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经济报道》红十字会救灾物资闲置超20小时没有下发 提高物资分拨体系效率刻不容缓

4·20地震发生的当天下午,青岛市红十字会便向成都红十字备灾救灾中心发放了第一批救灾物资,并于晚上8时许到达双流机场,第二批物资于次日凌晨2:30到达。

3节运输卡座从仓库鱼贯而出,驶向一辆三桥大货车,4名20岁上下的志愿者疾步上前,将一个个微波炉大小的物资纸箱搬上货车。

“早上被地震震醒后,就匆忙赶到成都市备灾救灾中心的仓库帮忙搬运帐篷。”19岁的小纪(化名)是成都理工大学大一的学生,通过他哥哥的介绍成为红十字会志愿者中的一员。

记者随同4月21日下午满载上海红十字会救灾物资的大货车前往灾区,由于道路状况不佳,经过14个小时才到达芦山县城。

但这批救灾物资被运芦山县城的一个钢铁仓库后,一直没有相关人员前来接收或提取,被闲置在仓库的时间最起码超过20个小时。

一波三折

4月21日中午,红十字会成都备灾救灾中心在成都双流机场接收了上海市红十字会运来的782箱生活应急包(一箱中有两个)和100包毛毯(每包有20条),共计1564个生活应急包和2000条毛毯。

记者获悉,782箱生活应急包中的应急物品中包括:蚊帐1个,衣服2套,男、女士内裤各2条,袜子3双,本子2本,牙刷3个,牙膏1支,夹子10个,饭碗3个,筷子勺子3套,圆珠笔2支,香皂肥皂2块,毛巾3条,卫生巾1包,针线1套,毛毯1条,拖鞋2双,纸巾2卷,雨衣1套,手摇电筒1个,厚袜子2双,防水席1张,衣架3个和基本医护包扎用品1盒。

“基本的生活物资大多齐备了,唯独缺少了饮用水、御寒衣物以及必要的疾病防治药品。”广东省附属第三医院一医护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评价。

在双流机场完成装货后,下午15时,两辆四桥大货车驶出双流机场,“四川省红十字会抗震救灾红色横幅”悬挂在红色的车头。

晚上20时多,大货车到达雅安城区,因司机迟迟未能联络上碰头和负责带路的红十字会的相关人员,直至21时30分,货车才到达雅安市郊的华峰物流雅安工程物资配送中心。李司机拿着物资单据,找到雅安市资中县的红十字会负责人签收。

当相关人员问及该笔物资的价值以及详细情况,李司机则显得一脸茫然,“我就只负责运货,怎么会知道物资的具体情况?物资的交接和查收不是红十字会的事吗?”

经过半个小时交涉,李司机被告知当晚将这批物资运往荥经,明早再直接运往重灾区宝兴。

为尽快将救灾物资运往前线,经过商量后,两位司机决定连夜赶往宝兴,无奈中途遇上意外,特警封路近3个小时。

22日凌晨,红十字会两辆货车到达芦山县城。稍作休息后,司机驱车前往宝兴,但因前方路途不通,只能折返回芦山县城。

继续追踪

22日早上10点多,两位司机收到成都红十字会指令,将两车物资运送到芦山县的中伟钢铁公司仓库后,在泸定县民兵应急营近60名民兵协助下,迅速完成物资的卸载。

记者在现场看到,中伟钢铁公司的仓库内,除红十字会的家庭应急包和毛毯外,仍有大量其他物资,包括四川省民政厅救灾物资——大量的棉被,由泸定县运来的大批帐篷以及由企业运送的方便面、饼干、饮料、小吃等。

据在场的一位泸定县老兵透露,民政厅的大量棉被于21日中午被运送至货仓,随后有部分棉被被志愿者组织等运往附近的地区。

当天正午12时到晚上20时期间,记者在现场看到,帐篷、食品等物资由各方源源不断运入仓库,同时部分帆布、帐篷、食品以及棉被均在民政局的安排下陆续运往芦山县周边灾区。

“这200套帆布和帐篷将被运往芦山县的朝阳村。”成都市志愿者团体一负责人向记者透露。

当日下午13时许由泸定民兵运入仓库的一批帐篷等物资,不到两个小时内也被陆续运往芦山县周边地区。

但红十字会运来的两车救灾物资——1564个生活应急包和2000条毛毯,却一直未被运往灾区。截至当晚21时,仍未见有任何组织接收红十字会该笔物资,此时距离四川省红十字会卸货时间已超过10个小时。

其间,记者向雅安市民政局一负责人询问,其答复是:红十字会可以选择直接将救灾物资运往灾区,但若需要民政局协助安排物资派发,则需要先去雅安市区定点予以登记,否则民政局不会予以安排。

据雅安市民政局介绍,红十字会的物资发放渠道有二,其一,由红十字会派人亲自到灾区完成发放;其二,物资在民政局完成登记后,民政局通盘统筹后,再决定将该批物资运往何处。

“今晚仓库将落闸封闭,我们仓库内部人员将对其进行守夜监视。除紧急情况外,仓库会从明早8时起接受部队和志愿者组织的取货。”中伟钢铁公司仓库相关负责人邓先生对记者说。

明天这批救灾物资能否发放到灾民手中,本报记者将继续跟踪。

芦山地震至今,物资短缺严重困扰基层,提高物资分拨体系的效率刻不容缓

“这些帐篷拉到红星村嘛。”一位老司机向芦山县龙门乡任姓干部恳求,“我们那里一顶都还没有。”

但就在此前10多分钟,一位乡党委副书记已经指示,再有帐篷过来优先发给古城村。老司机的请求最终没有得到回应。

这批帐篷由成都市龙泉驿区慈善会捐赠,由于汽车上不了山,部分已经在路上给了邛崃市高合镇。老司机和武警森林部队4月22日一早翻过芦山县与邛崃市交界处的镇西山去转运剩余的帐篷,他说这条路没人愿走、敢走,自己到下午都还没有吃过饭,把帐篷拉回自家村的愿望自然迫切。

截至昨日晚间,芦山地震已造成192人死亡、23人失踪、11470人受伤。《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在灾区采访发现,物资短缺问题是目前最突出的难题,这尤其体现在“物资下乡难”上。如何把已运至灾区各大点位的物资及时向下送到乡里乃至百姓手中,是目前基层政府和官员最大的挑战。

基层物资短缺

4月21日,本报记者进入震中芦山县龙门乡,沿途可见不少村民挂起“缺水、缺粮、缺帐篷”的求助标语牌。

龙门乡河心村村民告诉记者,4月21日晚上,全村领到20多顶帐篷,很多村民在简陋的棚子里度过了雨夜。

前述任姓乡干部介绍说,到4月22日中午,在龙门乡指挥部登记发放的帐篷已经有1000多顶,也有社会机构和企业直接下到村子发帐篷而没有登记。不过,食物和帐篷仍很短缺,记者在芦山县救灾物资捐赠中心就看到一些龙门乡的村民来讨要帐篷。

即使分到帐篷的村民也感到困难。一个青龙场村的老太太告诉记者,全家11口人住在一顶帐篷里,他们22日这天分到饮料一人一瓶、矿泉水一户一件、方便面一户一箱,也不够吃。

城区的境况也并不好。芦山县城芦阳镇先锋社区杨家坝村22日上午只领到70顶帐篷,而全村有1000多人,只能两户人共用一顶帐篷。

龙门乡青龙场村文书告诉记者,据他掌握的数据,4月21日发放四个组53顶帐篷,4月22日发放408顶,但是,还有部分村组没有发放到。当天下午,他又来乡政府讨要食物等物资,因为此前领到的发下去仍然不够。

芦山县常务副县长21日对记者解释,道路崎岖及车辆众多导致交通困难,物资运输滞后。随着救灾物资的陆续运达,形势会逐渐好转。

4月22日16时,本报记者从龙门乡返回芦阳镇,沿途的村组都在发放帐篷、棉被、食品等物资,而此前的求助标语也换成了感谢的标语。

22日下午,本报记者还看到有10辆军车载着800多顶帐篷运往芦山县的宝盛乡和太平镇,这两个地方之前因为道路中断,救援人员和救灾物资一度难以挺进。而多家企业的活动板房也开始运往龙门乡等地。

但芦山县民政局局长李冬兰还是向本报记者表示:“我们很缺帐篷,随着食物陆陆续续(运)进来,这几天城区基本上够用,但是由于没水没电没气,吃饭得全靠干粮,后面还需要很多食物,另外还缺少应急电筒等物资,最好还有移动公厕。”

而在另一重灾区宝兴县,自从雅安市至宝兴县方向的生命线被打通后,物资与救援人员就开始源源不绝地前往宝兴,但也面临着物资难下基层的困境。

宝兴县委常委陈永康昨日表示,安置点问题已经不大,但基于运输问题,下面乡镇的物资依然非常缺乏。

考验分拨体系

救灾物资的供应,不仅在于物资充足,还在于调拨有效,这是救灾体系中重要的一环。

本报记者在芦山县救灾物资捐赠中心看到,很多大卡车载着救灾物资过来登记,然后根据调拨安排,直接运出去。

芦山县常务副县长向本报记者介绍:“来了物资迅速调拨到乡镇、到村,不会留下来,根据需求,哪儿最需要就最先到哪儿。车辆进来以后要让它分散前往,要以最快的速度到达老百姓手里。”

救灾物资捐赠中心不远处的民政局旁,设立了芦山县救灾物资临时储备点。李冬兰向本报记者表示,由县上分管领导负责从救灾物资捐赠中心调拨分发到点位,这个点位是整个城区的发放集中点,各乡镇有车来拿,我们也有车去送。

不难看出,现在芦山县的救灾物资调拨体系是由物资捐赠中心统一登记分拨到各个集中点位,再由这些点位向附近乡镇分拨,然后再由乡镇分发到村,最终到老百姓手里。显然,这套体系是依赖行政组织的结构,这对基层政府和官员是一个考验。

对于龙门乡的村民在地震后第二天(21日)没有得到物资供应,纷纷打出求助的标语,李冬兰表示:“龙门乡太狭长了,基层力量不足,老百姓分散。最初东西拉到各个乡镇,然后再拿下去分(影响了效率),后来,我们总结经验,有些时候,拉下去沿途就发放了。”

实际上,除了分拨的速度,给村民的最终物资分发,则更考验基层干部的素质。在物资短缺的情况下,怎么分配是一个难题。前述青龙场村文书就因此来讨要物资,因为此前的物资已经发下去,但怎么看都觉得不够。

另外,也有一些企业和社会机构直接将物资运到村里。不过,前述任姓干部就建议,一定要组织好,发多发少都容易产生问题,而且老百姓分不清是谁在发物资,都以为是政府分发的,产生有的地方多、有的地方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