求,没有需求则最终出现财政危
机。
过去11个月,欧元力度已经是欧元区的致命要害。很多感到紧迫的政客,认为弱势欧元可以
帮助增加欧洲产品的需求,可能减轻一些财政压力。
需要解决问题,而弱势欧元是种临时方法。欧元持续11周贬值10.3%,便是个戏剧性的说
法,正是医生所开处方。

欧元贬值是不是迟钝或战略上的副产品?

我把这个争论留个学院派和阴谋论者。[5]

 

如果把希腊比作房利美,葡萄牙比作房地美,西班牙是美国国际集团(AIG),阿根廷是美联银行,爱尔兰是雷曼兄弟?会怎么样?”多头当然希望希腊就是贝尔
斯登,2008年3月,美联储策划减价卖给摩根大通公司,此后的春天,是喧嚣而又短暂的“救济”。

迪拜世界是企业债务而次级债是消费债务。

希腊是主权债务而迪拜世界是企业债务。

{

笔者注:

资本主义世界就是一个大观园红楼梦,孔尚任《桃花扇》老艺人苏昆生悲歌一曲——

“俺曾见,金陵玉树莺声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
客,眼看他楼塌了。
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过风流觉,把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
鸟!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来个英文版的——

Show his eyes, grieve his heart
;

Come like shadow, so depart !

}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