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宇宽:当务之急是起诉整个山木教育集团

一个容貌痴憨,气质猥琐,却曾六次在央视春晚钟露脸的大胡子男人,因强奸嫌疑被捕,大概让很多人呼出了胸中一口浊气,因为在此之前他已经多年持续的强奸了中国百姓的视觉。

目前已经有很多媒体的报道,充分满足了读者的猎奇欲,披露出来诸如山木先生“生理有缺陷”,“要征服所有女人”,“办公室里放着按摩棒”,“拍摄千张裸照”之类的很多细节。如果山木先生的强奸罪被确认,没有其他更恶劣的行为被披露,他应该被判“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但遗憾的是,到现在为止,山木先生的个人作风和性取向,成功地吸引了公众的注意力,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却被忽视,山木先生的企业,山木教育集团,作为法人单位,应该承担什么责任?

仅仅是山木先生个人的内分泌失调导致他强奸了几个女下属,那么简单么?

不得不承认,山木教育集团有很强大的公关能力,难怪山木总裁能六上春晚。在东窗事发的第一时间,山木先生突然辞去总裁职务,他的前妻李木子女士,就以山木教育集团新总裁的身份,接受媒体专访。这位新总裁巧妙地把山木教育集团的品牌和山木先生个人做了切割“从1991年开始,就用他的形象来做品牌,这是我们品牌塑造中比较失误的地方。”还表示“宋山木的品性怎么样是他个人的事情,宋山木个人的离开,不会影响到集团的整个管理机制和结构,不会影响到集团的正常运营。”同时集团还发表声明,“宋山木的有关传闻属于他个人的事情,与集团无关,集团的正常经营与教学活动绝不会受此事件影响。”

李木子女士和山木先生现在是什么关系,我们不便妄加推测,但至少山木教育集团在公众面前玩金蝉脱壳计。欲图把山木总裁当成公司形象代言人,在进一步,把总裁的行为,归纳为个人行为,也就是说,山木被披露出来的所作所为和公司没有任何关系。这样的如意算盘,就是等山木先生从狱中出来,山木教育集团生意更加蒸蒸日上,山木先生把胡子剃了,换一副行头,又可以继续年年上春晚了。

在我看来,把山木先生的行径和山木集团作切割是怎么也说不通的。现在在山木教育集团的网站上还能看到这样的宣传语“企业的文化来自于领袖的性格,正是总裁性格中的成功因素,把优秀的品质融入到我们的企业文化中,使我们在行业中独树一帜。”一旦总裁丑行暴露,怎么就说其品性是“他个人的事情”?

如果山木先生和山木教育集团的关系仅仅是形象代言的关系,他怎么可能拉着女职员去给他打扫屋子,怎么可能掌握女职员宿舍的钥匙,怎么个可能对被他强暴的女职员许愿提拔?如果山木先生到酒店去找性服务,那是他的私生活问题,他在自己的公司里,作为总裁对女下属施淫威,来例假也不放过,视公司如后宫,那就不是私生活问题,是整个公司的管理问题,这个公司肯定不是一个正派的公司,是个淫窝。

像罗云这样的女孩不仅是宋山木个人的受害者,而是整个山木教育集团和所谓“山木基本法”的受害者。上个月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认定,几名女雇员告世界零售业巨头沃尔玛性别歧视案可作为团体诉讼案审理。本案被称为美国历史上最大性别歧视案。这一裁定可能会最终使沃尔玛向上百万名女雇员支付“天价”赔偿金。其中有一项指供,就是有几个女工在公司遭到了性骚扰。这个逻辑很清楚,在你公司里遭到了性骚扰,你公司就有责任,可想而知,如果有几个女工是受到沃尔玛总裁的性骚扰,那该判沃尔玛赔多少钱?

我们中国的法律实践中,大概已经形成了共识,一个员工在公司造成的工伤,比如手指头被公司的机床切掉了,你不能说,这是员工和那台车床之间的事情,公司不负任何责任。同样的道理,一个员工在公司被公司总裁性骚扰,乃至拉出去强奸了,这种肉体乃至精神的伤害并不比切掉一个手指轻。这个公司的法律发言人,怎么有脸说,这是员工和总裁之间的私人问题呢?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发起公益诉讼,公益律师乃至妇联都应该站出来说话,把山木教育集团作为起诉对象,让包括罗云在内的受伤害者,勇于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利,不要以为宋山木不当总裁,以一个离婚男士的姿态,就什么责任都不用付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参照沃尔玛女工的起诉标底,我觉得向山木教育集团索赔10个亿也并不过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