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月刊》太子黨挺習近平,動機背景不單純

《明鏡月刊》記者 劉輝,蕭憲聰

  2013年春節前後,北京長時間霧霾籠罩的混濁空氣中,有幾股不同風向的政治氣流夾雜,讓政治敏感的人在憋氣的同時,也感到一絲涼意和些許困惑。

  蛇年無春,在民俗裡,這一年不是吉年。當然這些沒有科學根據的說法,並沒有太多妨礙人們歡度春節和希望新一年裡事事如意的熱情,這其中也包括不少議政參政熱情異常高漲的紅二代、“太子黨”們。

  元宵節前一天(2月23日),大約1000名“太子黨”參加了在北京八一電影製片廠舉行的春節團拜會,規模空前,為近年最大。會上新任中共總書記習近 平得到廣泛肯定和讚揚。這些中共元老和高幹的子女們認為,在中國的社會主義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習近平有能力糾正黨的航向,挽救共産黨。

  北京延安兒女聯誼會會長、前中央政治局委員胡喬木的女兒胡木英在聚會上說:“蛇年給我們帶來希望,因為現在黨的領導明確了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內容和方向。”她還說,“我們要以行動來證明,我們這些老幹部子弟對得起紅二代的稱號。讓我們為實現中國夢而共同奮鬥!”

  胡木英在致辭中還敦促“紅二代”們積極“參與國家事務”。她說,“我們不能沈湎在父輩的光環裡,而要像父輩那樣,為了人民的幸福,為了共產主義的理 想,堅定信念,不怕犧牲,百折不饒,努力奮鬥。今天,我們黨幾乎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社會主義幾乎到了被拋棄的關頭,在人們失去了理想,只為錢拚命的時 候,在貧富懸殊,兩極分化,貪污腐敗泛濫等等社會毒瘤現象到處可見的時候,我們能對這些無動於衷嗎?能看著父輩流血犧牲打下的江山就這樣和平演變的丟掉 嗎?不能!”

  “血統”既可以是一種資本,也可成爲人人唾棄的負面標簽。也因此,被視爲“咱們的人”和“自己人”的習近平被“太子黨”廣為接受,長期看對習而言是福 是禍,並不好說。這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他的政治智慧和技巧——最理想的狀況莫過於,既能充份利用這種有力的支持,光大、夯實並擴充自己的執政基礎,但也絕不 能攪和在一起為其“代表”、“利用”乃至“綁架”,左右了自己的決策和政見。這不僅是因爲黨內還有強有力的“團派”、“江派”等不同政治背景的不同政治派 系,也是因爲太子黨群體也絕非鐵板一塊,裡面不僅有勾心鬥角,有現實的政治經濟利益的爭奪和父輩那裡就種下的家恨世仇,更是因爲這種支持背後的動機、目的 甚至深藏的情緒並不是如他們宣稱的那麽單純和高尚。

  這些“延安兒女”們多來頭不小,父母輩家人中除了開國將帥外,擔任過黨和國家領導人的也比比皆是。

  延安兒女聯誼會源於1984年4月18日北京一零一中學、師大女附中、育才學校55、56屆老校友的聚會。到90年代初相互聯誼的校友已擴大到當年的 延安“保小”、“抗小”、“延中”、“自然科學院補習班”,晉冀魯豫的“行知”,晉察冀的“光明”、“榮臻”以及進京前後建立的“育才”、“八一”、“育 英”“華北”等中小學校友,後來又延伸到“延安保育院”、“洛杉磯托兒所”、“蘇聯國際兒童院”、“華東幹部子弟學校”、中南“一小”、“二小”等校友。

  在籌建中,經過研究和多方協商,最後確定了“延安兒女”的特定概念:即以父輩在延安生活、工作過的後代和在延安出生、學習、成長起來的孩子們,並確定以“北京延安兒女校友聯誼會”這個新名稱組織了紀念毛澤東誕辰100週年的活動。

  助習破局還是借習投機?

  最近幾年,北京延安兒女聯誼會的太子黨們時有語出驚人的“議政”聲。

  十八大前,延安兒女聯誼會曾公開發出《我們對十八大的建議》,其中提出在原有各級黨委會、中央委員會的盤子上增加20%的直選黨代表。在直選黨代表中 選拔20%的優秀分子,進入黨的核心領導機構——中央委員會、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和中央政策委員會;把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提高到與中央委員會平行的機構 等。

  這被政治觀察家理解為黨內的“三權分立”。當然事實證明,這個建議絲毫未被採納。

  同已往聚會不同的是,胡木英這次並沒有如以前那樣批評黨和國家的領導人,而是讚揚習近平的領導,說他把黨帶回到社會主義道路上。2012年聚會上,胡木英曾公開批評當時的最高領導人胡溫等把中國捲入社會危機,失去社會主義理想而且沒有解決問題的能力。

  在這次團拜會上,胡木英說,身為老革命後代,他們必須用實際行動證明自己“名副其實”,共同努力實現習近平倡導的“中國夢”——被一些西方媒體解讀爲 習近平上任後標榜的最新政治格言。雖然這個夢具體是什麼,到底指什麽,是開啓憲政還是維持一黨專政?誰也說不清道不明之時,仍得到胡木英等“太子黨”們的 肯定,這裡面或許既有感情超過理智的浪漫主義色彩,也有抱大腿、好乘涼的現實功利主義色彩,更有把習近平的“中國夢”當成筐,把自己的想法往裡裝的政治投 機主義色彩。

  這個不同尋常的政治聚會究竟有什麼意義?澳大利亞研究中國政治的學者古德曼(David S. Goodman)教授認爲,這個聚會表明,習近平有點像當年的鄧小平。當年鄧小平之所以能夠推動改革,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他能得到黨內各派的支持。而今 天,習近平看來得到了紅二代內不同派系和傾向的支持。

  自由亞洲電台梁京在“紅二代欲助力習近平打破僵局”一文中也指出,在這樣一個高度敏感的時刻,紅二代的政治聚會,很大的可能性就是要助習近平一臂之力,打破習近平面臨的政治困境和僵局。

  文章説,習近平亮明旗幟,要反貪、清黨,要堅持社會主義的道路,這對於中共政權現在依賴的官僚階層而言,當然不是什麼好消息。他們本能的反應,就是消 極怠工,就是陽奉陰違。至於即將離任的胡溫,更是感到緊張,因為他們不可能想不到,自己有可能被清算,有可能成為紅二代祭旗的犧牲品。因此,他們絕不會坐 以待斃,而只能作困獸鬥。雖然習近平已經拿到了最高權力,但是在數量上,貪官佔有絕對優勢,這就是他面對的現實。(《明鏡月刊》38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