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玉:二次探底的深度

道指从2010年4月26日收十字星并达到一年半高点11258之后,开始呈现头部特征。此后5个交易日,表现为多空超短振荡,5月4日、5日、6日、7日,连续四天下跌,特别是:

1. 6日跌-3.2%,盘中下跌1000点

2. 6日美国媒体解释是交易员输入错误造成瞬间1000大跌。所谓错误是把million的m手误为b,就是把百万单手误为10亿单。

3. 7日美国股市再次放量大跌,下跌1.33%。

可以说,所谓手误应该是忽悠。一般的交易软件都不会输入文字的,都是输入数字。要多打3个零,而不是一个字母。

其次,7日再放量下跌,是对6日大跌的确认,所以道指不是因为手误形成断头铡的走势的,是因为投资者对于股市的判断已经形成了严重的空头偏向性。

已经到了研究二次探底形成机制的时候了,这将有助于我们在这一波走势中更好把握进场机会。

通胀-加息-经济二次探底的预测可能失效

我原先认为这是今后的走势。与宋鸿兵等人认为的第二波金融危机-二次探底模型不同,我当时认为由于各国政府滥发货币救市,资本投资者手里货币大大盈余,不可能再次触发金融危机了。而货币泛滥将首先造成通胀,然后各国开始收紧银根,就是加息周期开始,于是经济开始收缩,最后二次探底。

宋鸿兵等人认为美国债务的到期将再一次导致大量坏账,而且规模大于第一次金融危机,于是再一次引爆,导致金融业发生灾难性的倒闭银行倒闭等,影响实体经济再次探底。

宋鸿兵等人指出的是美国的债务泡沫,时间上一再推后预测,基本上是至少要在2011年下半年。

目前来看,我的模型可能已经失效。宋鸿兵的模型有偏差,但是可能更接近实际。

债务泡沫首先被美国在欧洲引爆

关键的在于引爆的是主权债务,而不是商业债务。这就为二次探底的机制提供了一个线索。

也就是说下一波的经济收缩,将是因为公共开支的紧缩。换句话说,上一波的金融危机是私人债务泡沫的破裂,进而导致资本兑现危机,资金信贷闭锁,进而导致房产等行业首先萧条,相关产业链随之萧条。

对于金融危机造成的经济萎缩,各国政府大力注入资金,很大程度上是公共开支刺激经济。包括发钱。

但是公共开支造成的政府债务形成了新的兑现危机,就是首先政府的债务无法兑现了。

美国本身的主权债务就是一个大泡沫,为了进一步融资,美国采取了引爆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的办法打压欧元,造成美指上涨,以此吸引货币资本认为美国经济好于欧洲从而买入美国债券。

但是美国这么做的结果,却也触发了公共开支缩减的周期。也就是说,各国公共开支可能都要进入缩减周期。

公共开支缩减可能是经济再一次收缩的诱因

希腊危机的机制,就是主权债务再融资失败,国家收入无法还债,国际融资的时候,债主要求希腊紧缩开支,这才能够保证今后有还债的可能。

这也是为什么希腊民众上街抗议的原因,就是公共开支缩减,税收提高。这都是抑制经济扩张的。拉美化。

在金融危机经济危机依然没有消退的时期,公共开支缩减将进一步抑制经济恢复。经济收缩就难以避免了。

这很可能将是二次探底的机制。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