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华尔街集团的巴西套利交易

博鳌亚洲论坛召开了,一群“经济学家”最后无耻的扯淡……所有人都在忽悠“市场的逻辑”,却都回避一个话题:套利交易。

这是一个荒诞的时代,中国多家银行股东,竟然出现鸦片战争继承者“汇丰银行”的名字;这是一个荒诞的时代,汉奸“学者”能够无所顾忌、厚颜无耻地在官方论坛胡扯——台下还真有人相信——迷信。


海关总署10日数据显示,一季度中国外贸顺差为144.9亿美元,减少8成,3月份当月逆差72.4亿美元,进口增长66%!媒体如此解释:“由于国内需
求旺盛拉动石油等原材料进口数量和价格双双强劲上升,以及国内消费结构升级导致汽车类产品进口猛增。”但请问,石油和汽车在哪里?

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0-04/10/c_1226029.htm

高明的魔术师,一般会在观众席找几个故意吆喝的人迷惑你,他们的作用就在这里。果戈里名著《死魂灵》,标题用在这些人身上最为合适不过。如此出卖自己灵魂
——鼓噪背后有何故事,一切自有报应。历史大变局的时刻——站错队伍的下场会很惨!

笔者陈述一段文字,高度概括当今所谓“主流经济学”——

低买高卖、疯狂造债、逻辑错
乱、泡沫破败。

什么意思?低买高卖是货币主义的全部哲学基础。我国当前大部分经济学家的脑壳里,就这16个字——从来没有人静下心来细问一句:何为价值?这哪里是什么经
济学,不过是“货币主义”罢了,一个吸血的系统。随意点评一下“经济学家”不可思议的扯淡,他们的所有鼓噪,都基于上述16个字。

樊纲——“民粹主义会导致国家破产。”

这还不算什么,应该高度警惕的是樊纲这段话,“当人们的生产能力超越消费能力之后,社会思潮开始转型,特别是金融体系要适合于新的趋势,你能够使大家向自己的未来借钱,中国的这个时间逐步也到了。”

笔者嘲笑过的香港老头张五常,很多话不靠谱,但这句话质量很上乘,“我指出以卸责、偷懒、恐吓、勒索、隐瞒、博弈、机会主义等等概念,只有上帝知道是些什
么,无从推出可以验证的假说,科学上皆废物也。”

换言之,1+1=2,你要象陈景润那样证明出来,这才叫经济学!请问樊大学者,您是如何证明“民粹主义”可以导致“国家破产”的。你现在鼓吹向未来借钱,知道是在犯罪吗?

胡祖六——“人民币显然是存在某种程度低估。”

他的解释是,“相对于所有的贸易伙伴国,譬如说我们对亚洲某些国家、某些新兴市场国家我们是逆差,但总体而言我们是很大的顺差。”

请问胡祖六如何证明“外贸顺差=货币低估”?
谁给你这样一个“经济学”的逻辑?

既然人民币低估,用你胡祖六的逻辑,原来以美元计价的出口商品,必须要重新核算价格吧?从何时低估,既然已经消费了我国“低估价值”的商品,请先补偿中国
人吧。补偿完再谈人民币的低估问题。

胡祖六说一切由市场决定,好吧,什么是完整的市场概念,市场要素包括劳动力吧?让美国打开国门——不仅可以从理论上完善“自由市场”概念,更可从实践上光大西方
的人权概念。

中国任何一个逛菜市场的妇女,都会算这一笔账,就是这样一个骗子,竟然到处忽悠。

许小年——“天下为公观念对政府不公平,政府也有七情六欲。”

许小年就不仅只是无知了,甚至不能称他为无政府主义,而是彻底的逻辑错乱。政府怎么会有七情六欲呢?应该是公务员!

“政府跟你一样,人家也要一天吃三餐饭,人家也要住房,也要开车,跟你一样,在你管不住他的时候,最好的办法让他少管一点。 ”

请许小年查查词典看看何为“政府”,它的定义
是:社会公共权力。
“社会公共权力”如何有七情六欲?中国政府代表的是中国社会的公共权力,公务员拿的是公共服务的报酬。拜托,公务员的所
有七情六欲,只能从这里记账。坦诚讲,我国社会存在二元价值冲突公务员某种意义上,有“企业家”功用,但是,这只能从“奖金”里拿,不能从“公共权力”寻租。何况,鱼与
熊掌不可兼得,名利双收是要付出代价的。

陈志武——

笔者不屑于评价此人。

我国经济学界此类烂货,显然
不是病没病的问题,而是要检查一下,他们病入膏肓到了什么程度。

 

鉴于三月份莫名其妙的外贸逆差,以巴西为例类比演练。

如果将巴西换成中国,那国人
便需要擦亮眼睛!类似故事正在中国上演!

 

伦敦-华尔街集团的巴西套利交易

 

作者:Dennis
Small/Gretchen Small

译者:海杲

 

 

[以下资料未经核实,仅供参考]

 

魔术师是一个古老的职业——或许是最古老的了。标准的词典定义,将魔术师描述为“通过双手和欺骗仪器的花招、长于制造幻觉”的一些人。莎士比亚的说法更直
接:魔术师就是欺诈者,骗子。

在政治领域,它是威尼斯模式寡头政治完善的致命手艺,正如席勒(Friedrich
Schiller)《幽灵预言家》(The Ghost-Seer)或库柏(James Fenimore Cooper)《亡命徒》(The
Bravo)的回忆,或许还伴随战栗。威尼斯魔术师目的就是迷惑它要剥削的受害者,游说他们相信自己的感觉不管多么古怪,都是真的。同样地,它不过是亚里
斯多德或边沁经验主义与实用主义的极端形式表现,这些思想弥漫于整个现代社会,被当今世界几乎所有大学推广。

如此威尼斯式花招的受害者,被迫否定自身“看到的”更好判断。之后,魔术师要让受害者自愿推迟自身怀疑,也就是说,在某种程度上,默许自己打个死球。

当然,每一个成功的魔术师都知道,必须在观众席里雇一到两个托儿,大吵大闹,让所有观众听见:“看!看!月亮
是馅饼做的!我的双眼看到了!”

看看欧盟的例子,它是基于欧元的货币系统。欧元系统彻底破产,中心正在垮台——不是在希腊,国际媒体最喜欢撒谎——而是在西班牙与英国
那里有个特别角色,伦敦-华尔街运营的西班牙桑坦德银行。它是个圈套,直到最近,在房地产泡沫(在西班牙与英国恶名昭彰)的情况下,魔术师还在这些地区制
造维持财务偿付能力的幻像。另外,通过巴西套利交易,
维持了十年的国际级别旁氏骗局
,给金融投机者带来年度25%的资本回报——打劫巴西国家人民到了极点

在这种情况下,扮演大师级魔术师角色的就是罗斯柴尔德家族——而他们在巴西经营了200多年。吸血的目标对象在战略上都是意义重大的国家——俄罗斯、中国以及印度,四个所谓金砖国家。

魔术师耍了个花招,把吸血对象称作“金砖四国”(BRIC:Brazil、Russia、India、China),一个空壳子的幻像。美国和美元好像完
蛋了,但即便是欧元,也不过是通过巴西套利交易在维持存活。

“举俄罗斯的例子,你看到有一帮人围绕在诸如丘拜斯、戈尔巴乔夫还有其它苏维埃叛徒的周围,他们属于一个群体,不仅要控制俄罗斯的政治存在,还要控制所谓
的金砖四国,这是多年前构建的概念。现在,这个集团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这个假设:巴西的套利交易代表真实的钱。当然并非如此,套利交易什么都不是。现在,套
利交易正在落败,当前的国际金融系统是匹死马。”

下文我们会详细讲解巴西套利交易,之前先来看看巴西另一著名领域——足球,说说大明星罗纳尔多,这家伙2008年4月发现自己卷入一个“性”阴谋。罗纳尔
多把自己老婆丢在里约热内卢,找了三个妓女。当他们在汽车旅馆登记之后,罗纳尔多发现,这三个姑娘实际上是三个男人,后来告诉警察,这三个异性模仿癖者,
要敲诈他的钱,领头人是Andreia
Albertine,实则是Andre Luiz Ribeiro Albertino。

是吧,你看到的始终不是你想得到的——事实上,金砖四国是不是有点类似呢,就象敲诈罗纳尔多那样。巴西套利交易,好比“Andreia”,以为是他是她。

 

金融系统已经是个僵尸

你必须识别国际金融泡沫,是它在支配当今世界,名义的英国式泡沫,就是这个集团的拿手好戏——罗斯柴尔德勋爵是这个集团的关键角色。目前状态,严重到超越所有媒体的报道

典型例子当然是桑坦德银行(Banco
Santander),它已经彻底破产,现在发生的是,人们寄存资产,便是其他人的债务!没有人有什么资产,真实的资产,其他人声称是自己的资产。现在什
么情况呢,大量生产或资产方面的交易,实际只占名义财富的很小一部分。

名义财富总计已是抵消交易,或者这么说吧,一帮人出借并不属于自己的钱,给其他人,来回捣鼓,如此而已。所以,如果你真的试图调解
这些债务,或是从下面腾些真实的资产,实际上,什么也找不到。

现在,这已经把整个世界系统带到崩溃的危机之中。随时会是炸弹,这套糟糕的系统简直就要崩溃了。整个国际金融系统都在倒塌,特别是伦敦-华尔街控制的部
分。

巴西怎么样?巴西就是个巨大的套利交易平台。套利交易后面什么资产?是对债权人没收抵押资产的恐惧。每个
人都担心取消抵押品赎回,因为,如果有一个止赎,对应三个家伙认为止赎的玩意还是资产呢。巴西的价值——即便它的交易,它的生产——都依赖于通过套利交易
产生的资金流,伦敦套利交易,由罗斯柴尔德勋爵领头,此时此刻,在国际之间。同样的罗斯柴尔德,给美国加利福尼亚提供了现任的州长,不过是他个人的恩赐。同样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经营了拿破仑的事业,直到最后除去他

套利的基础什么都没有——真的什么都没有。现在,套利交易正在倒塌。当前国际金融系统已经是匹死马。人们已经开始怀疑套利交易了,整个系统就要崩塌,链条
反应。只有傻瓜才相信这匹死马没有死,最终会停掉套利交易。

看看实际的情况吧,整个世界并不能生产足够的商品维持现有世界人口经济。真实价值的数量,生产性的价值,正在收缩,而债务却在以通货膨胀率的方式增加,只
是为了替换更新贷款的期票,新债代旧债。

 

欧洲难以成功的计划

国际媒体激烈否定一个简单事实,好像一个病态的猜字谜,那就是,影响欧元区的只有“希腊”支付危机。

即便粗略看看媒体称谓“猪欧”的国家(葡萄牙、爱尔兰、意大利、希腊与西班牙),它们的账上债务,希腊不过占总体债务的10%,而猪欧国家的公共与私人债
务,合起来已是海量——3.4万亿美元
这些国家能还上银行硬塞给它们的债吗:别说希腊,别说爱尔兰(7100亿美元),更别说破产的西班牙(9440亿美元)了。而英国比他们加起来都还要严
重,巨大的房地产泡沫,崩溃中的工业基础。伦敦卫报2月18日如此报道:“英国自有的较高赤字,缓慢增速与高通胀,可能是引起一些人投机的下一个国家,以
此警告全球市场。”

至少别忘掉官方的赤字,真实的泡沫正在吹破,一个巨大的衍生泡沫。

2月14日纽约时报一篇文章,重复无用啰嗦的话题——该报社论说,不要回到石器时代,就好像他们反对电气和飞机一样——不过却偶尔提到一个事情,高盛和其
它金融吸血鬼,已经给希腊弄了成堆的衍生品赌注,用额外债务给希腊产糊了层纸,这比已经吹破的债务大多了。世界一片啧啧,好像这是新发现的事物一样。

以此类推——可能更为糟糕——还有对西班牙与不列颠经济总体破产的覆盖。[如以前博文所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f2861d0100h0zl.html

桑坦德银行与同属一系的伦敦格罗夫那资产(Grosvenor
Properties,由英国女王的表亲威斯敏斯特公爵六世Gerald
Grosvenor经营),2000年中紧急制造新品种的资产衍生品,试图覆盖国际住宅市场的暴跌。他们在2008年又把这一工具介绍到了西班牙,目的是
刺激投资者用资产进行交换,以此弥补潜在损失,而这又是英国与西班牙商业住宅地产价格剧烈校正所带来的结果。

这就是正在发生的事情,整个欧洲都是如此,特别最近5年以来,从数量上可能很难精确量化,但确定的是,它的数量级要比债
务泡沫自身大多了。那么,如果猪欧四国的3.4万亿债务不能偿还的话,衍生品泡沫更是不在话下。
伦敦需要紧缩以及个人牺牲来维持庞氏骗局。

 


 

巴西:被套利交易带走

魔术师幻觉仍能存活的资金源自哪里?巴西套利交易。

最近这些年,国际银行,比如伦敦运营的桑坦德(Santander)银行,已经从欧洲央行以1%的利率,或是从美联储以类似低利率借贷数千亿的美元。他们
把这些资金拿到诸如巴西这样的地方,换成里尔(巴西货币单位)计价的政府短期国债,以世界最高的利率收益:每年平均16%,过去7年时间里,都是卢拉
(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做总统(2003-至今)。结果就是,巴西从2000年至今,给外国的和国内债券持有者,支付的利息,是令人惊愕的1.567万亿里尔(按如
今汇率计算约合8700亿美元)——这几乎是2000年原始债务的三倍(5630亿)。

那么,巴西到底如何支付的呢?很大程度上,增加更多资金投资更多的债券,进一步的债务——经典的旁氏骗局。[笔者注:想想樊纲刚
才那段话吧
]
最终,
西公共债务,从2000年的5630亿里尔,升到2009年的1.345万亿里尔——新债务约合7820亿里尔。实际上,1.564万亿的一半,刚好支付
利息。另一半则是从隐藏的巴西人那里出来(1.9亿人口),国内消费急剧降低,就是为了出口商品赚点外汇来偿债。

为何巴西能持续吸收如此海量的外国资本?部分来说,归因于过高利率,但也是升值的担保,或曰里尔的重
新估值
,里尔相对美元,以此确保外国投资者获利。事实上,卢拉任职期间,里尔每年都在升值,除了2008年,那是全球金
融震荡的一年。最终,卢拉任职期间,外国套利交易每年都是惊人的24%。在这7年之痒的时间里,卢拉代表伦敦,是个忠实的看守,从巴西经济体和巴西人身上洗劫了大约8590亿美元。

但是,和所有旁氏骗局一样,当资金断流的时候,整轮牌局结束,魔术师的幻像什么都不是,不过烟雾、魔镜——还有种族灭绝。

 

与魔术师会面:罗斯柴尔德家族

巴西有利可图的套利交易之上,是一个银行家族,自从拿破仑时代就是英帝国的主要银行家:罗斯柴尔德家族。简单研究罗斯柴尔德在巴西的操作,你会发现,这个
英帝国的“金砖四国”操作,把巴西部
署成伪装棋子,再破坏俄罗斯、中国和印度。

罗斯柴尔德家族与巴西关系深厚,该家族自己网站存档,就有一页专门介绍巴西,唯一获得如此“荣誉”的国家。他们吹嘘,罗斯柴尔德家族与巴西的关系,可以追
溯到银行的创始人。十九世纪的头十个年头里,1822年,巴西宣布从葡萄牙独立,但没有变成共和国:而是作为帝国运营,直到1889年。从那时开始,罗斯
柴尔德家族就是巴西的“卓越”银行家,直到该帝国最终毁灭,1888年时巴西还是奴隶制国家。

那些领导巴西建立共和国的人,曾经倡导过汉密尔顿似的美国经济系统。但是他们工业化的计划很快将此排除。正如罗斯柴尔德网站存档冷冷得陈述:尽管罗斯柴尔
德为1889年共和国宣布建立所惊讶,“他们很快调整了局势……新的共和政府维持了对罗斯柴尔德的债务,”巴西政府继续欧洲银行的把戏,欧洲银行家“帮
助”巴西建立新的央行,以及这个国家的巴西银行(Banco
do Brasil)。

时光转到这十年,2002年总统选举,资本开始逃离这个国家,他们担忧卢拉政府会导致雅各宾似的混乱,甚至断绝与银行的关系,加大了伦敦的恐惧。

伦敦还对巴西展开密集部署,桑坦德银行选择对巴西开放信用额度。而Mario
Gamero,圣保罗的一个商人,被雅各布.罗斯柴尔德称为“第四个儿子”的人,为卢拉竞选团队组织了一次美国之旅,安排与华尔街的会面,在小布什的白宫。

消息表明:卢拉是“我们的人”。

 

年度人物

“我们的人”意味着什么?Garnero从1975年开始运作,他建立的公司至今还在,巴西投资公司(Brasilinvest
Group),倡导私有化与巴西经济
的全球化
自己认为是巴西前所未有的“经典银行生意”,或说“商业银行”。巴西投资公司,很快就升到盎格鲁-威尼斯金融
体系的顶端,其股东与董事会成员,就包括雅各布.罗斯柴尔德的儿子纳特(Nat),桑坦德银行,鸦片战争的继承者汇丰银行,世界最古老的银行,意大利的西
亚娜银行,阿涅利家族的菲亚特(FIAT),索罗斯相关的贝内带蒂(Carlo
De Benedetti),优尼特公司总裁(Companie Industriali
Riunite:CIR),还有比利时的通用银行(Generale Bank),带着继承比属刚果的荣誉。

巴西《IstoE》杂志5月26日奉承,巴西投资公司国际委员会的三天年度会议,地点在伦敦,在老雅各布.罗斯柴尔德的指导下,还有带头的发言人老布什
(George
H.W.
Bush)。在那里,雅各布称Garnero为“我的第四个儿子”,也是在那里,不列颠的安德鲁王子宣布,巴西人将扮演国际贸易关系中的重要角色。
Garnero好像是英国的非正式大使一样。安德鲁招呼Garnero为一个典范,“巴西将引领西方与东方新兴市场之间更为密切的贸易关系。”

参加那次伦敦会谈,而且仍是巴西投资公司董事会成员的,还有罗斯柴尔德金砖四国关键的两个商人:俄罗斯铝业大王,纳特.罗斯柴尔德(Nat
Rothschild)的好伙伴,Oleg Deripaska,还有一个中国的房地产商人,邓永锵(David
Tang,DWC Tang Development,北京的中国俱乐部China Club老板)。

罗斯柴尔德代理人Garnero第一次将卢拉介绍给Deripaska。而Garnero,在卢拉作为总统第一次前往中国之前,在巴西利亚,带来了中国的政府投资基金公司,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CITIC,中
信),
会见了卢拉总统,七个部长,还有其它高层政府官员。

这七年的时间里,卢拉在巴西就是伦敦魔术师的玩物——套利交易的洗劫,是个冷酷的数字。
以,称呼卢拉为“年度人物”,便不是令人惊讶的事了,从国际金融大腕的达沃斯论坛,到法国的世界报,再到英国自己国际事务的皇家学院,都这么称呼。

但是,不论获奖多少,再怎么弄烟雾和魔镜,都不能维持套利交易的幻像。和历史上的每一个旁氏骗局一样,会在魔术师的一阵烟中消失。唯一问题在于:会不会让
这个星球的人口数量下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