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信贷激增经济放缓背后的原因

中国经济以前还是很好理解的:打开资金闸门,也就打开了促进增长的开关。但上周数据显示,尽管“沐浴”在破纪录的信贷洪流中,一季度的中国经济仍跛足前行。

汇丰(HSBC)认为,这种信贷激增环境下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令人匪夷所思。

这或许难以理解,但也并没有那么让人感到意外。毕竟,还需要多少证据才能证明中国这种靠固定资产投资和出口拉动的经济增长模式已经穷途末路了呢?

今年,我们已经看到在史无前例的工业雾霾影响下,中国城市发展的脚步陷入停顿。而另一威胁公共健康且令人恐慌的H7N9禽流感病毒如果进一步加重,则可能会让中国陷入瘫痪。

剧烈的变革很少在阳光普照且大环境不错的情况下发生。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中国领导人已经到了一个转折点,将被推上一条新的道路,而我们要做好准备迎接可能具有破坏性的改革。

梳理近期放缓的经济数据可为我们提供部分答案。

汇丰说,在出口增速放缓之后,资本密集型的基础设施投资接过了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重任,但同时经济增速却在放缓。去年出口总量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的占比从2006年的接近40%下滑至25%。这种转变提高了经济增长所依赖的资本密集程度,意味着支出拉动经济增长的效率下降。

除基础设施外,投资资金可能也在涌入房地产开发领域。虽然上一季度GDP增速放缓,但房价却有再次抬头之势。华南城市广州公布了两年来最快的房价增速,尽管政府近期出台多种措施抑制房价。

看来天量信贷推高了物价而非经济增速。

但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新一届政府实施厉行节约的种种举措是否也可以用来解释上述GDP谜题呢?

有报道说,政府出台新规限制国有企业和政府官方接待及送礼,这也可以解释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原因。

如果情况真是这样,那么这应该受到鼓励。事实上,这可能预示着结构性改革已经开始。

外界有关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债务水平的担忧不断加剧,在这种情况下就更加难以说明此类支出的合理性。事实上,《人民日报》上周刊登的一篇文章还否认了此前外界的传闻,即政府三公支出高达人民币9,000亿元(约合1,450亿美元)。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北京现在愿意进行更大范围的改变。

Moody’s Analytics说,中国潜在经济增长率的放缓速度比预期的要快,这促使新一届政府朝着通过结构性改革来推动经济增长的方向转变。

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的分析师说,上周国有媒体发表了一系列有关国有企业改革的文章后,在这个问题上开始达成共识。

一直以来,改革面临的一大障碍是对抗有影响的既得利益集团,这些利益集团常常是共产党内部的。但或许习近平现在愿意采取更广泛的行动,而不仅仅是限制高档公务宴请。

如果是这样,现在也是该评估中国股市一些公认智慧的时候,比如一些国有企业股的抗跌能力。

美林说,一项重要的国有企业改革政策是通过降低严格许可证制度控制下的行业的门槛,进而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过去,在全球最大的市场购买有政府担保、受保护的垄断企业的股票一直让人感到安心。

受保护的行业包括银行业、电信服务业、油气输送和独立发电企业等行业。其他重要的举措将是取消对国有企业债务的隐性担保,扩大私营部门的资金渠道。

如今,依靠政府许可证制度保护的国有企业似乎是风险最大的。新的竞争所带来的威胁将取决于改革的规模。比如,外国投资者是否获准更多地参与电信、银行和保险等受保护行业?

随着更多中国企业放眼在海外扩张业务,在放宽国内监管方面,北京也将面临更大的压力。比如,多家香港无线运营商抱怨说,中国移动(China Mobile)想在香港竞争业务,而它们却无法在中国内地这样做。

问题的另一面涉及到其他一些中资企业,这类公司已经在竞争激烈、利润主导的市场开展业务,它们对改革的顾虑更少。美林说,这类行业包括零售、医疗、汽车、房地产、航运、钢铁和水泥。此外,你可以更进一步,看看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中资企业,比如联想(Lenovo)、中兴(ZTE)等公司,但这类公司只是凤毛麟角。

美林说,总体来说,国有企业改革将对股市带来下行压力,原因在于有许可证制度保护的股票分量远远大于没有许可证制度保护的股票分量。

但更长远来看,改革应该使中国经济走上一条更可持续的增长道路。

最后,越来越清楚的一点是:对中国领导人来说,在经济增长问题上没有什么大谜团──他们除了改革别无选择。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