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兵:就着富士康的事说说我生活过的国有企业

国有企业曾经被贬的一无是处,是机构臃肿,贪污腐化,大锅饭,人浮于事,效率低下等的代名词。改制也曾经成为国有企业的一方神药。然而真的是一无是处吗?
民营企业、西方企业管理制度就真的是万能的吗?就着最近富士康的事我来说说我曾经生活过感受过的国有企业

我父母所在的国有企业是行业内曾经的全国四大之首,50年代建厂,机械工业部直属。鼎盛时期职工有6、7千人。其产品供不应求,尤其是几个得过国家级荣誉
的系列是全国独有。据老人讲除了周总理外,当时的国家领导人都来视察参观过。
那时厂里有自己的职工医院、职工食堂、电影院、澡堂,家属区里还有菜市场、商场。有自己的幼儿园、子弟小学、子弟中学,还有职工大学(承认学历的哦),号
称三千子弟兵!还有1000来人的民兵师,有自己的枪械库,还有几门高炮。厂区和家属区范围内是保卫科的天下,它的人枪比派出所的还多。有时遇到市区安排
大的活动,所里还要向保卫科借人配合。
当时无论是人数、占地、名气还是效益在城市的东郊算是个大哥级人物(本城还有几个部属大厂也很牛X),俄式厂部大红楼,一度是东郊的地标建筑。我们出去一
说是XXX的,都感觉很自豪和牛气。

那时的企业效益比政府好的太多,政府没地卖没钱花没人挤,权利油水比不得现在。好多官2代都想法子安排进企业。市委书记的女儿,局长的儿子,厂里来了不
少。厂子里有专门的小车班,伏尔加、红旗,这些在当时,就是市里的局级干部可都享受不到哦。
我们那厂当时是部属企业(现在已经划到市里了),论级别市里还管不着(要知道那可是个后来的副省级的省会城市),不但如此还不时从厂里往市里调人。而那些
从厂里去市里区里机关的,好多不愿去。那会调我家老爷子去市委工交政治部,死活不去,呵呵,谁曾想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本城后来的一位一哥就是当时从
另一东郊大企业调进市里机关然后一步步上去的。当然,坊间传言说他是某中央级领导的侄子。。。。

那时的企业虽然没有企业文化这么时髦的词,但对人的关怀和福利可真是具体和实在多了,不象现在有些公司,口号喊的那么响亮,理念整的那么悬乎,实际的一点没有,只知道忽悠员工给它卖命!

就说住房吧。厂里每年都盖自己的家属楼,正式职工只要成了家的,按照工龄级别基本都能分上房子。没结婚的和刚进厂的年轻人就住专门的单身宿舍。后来房改也
就象征性的交了点钱。房价大涨那几年,遇到政府拆迁,一套房赔了近10000元/平方。也算是最后的福利了。

为解决职工子女和家属的就业,厂里建了几个附属企业,就是俗称的大集体(那年代还有所谓的铁饭碗正式工的区别),做些配套生产。不仅解决了职工的后顾之忧
虑也为当地政府省了不少麻烦。当然这也成为日后某些教材上罗列的国企的诟病。

那时一个厂就是一个个相对封闭的小社会。职工医疗、家属就业、子女教育一并包圆,原则上吃喝拉撒生老病死都在厂里自己解决了。
真是大企业小社会。

今天已经11连跳了,哎。。。逝者安息吧!

一说起工会,常常让我回想起什么节日游园会(今年春节我住的小区物业搞了个游园会,感觉特亲切)啊、运动会啊,评比慰问等活动。小时候家里搪瓷的杯子盆子
发了不少,现在网上有专门卖的,还15元/一个。那会职工还要缴工会互助金,哪家这个月困难了可以借用互助金,下月发了工资再还上就是。遇到家里闹矛盾
了,工会干部(有个职位叫女工委员)还出面调解。要我说,国企年代的工会就是最具特色和最管用的企业文化,在丰富职工的业余生活,改善职工的福利,解决职
工内部矛盾,尤其在凝聚职工的向心力,增强对企业的忠诚度上起了很大的作用。
那时资方劳方都是一家人,咱都是工人阶级,只是岗位不同而已。和西方完全不同,哪有那么壁垒分明。所以工会的对抗功能几乎没有。当然这也曾经是社会主义蔑
视资本主义的地方:咱没有罢工一说,呵呵!看看棒子国,飞机都用上了,打仗啊?!
反观现在,工会在民营外企里几乎被边缘化,有的甚至根本没有。老板们津津乐道顶礼膜拜的所谓企业文化说白了就是让员工的你变成一个听话的机器。前几年本城
最大的一个地产商要求每个员工都要买《至加西亚的信》、《执行力》这类书来看,还要写心得。本城另一个老板更是买来发给员工人手一本。我草,这些不就是宣
扬你做小的就是要无条件听老大的话,做老大的吩咐的事嘛,不可能也要可能,别问为什么。什么主人翁的幻想就远远的扔了吧。所以现在员工的独立性创造性是大
大削弱了。稍有想法和能耐的的都自立门户了—用好听的词说叫创业。

关键的一点是:
国有企业有承担社会责任的任务和责任,如果不承担社会义务和责任,企业管理者就会下台;过去常讲的一句话就是:大企
业,小社会。
民营企业可以拒绝或推拖社会责任,富士康的领导不是说么:富士康就是个小社会,但富士康是企业,没有建设社会的能力和责任。

我曾经在类似的港资企业工作过
工钱很低, 我都不好意思说挣多少钱。
我们部门有个文员,没用过电脑。
我的确不知道她连“按按钮”开电脑这样简单的劳动都不会。
直到有一天香港老板发现她连电脑都不会开,
然后老板就把我找过去教训一顿
你为什么不教她开电脑?
你是不是怕教会了她你就没工作了?

气得我直发抖。这样的工作还有什么好留恋的?

富士康这样的台湾人在大陆的血汗工厂

把大陆的青年人当奴工对待,没有正常的社会生活和发展前景,高层全是台湾人,然后回头就鄙视大陆。台湾的年青人毕业以后到大陆台企,倒是可以去不错的职位
压迫那些大陆的年轻人。我在美国认识不少学英语的台湾人,说他们大学班上一大半在内地发展,还说两岸一起挣钱就好,我当即想吐在他脸上,可是有什么用呢?


从来没人否认过国企员工生活幸福
可效率能和富士康比?
整个改革就是牺牲公平换取效率,现在开始找平衡。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