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重建两周年 公务员率先入住安居房

http://news.cjn.cn/gn/201005/t1125655.htm

【长江网讯】  (中新网)4月15日,在北川县永安镇西北角,一块面积277亩的土地上,散落着几十户“棚棚房”———这些是当地村民地震后利用木板、塑料布和竹篱笆搭建的过渡房。村民们在这破烂不堪、但能遮阳挡雨的“棚棚房”内,住了近2年。

  这片土地隶属永安镇跃进村6组,共有128户居民。

  村民付兴明说,重建大幕在整个灾区拉开,隔壁乡镇房屋重建正搞得轰轰烈烈,而永安镇尚不见动静。村民期待,他们的安居房能早日开建。

  盼“安居”盼了2年

  因北川县城迁址安县,原属安县的永安镇被划归北川,去年9月确定援建单位,安居房重建滞后

  村民魏秀兰的家便是诸多“棚棚房”中的三间。

  4月15日,记者看到,三间棚子依着一棵樱桃树搭起来。塑料纸已经被烟尘熏得漆黑,5个腌菜坛子一字排开蹲在地上,这是他们仅有的家当。睡觉的卧房四周用塑料布围成,只有1米多高,人进去伸不直腰。

  地震中,魏秀兰家的楼房倒塌。地震后三天,魏秀兰在邻居帮助下,用废墟中挖出来的一些木板,搭上塑料布,在废墟旁搭起了3间棚棚房,一住就是两年。

  村民付兴明介绍,地震造成村里90%的房屋损毁。因为他们的组长当时没有替他们争取到过渡用的板房。所以大部分组民选择在倒塌的房屋边搭起了棚棚房。

  2008年地震后不久,付兴明他们接到政府通知,“地不要种了,房子也不要擅自盖,等政府统一规划”。

  付兴明说,当年就没有下种。地被撂荒了。但村民们对未来充满期待。

  而当邻近乡镇的安居房开始陆续投建,安昌镇的房屋开始加固、整修,永安镇则不见动静。

  不明就里的村民,隔三岔五去镇政府询问何时能开始重建,也得不到确切的答复。

  被撂荒的地里开始长出杂草。从废墟里刨出来的幸存的一点家具、门板开始腐烂。于是,有村民开始认为是镇政府“工作不力”。

  对于城镇安居房重建滞后,熊兴友表示镇政府也有苦衷。

  4月15日,永安镇委书记熊兴友介绍,永安镇房屋重建分农村和城镇房屋重建两大块,目前,农村的房屋建设完成已超过90%。而城镇房屋重建规划已经完成。其中,包括跃进村6组在内的土地被统一纳入城镇规划。

  熊兴友表示,永安镇的城镇安居房重建确实还未开始。城镇重建之所以滞后,和当地行政区划的改变有关。

  因为北川县城需要迁址重建,所以安县将下辖的永安镇和安昌镇划归北川管辖。

  熊兴友说,永安镇从2008年7月底就由北川代管,但是行政关系还在安县,“两边都在管,但是很多问题两边都没法定”。

  熊兴友他们当时很彷徨,甚至相同的会议还要去两个县各开一次。

  2009年2月,国务院正式批准永安和安昌两镇划归北川,熊兴友说,但直到2009年7月,永安镇的行政关系才正式调整完成。当年9月,山东省确定由济宁市负责对口支援永安镇灾后恢复重建工作,这也是山东省援建北川项目启动最晚的一个乡镇。

  重建时陷征地纠纷

  跃进村土地被纳入城镇规划,村民不满补偿标准,未签补偿协议;镇领导说这也耽误重建时间

  跃进村村民付兴明记得,在2009年7月15日,他们接到通知,全村土地都被征用,纳入城镇规划,政府将另择土地给他们统一划分安居房用地进行重建。

  而政府给出的征地补偿标准让跃进村村民不能接受。补偿标准是按前三年的平均产值1300元/亩补偿。

  但是跃进村6组村民认为,他们是历史上政府划定的菜农,因此人均土地面积很少,而土地产值比粮农土地高,按上述标准赔偿,他们今后没法生活。

  村民黄维珍是位30多岁的能干女人。她家4口人,8分地。地震前,通常是丈夫在外打工,她在家里打理8分地。她在地里种满了青椒、洋葱,然后拿到附近镇上卖。

  “我一个女人在家一年就能挣2万多。”黄维珍回忆以前时显得很自豪。

  据村民们介绍,在计划经济时代的1965年,他们就被政府划定为菜农,享受城市人的商品粮供应。他们种的菜不仅供应了永安镇居民,还远销绵阳。

  “我们这块地现在每亩年产值在3000元以上。如果按政府的赔偿标准,我们拿到的钱可能只够打地基,怎么重建?”付兴明说。

  村民要求按双倍标准赔偿,否则拒绝在征地协议上签字。

  对于村民的要求,永安镇委书记熊兴友表示理解,但他也无能为力。

  他说,土地法只有耕地和非耕地分别,没有粮农和菜农之分。跃进村6组村民虽然是政府划定的菜农,但那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他们要求按菜地产值赔付“没有依据”。

  据熊兴友介绍,补偿标准是绵阳市发的105号文件中所确定的,以绵阳本地耕地平均产值为依据,甚至比实际产值还略有上浮。

  熊兴友对记者说,因为存在征地拆迁工作,也耽误了安居房重建的时间。

  月补100元难觅房过渡?

  为建自来水厂,跃进村村民被要求搬离,他们称地震后租房价上涨,补贴不够租房

  在永安镇,一边是村民不签土地协议,一边是各种重建项目需要开工。熊兴友感到焦头烂额。

  虽然镇政府没有拿到征地协议,但是自来水厂的项目还是在跃进村的土地上开工了。

  2009年11月底,跃进村开始停水停电。镇政府要求村民搬离这片土地。并给村民1年的租房补贴,每月100元。

  村民们没有搬离。他们说,地震后租房价格猛增,已经超过绵阳。人均100元很难租房。

  魏秀兰带着一个8岁的儿子。她说,家里有老人和小孩的,更是租不到房,“那些盖起新房的担心老人死在家里,不吉利;又担心小孩弄坏新居。”

  今年3月24日,这片靠近公路的棚棚房率先面临被拆除的命运。魏秀兰的棚棚房便在其中。她棚棚房的西边是安北公路(安县至北川),东边是新修的山东大道。

  那天,永安镇召开镇、村、组干部大会,要求公路两边所有的过渡房、帐篷、建筑材料“全部搬离视线”。因为山东大道要剪彩,镇里要进行大规模的城乡环境综合整治工程。

  3月27日上午,镇政府的干部来拆棚子。

  魏秀兰说,当时天在下雨,她要求稍等一天,她找个干净的地方存放家什。但未被允许。

  当干部开始动手掀房顶的毛毡时,魏秀兰急了,她跑进厨房,拿菜刀架在自己脖子上,以阻止干部拆棚子。

  当时围观了很多村民。其中黄维珍对镇干部说,要拆棚子应该提前一天告诉村民,也好让人们有所准备。

  最终是一群蜜蜂解救了魏秀兰。魏秀兰说,僵持到上午11点左右,突然从门口的樱桃树上飞来盆子大一团蜜蜂,在她家的棚棚四周盘旋。

  “拆迁工作组怕蜜蜂蜇,就散了”,魏秀兰说。

  “堵路是一场误会”

  援建单位山东省领导来参观,有村民欲上前看“恩人”被警察带走;“经大忠表示此举为误会”

  在“魏秀兰事件”后,村民黄维珍担心自己的棚棚随时会被拆掉,她和村民石红兰等几个人碰到一起常互相打听情况。石红兰在县城保险公司上班,算是跃进村6组比较有文化的一位。

  4月10日,有村民发现,镇政府的干部在擦拭路边的栏杆,还有人在挂横幅。他们打听到,是山东省的领导和一些投资商要来北川参观。

  “我们老百姓对山东援建是发自内心的感激,当时就想看看山东的恩人”,石红兰说。村民开始自发集聚到公路边。

  当天,一些警察在公路边站成一排,禁止村民靠近。

  石红兰当时被阻挡在公路外,抬头只能看到警察胸脯。她说她当时还和警察开玩笑,“我们想看山东的恩人,不想看你们的胸”。

  按照多位村民叙述,当车队经过时,黄维珍67岁的婆婆肖林英从特警的腋窝下伸出脑袋探望,随后被警察摁倒在地上。

  黄维珍上前去“拉架”,随后也被摁倒,并被带离现场。

  当日,石红兰等人被传唤问话。警方追问其围观动机,石红兰反问“看过心理学没有?”“你们越是不让我们看,我们越是要看。”

  当晚9点多,黄维珍被放回。

  4月11日,北川县长经大忠赶到永安镇处理此事。据村民介绍,当时经大忠把100多名群众请进会议室开会,并表态,“堵路是一场误会,不追究了”。

  在此后几天,石红兰、黄维珍等人没有得到镇政府关于征地补偿和划分安居房用地的说法,她们遂向媒体反映此事。

  4月15日,永安镇党委书记熊兴友告诉记者,镇政府得到报告,这些人于4月10日要趁外省领导来北川视察之际,拦路反映问题,所以派警察维持秩序。

  熊兴友认为,石红兰等人所说“想看看山东恩人”只是借口,因为老百姓完全可以在公路外看。

  熊兴友还告诉记者,他们从2009年8月就发现这伙人有问题,她们煽动群众不要签征地协议。北川警方和检察院等部门已经介入调查。

  4月19日下午,石红兰、黄维珍、牟秀华三人同时被北川警方带走。随后,她们的丈夫收到北川警方出具的刑拘通知书,称她们涉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

  随后,同村村民邝小红和陈秀英也以相同罪名被抓。

  “安居梦”5月能成真?

  镇领导表示,重建压力大,干部应多与村民沟通,并力保5月,将安居房用地划分给村民

  4月21日,永安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开始拆棚棚房。村民予以主动配合。现在棚区已经被夷为平地。村民有的投亲靠友,有的在政府的安排下住进了邻组的板房内。

  5月7日石红兰和邝小红获释。目前,尚有黄维珍等3人还在刑拘中。永安镇派出所长李超介绍,警方目前尚在调查中。

  永安镇书记熊兴友告诉记者,对于灾后重建中老百姓的一些误解,他们要进一步吸取教训。熊兴友说,大家共同的目标都是为了把灾区重建搞得更好,从这个角度来说,干部群众的利益是一致的。

  熊兴友说,永安并入北川后,人员编制没有增加,工作量却增加了“几十倍”。“目前,我们的干部都是一个人顶几个人用,可以说,从5·12到现在,两年里干部几乎没有休息”。

  熊兴友认为,灾区重建千头万绪,很复杂,但是下到群众中间做政策解释的人员还不够,与老百姓的沟通还要进一步加强。同时,他们的宣传手段工具还跟不上形势的需要,老百姓可以上网,看电视,“看的是中央的,却不了解镇里的县里的”,熊兴友认为,这些都需要进一步加强。

  5月9日上午,永安镇新建成的文化广场上举行了援建项目竣工暨交接仪式。这标志着山东省援建北川22个乡镇建设项目全部完成。

  一个崭新的巴蜀小镇从废墟中重生。援建工程项目包括汽车站、供水厂、敬老院、文化广场以及四条场镇道路等8个单体项目,总投资5010万元。

  在5月9日的交接仪式上,永安镇党委书记熊兴友对山东援建人员深深鞠了3个躬:“面对眼前这些新楼,新路、新水厂和新车站,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山东人民的深情大爱,我代表两万多永安群众表示衷心感谢。”

  村民付兴明还是关心什么时候能分到建安居房的土地。他说,村里90%的劳力这两年因为等在家里划宅基地,没敢出门打工。直接影响了村民的收入。而因为宅基地迟迟未划分,两年来,当地的建材价格翻倍增长,更加让他们没有能力重建房屋了。

  永安镇书记熊兴友告诉记者,他们正在紧张工作,力保在5月,将安居房用地划分给村民。

  进入汶川漩口镇,一座孙中山雕像矗立在集镇入口处,上面写着“博爱”两个大字。漩口镇由广东中山市援建。

  在宽阔的中山路和博爱路之间,是一座充满川西民居风格的崭新小区,10栋6层住宅楼分三列,一字排开。4月,小区内花园和草地已郁郁葱葱。

  网友feiying414是小镇居民。他说他们隔三岔五就要到小区转一圈,然后再去附近的镇政府打听一番,期待早日搬入新居。

  自2009年12月小区落成,他们这样的打听已经不下十次。镇政府领导的回答却每次都在变。

  4月1日,居民们突然发现,小区最外面的三栋楼,开始陆续有人搬入。他们一打听,发现全是镇政府人员。

  等待

  100多户灾民也是移民

  汶川漩口镇是个移民集镇,2003年,紫坪铺水库开建,老漩口镇沉入水底,大部分居民搬迁到成都温江等地。只有112户选择“后靠安置”的居民,撤到现在的漩口镇政府所在地,瓦窑村。

  所以,小镇上真正住在集镇上的城镇居民,不过这100多户。在汶川,他们拥有特殊的身份,灾民加移民。

  一名居民说,他们2005年从库区搬入瓦窑村后,大部分人家搭起了叉叉房(方言,指用木棒叉起来的简易过渡房),等待被安置。

  2007年,汶川县移民办在漩口镇供销社附近选择了一块平地,开建了100多套移民安置房。因移民没有收入来源,每套房子还在一楼搭配了门面房。

  2008年5月,房子建好待分时,大地震发生。大部分房子倒塌,剩下的成了危房。

  漩口居民们只得继续在叉叉房住下去。

  2009年8月,震后对口援建的中山市把这些残房全部推倒,在原地上重建“漩口镇安居房”,也叫漩兴花园。

  中山市对口援建办副主任黎汉钊说,取名“漩兴”,是希望漩口兴旺发达,以此表达对漩口人民的祝福。

  2009年12月,漩兴花园竣工,feiying414说,居民们期盼着早日离开肮脏潮湿的环境,乔迁新居。

  这是一批等待安居已有5年的居民。4月10日,记者在漩口镇附近山坡看到,几户居民的叉叉房由木板、竹篱笆和石棉瓦搭成,破烂不堪。

  意外

  政府人员率先“安居”

  “可是中山市的援建人员刚走,灾民们就获知了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漩兴花园,被漩口镇政府大大小小的官员们以及他们的家属占了。”feiying414说。

  上述可证实的事实,发生在4月1日。

  3月30日,中山市与漩口镇政府举行了援建项目交接仪式。一名漩口镇居民说,中山的援建者刚走,当天他们就发现镇政府的干部和工作人员陆续搬入漩兴花园。

  4月10日,记者在漩兴花园看到,紧靠中山路的3栋楼已有数十户入住。许多人家的阳台晾晒了衣服。几个单元门口停放着汽车。

  这三栋房屋共48套。漩口镇政府知情人士介绍,目前已搬入46户,基本上包括了全部政府工作人员。

  4月10日,漩口镇人大副主席刘艳向记者证实,镇政府干部和工作人员确实先行搬入了小区。刘艳负责安居房分房工作。

  一位漩口镇政府官员称,他们震后工作量很大,工作很辛苦,也应该及时安居下来,搬入是应该的。

  刘艳向记者介绍,根据汶川确定的政策,该小区属于安居安置房。有资格入住的是无法修复房屋的城镇受灾家庭和最低收入家庭等,本镇职工在镇内无房的,可享受安居房作为周转房。

  刘艳认为,镇干部和工作人员入住是合规定的。

  而居民们介绍,漩兴花园所在地,是当年修建水库的紫平铺水电公司花钱买下的,专门安置移民,他们享有产权。政府官员并无资格享受这里的房屋。

  争议

  居民指责“鸠占鹊巢”

  中山市对口援建办一位负责人介绍,中山援建漩口镇安居安置房共13栋264套,总建筑面积16718平方米。1月18日,全部顺利移交当地政府。

  这位负责人介绍,他们是根据汶川县提交的漩口镇居民和公职人员安居需求,设计建造的,小区房屋面积在40到80多平方米。

  漩口居民说,中山市已为镇政府公职人员建设了周转房。他们不去住,却抢先占了他们大面积的房子。

  记者看到,在博爱路上方的山坡上,还有三栋住宅楼,规格和样式与漩兴花园小区房屋一样。漩口居民说,这就是中山市对口援建的公房,面积较小,主要用作镇政府、学校和医院公职人员的周转房。

  上述中山市对口援建办负责人说,确实设计了三栋户型较小的周转房。至于怎么分配,中山方面不能参与。

  4月10日,漩口镇副书记、纪委书记杨绍春介绍,公职人员之所以没有入住山坡上那三栋小户型房,是想留下做搭配。他称,漩兴花园分给居民的房子面积不足的,可以搭配山坡上的房子。

  不过,居民们说,如果能住进已被政府人员占的大户型,其实不存在搭配问题。

  漩口镇人大副主席刘艳否认镇政府公职人员率先入住的是大户型。不过,记者获取的一份户型资料显示,13栋房屋共分ABCDE5个户型,紧靠中山路的政府人员已经入住的3栋,属于最大的D和E户型,面积分别是73和80.96、84.35平方米,有的还带有壁柜。而在博爱路山坡上的周转房,则是 50平方米左右的一室一厅户型。

  刘艳又解释称,靠近中山路的房子“比较吵”,他们是把安静的房子留给居民。

  刘艳还称,政府人员之所以率先入住,还因那3栋房子靠近中山路,他们担心居民入住后,在墙上打洞做成门面房,从而损坏安居房,而政府人员住下后,是不会干这种事的。

  针对刘艳的说法,居民们说,他们不会做在承重墙上打洞这样违法又危险的事情。而漩兴花园在小镇一角,这一段中山路很安静。

  刘艳还解释,政府公职人员入住是没有产权的,调走后就会腾出来,所以不存在侵占居民安居房情况。

  不过,该镇居民认为,除主要领导,镇上的普通公职人员基本终身在此地工作,尽管不享有产权,但他们已经形成了事实上的终身占有。

  现状

  分房名单正在公示

  等待的不仅是镇上居民。记者从漩口镇医院了解到,该院15名医护人员分得6套周转房。医院一负责人说,他们先后找了镇长书记请求房子不下10次。目前,医生们都住在医院病房内。

  漩口镇小学一名领导介绍,学校有62名老师,学校也多次找镇领导协商周转房,但镇上只答应分给14套房。目前老师都住在学生宿舍。

  对于安居房的分配,漩口镇副书记、纪委书记杨绍春称,他们已草拟了分配方案,正报县政府批准,“我们想在5月12日之前完成”。

  对于房子分配时间的拖延,杨绍春解释称,安居房分配工作很复杂,因为安居房政策和移民安置房政策有冲突,目前建成的房屋面积达不到移民安置标准,有些家庭需要分两套房,有的两套房调配不到,还需要货币补助,“具体很麻烦”。

  汶川县移民办主任李煜介绍,目前264套安居房,准备拿出174套分给漩口镇居民。春节前这些房子装修完毕,他们本打算把房子分下去,但是考虑到春节需要一个安稳环境。他们担心分房矛盾突出,所以推迟了分房。

  对于漩口镇政府官员们率先入住,李煜说,不能因为移民没有安居,政府人员就不能安居。

  4月6日,李煜说,目前正在具名分房名单公示阶段,5月15日公示结束。

  漩口镇居民至今仍住在叉叉房内等待。李煜称,他们将根据老百姓的反映对一些问题再做研究,因此公示后,分房还需要时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