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爆料”马三家”劳教所黑幕的政治解读与思考

《财经》传媒旗下的《Lens》杂志4月号报道了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虐待被关押人员的骇人听闻细节。对大陆政治敏感的人士马上就意识到,这篇报道有不同寻常的政治意义。

有些评论者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不同寻常的报道是高层斗争的产物。这个判断的逻辑是,《财经》传媒背后的政治靠山是王岐山,而中共主管宣传的常委是刘云山,因此,《财经》爆料”马三家”劳教所的黑幕,显然是得到王岐山的支持,是王岐山在挑战刘云山代表的守旧势力。

这个逻辑是成立的,但是否一定是王岐山主动出击,则无从判断。不过我们可以肯定,如果《财经》没有王岐山这个靠山,绝对不敢发表如此敏感的文章。那么,有王岐山背景的《财经》杂志为什么要爆料”马三家”劳教所的黑幕呢?他们这样作仅仅是出于扩大影响和发行量的考量,还是也有政治上的考量?

我倾向于认为,《财经》爆料”马三家”劳教所的黑幕,是有政治考量的。问题是如何解读。有评论认为,这个爆料是冲著江泽民来的,是要翻法轮功的案。由于”马三家”劳教所一定是迫害法轮功人员的一个重要机构,这种猜想有其道理。但我认为不管是不是王岐山主动策划,《财经》杂志爆料”马三家”劳教所的黑幕,更可能与习近平在国内的政治困境和形象恶化有关系。

习近平在国内政治方面一直不能打开局面,这一点已经为越来越多的人所认识,他的形象也在迅速恶化。薄熙来的案子明显陷入僵局,一方面是因为办案过程出了问题,有些证据经不起拷问,另一方面,一些政治势力,包括一些红二代要求习近平从轻处理薄熙来。

习近平试图通过反腐来打开政治局面的努力很可能受到了巨大阻力,主要表现为整个官僚阶层的怠工甚至阳奉阴违。现在各省治理,比起薄熙来垮台之前要死气沈沈很多。当时薄熙来在重庆,汪洋在广东,两人唱起对台戏,至少还让人感到中国政治尚有一点活力。现在的地方大员没有一个敢出头,背地里都在算计中央。基层官员甚至变本加厉地掠夺,特别是以所谓城镇化为名,更疯狂地徵地。

习近平对整个官僚阶层的”软实力”看来毫无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社会基层的人权状况很可能正在急剧地恶化。导致基层社会人权状况恶化的一个直接原因,是整个官僚阶情绪不好,层发泄不满,因为习近平上台后,一方面要求官员严于律己,同时又发出反贪的威胁,要”老虎苍蝇一起打”。虽然大家都知道贪官如云,习近平根本打不过来,但官员们过去的享受和灰色收入不能不受到这种政治氛围的影响。比如私用公车就不能那么明目张胆了。

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习近平、王岐山试图通过反腐来打开局面似乎没有希望。要打破官民对立,贪官遍地带来的僵局,必须要另找突破口。暴光’马三家’劳教所严重践踏基本人权这件事让我想到,王岐山有可能想以维护基本人权为打开局面的突破口。

当然,也许根本没有任何人往这方面想。不过,这件事让我想到,从推动法治,维护基本人权入手来打破僵局,应该是一条比通过反贪来破局更有效,也更有利的思路。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维护基本人权的标准比较客观,因而也比较容易公正,而反贪则很难做到公正。在官员几乎人人皆贪的情况下,选择对谁开刀,或者放过谁不放过谁,不可能没有政治考量,这就使得反贪不成反而会引发更多的民愤。从维护基本人权入手,深得人心,且有利于打击品行最坏的官吏,从而提升正气。毕竟,酷吏的比例大大小于贪官的比例。

习近平若从维护基本人权入手来推动新政,对于将来的政治转型也有积极意义。因为在基本人权都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搞民主化,很容易引发政治暴力。反之,普遍保证基本人权,则能够减少政治民主化的风险。

因此,我希望对’马三家’劳教所黑幕的报道,背后的政治原因是因为王岐山乃至习近平已经都认识到了上述逻辑。当然,走这条路也不是没有政治难题和政治风险,法轮功就是一个,计划生育是另一个,更不用说六四了。这就要看习近平到底有没有政治智慧。不管怎样,习近平必须明白,如果中国基层人权的状况继续恶化,用不了多久,中国就会大难临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