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谁搬走了码头工人的“奶酪”?

自由撰稿人 林贡钦

130417093501_cn_hongkong_dockers_banners_304x171_bbc_nocredit

香港百多名货柜码头工人,以加薪两成为要求的罢工,从3月28日早上开始至今已超过26天。

风光不再

长期以来,香港码头货柜输送规模全球最大,是香港经济发展的支柱,也是香港的国际竞争优势。香港因此风光一时。上世纪90年代末,新加坡超越香港居全球第一,香港退居其次。

2007年香港被上海以2500万箱的规模超越,退居第三。2010年上海更成功突破3000万箱超越新加坡成为全球第一。香港多年来仅维持2200万箱左右的规模。今年被深圳超越已成定局。

业内人士反映,深圳港与广州港拥有离货源生成地近和劳动力价格低、运费低,港口服务费也低等优势。据核算,包括货柜车的运输费和港口服务费在内,珠江三角洲一个标准货柜通过香港运出比通过深圳运出要多300美元。香港原本就面对人工成本居高不下、货源增加乏力,内地码头竞争加剧等多项不利因素,2013年货柜吞吐量注定要跌出全球三甲。

香港货柜码头是国际物流的重要节点。近年来,在香港这个基尼系数高企的地方,劳工和资本这两大生产要素的冲撞和博弈,日趋尖锐。是次码头工人要求加薪的工业行动,目前仍没有与资方达成任何协议。

劳方的要求是,不满意自1997年以来薪酬有减无增,工人待遇以及工作环境十分欠佳,意外频繁发生。特别是负责吊起货柜的起重机工人,不但需在68呎高的驾驶舱内工作12小时,午饭时段须在高空一边吃饭一边开工,却只能赚到一份微薄收入。劳方要求加薪两成。工人的主张得到某些香港工会和国际工会组织的支持。

资方认为,香港航运业承受周边国家和地区同业的竞争压力越来越重,任何企业都不可能一次加薪两成,工潮已影响到本港码头货柜业的发展,企业是受害者,每日损失500万元。资方批评罢工工人没有顾全大局,并警告说,如果再这样下去,会打烂自己同所有人的饭碗。

香港国际货柜码头公司(HIT)为增收减支,早已将大部份吊机操作及货柜司机工种外判,参与罢工的工人来自4间分判商。分判商之一的永丰提出了“今年加薪5%,加其它福利2%,明年再加薪5%”的5+2和解复工方案。在罢工期间,分判商之一的高宝宣布结束营业,成为工潮中第一家倒下的公司。

香港政府只能居间调停,难有大的作为。

不管是次码头工潮的结局如何,香港货柜码头的货源将大幅减少,码头物流业的风光不再,前景堪忧。

码头工人的“奶酪”

美国作家斯宾塞·约翰逊的畅销书《谁搬走了我的奶酪?》(Who Moved My Cheese?),生动的阐述了“变是唯一的不变”这一生活或生存真谛。揭示了怎样处理和面对信息时代的变化与危机。

香港劳资双方的严重对立,究竟谁搬走了码头工人的“奶酪”?是全球华人首富旗下的香港国际货柜码头公司(HIT)以及分判商?还是上海、深圳、广州、新加坡等港口的竞争崛起?或是码头工人要求一次加薪两成的狮子大开口?

实质上,谁都没有搬走香港码头工人的“奶酪”。是香港自身的竞争力减弱而丧失了“奶酪”。香港长期在高房价、高地价、高人工的“三高”统治下,没有通过发展高新技术和管理创新提高码头物流行业的竞争力,被后起之秀超越,“奶酪”越来越小,甚至可能没了!目前劳资双方在越来越小的“奶酪”上,厮杀得你死我活,一起玩完,彻底被竞争者取代。香港的一些政党和工会组织为了一己私利,正在助纣为虐。香港政府更是束手无策,调解无方。香港码头物流业最终将被港人自己亲手葬送。香港经济起飞时造就的许多经济支柱的最终坍塌,是前车之鉴。

新加坡的经验

香港的一些有识之士提出,香港若要保住码头货柜物流业,可行的出路是学习新加坡,聘用外劳,将部分需要廉价劳工的行业保下来。新加坡现时有35%的劳动力由外劳提供,这不但没有抢走本国公民的工作机会,而且令一些本应消失的行业,还能保住一些高管与高技术的岗位,提供给本国公民来担当。

香港有内地巨大市场和经济腹地,中国又是世界最大的进出口国,香港却在港口码头物流业上竞争不过新加坡,不能不感到惭愧。检讨自身,香港特区政府的领导力不足,是个重大原因。民粹主义的民调,束缚着特首的作为。香港的经济发展越来越政治化。香港可以让外佣在港当家庭助理,却不敢让外劳到港帮助创造财富和消费。在全球化下,保护主义只会令越来越多的“奶酪”从香港转移或消失,新技术和新管理无用武之地,工人最终还是要面临失业的困境。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