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的民间版本

随着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勾画出中国作为世界强国的新蓝图,“中国梦”已经成为北京的流行语。但习近平不是做中国梦的第一人。在中国何去何从的问题上,大陆的对外政策专家、经济学者、异见人士和艺术家也已经展开了一场积极而公开的讨论。

曼彻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Manchester)国际政治学教授、今年在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研究中印关系的比尔•卡拉汉(Bill Callahan),一直在“偷听”他们的对话。他的新书《中国梦20种》(China Dreams: 20 Visions of the Future)使我们旁人也得以窥见他所听到的内容。“中国实时报”要求他回答我们的八个问题,不然就把他“和谐”掉。

中国实时报:如果是爬上围墙偷窥中南海大院,这样来研究中国,你没有那么多时间吧?

比尔•卡拉汉:分析中国政治的人一般是通过采访上层人士、浏览中国“禁书”来搜集材料。但我发现,寻找“秘闻”常常使我错过中国国内一些紧张刺激的变动。由于一些可理解的原因,大部分内部人士告诉我的,要么是他们觉得外国人想听到的话,要么是党国想让外界听到的话。

与其偷窥中南海,我倒更愿意偷听中国的“公民知识分子”在公共区域的对话──常常是他们在大众媒体上或流行文化中的彼此呼喊。

中国实时报:偷听公民知识分子的对话有什么好处?

卡拉汉:主要的好处是他们已预见了习近平的新名言“中国梦”。在过去的三年中他们一直在讨论这个概念。

公民知识分子之所以值得注意,是因为他们既非官员,也非异见人士。这些观念倡导者有时候会关注于政策的制定,有时候则关注于观点的创造。虽然在中国直接批评领导人会遭到严厉审查,但人们仍有空间去创造性地思考这个国家的前途。

所以我就去研究,关于21世纪的中国,那些博客写手、小说家、电影人和社会活动家能对我们说些什么。他们具有政治属性,因为他们正在试探中国社会的边界,哪些是被允许的,哪些是不被允许的。

中国实时报:你会不会认为刘晓波和艾未未是分别属于20世纪、21世纪的异见分子?

卡拉汉:刘晓波是典型的20世纪异见分子。他起草宣言要求进行激进改革,并理性而认真地开展行动。《08宪章》就像是第五个现代化──民主化的五年规划。但党国镇压这类异见分子很容易,只要把他们投入监狱就可以了。

艾未未采取的是一种21世纪的方针,把艺术、生活、政治和运动糅合在一起。他不是通过撰写诚挚的文章要求实现理性治理,而是利用民愤、嘲弄政府。而且主要是通过互联网活动。政府控制艾未未的玩笑、反讽式抗议要困难得多。在艾未未2011年被逮捕和羁押之后,这样的抗议仍未中断。

中国实时报:刘明福等对外政策战略家的中国梦又是什么?

卡拉汉:刘大校的中国梦是军事上超过美国,让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他和其他很多人──军国主义者、民族主义者、社会主义者和左派──一样,都觉得中国因为经济改革迷失了价值观。刘明福认为中国需要把经济上的成功转化为军事上的实力。刘明福告诉我们的是,中国需要“把一部分钱袋子变成子弹袋”,而不是遵循邓小平铸剑为犁的和平发展政策。

中国实时报:你似乎不怎么认同他们的观点。

卡拉汉:如果你接受国际政治主流观点──地缘政治的理解,那么战略家制定一套以美国之矛攻美国之盾、让北京取代华盛顿成为世界首都的方案实际上是合理之举。

但我认为国际政治并不是这样一套运行机制。全球大国的地位并不是一根可以从华盛顿转交给北京的接力棒。我认为分析工作不应局限于政治、军事实力,还有必要考虑经济学家、社会领袖和电影人是如何梦想中国未来的。

中国实时报:经济学界的中国梦有没有从模仿西方变为探索中国道路?

卡拉汉:始于1978年的经济改革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使之从一个指令型经济体转变为一个更加市场化的经济体。当时的辩论是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实际上,中国的成功源于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融合为国家资本主义。

从2008年经济危机开始以来,中国国内的讨论已经转移到“中国模式”还是“西方模式”的问题。其中最响亮的声音声称,北京共识已取代了华盛顿共识,而不再是寻求两种模式的新融合。

实际上,这种取得了成功的中国式经济发展道路跟美国的道路是一样的:它基于将多种元素混合,而不是诉诸于某种本土主义的核心元素。

中国实时报:你的书里透露说,经济学家胡鞍钢是根据鞍山钢铁取名的。有没有其他公民知识分子也是按国有企业命名的?

卡拉汉:据我所知没有!

中国实时报:你说你认为杜拉拉或许会拯救中国和世界。怎么拯救?

卡拉汉:我觉得,卖座影片《杜拉拉升职记》的主角杜拉拉可以让我们感受到中国新兴中产阶级的梦想和焦虑。杜拉拉在北京的一家美资跨国公司一路晋升,畅通无阻,追求的是一种融合两国经验的“中美合资梦”。如果说中国越来越强烈的本土主义值得担忧的话,那么这种价值观的融合就是一件好事。

大部分中国领导人都是老人。杜拉拉的故事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反映了女性及年轻人对中国未来的想法。他们的梦想可以为中国的问题和世界的问题提供答案。

但杜拉拉可能不是一个很好的道德楷模。她跟老板上床,并追求一种将会搞死地球的消费主义生活方式。也就是说,她是一个复杂的人物,而不是一个可以拯救世界的超人。杜拉拉和其他中国人一样,他们的梦想可能非常不同于中南海的武力强国梦。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