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孔老孔:如果把富士康比做一马厩

如果把富士康比做一马厩
孔夫子两千多年前 有一故事流传至今,那故事证明他是一仁人。当时有一马厩起火了,在那个时代,马就相当于现在的高级小汽车,甚至更甚。有人就跑来向夫子报告:说,夫子,不好了,不好了,马厩走火了,如果遇到这种情况,按时下流行的内蒙古出产的那种“领导先走”的做派,夫子肯定着急的不得了,那些小车一样的马匹可个个是几百上千万元啊,接下来肯定是让人敢快救马,可夫子第一句话并没有问马,而是问人伤着没有,这典故就流传了下来,就叫“夫子问人而不问马”,说明在夫子心中,人才是天地之间最宝贵的。
今天又听说富士康发生了十一连跳,前天晚间,向前天晚间,昨天晚间,好象很多天了,我们的中央台一直还在说己经采取了许多相应措施,而今天这些相应措 施就被打入了空设。
如果把富士康比做一个圈在中国南边的大马厩,它的哪些宝贵的机器、宝贵的产值、宝贵的就业等等比做富士康的马吧,十一连跳之后,按说火失得够大了吧,但到现在,食肉者似乎还是在问马而非人呢。

难道就这样说说而已?
有段时间没有发帖了,但每天都会抽出时间“下河”看看。说到富士康的十一“跳”,我的心情很沉重。自杀不是新闻,可同一个企业在不长的时间连续发生自杀事 件,就种不正常现象当然就是新闻。媒体“众说纷纭”,有一个值得注意的趋向是,开始有所谓的专家、官员、记者把舆论的锋芒对准社会责任以及自杀者的心理素 质等等“缺陷”。社会、政府的问题或责任,永远都少不了,此类事件当然可以去找社会、政府的责任;自杀者轻生,当然是自己的决定,归因为什么心理素质不好,也不能说没有道理。然而,富士康的老板、企业文化在一系列事件上面又该追问什么责任呢?毕竟,坠落而下的年轻人都是富士康的员工啊!
有些说法堂而皇之,其实破绽甚多。有人说,自杀者多80后、90后,吃苦耐劳意识和心里承受能力较差。问题是,全国许多企业的员工队伍中,80 后、90后所占比重不低,但这个群体的自杀率却不高。坦率地说,我参与处理过一些冲突激烈的群体事件。即使在效益不好、干群关系不好的国有企业,短时间里 发生频繁自杀的事件也是很难想象的事。
    只有比较,才能找出真正的主要原因。富士康固然没有耸恿他人跳楼的故意,但对员工缺乏尊严、人格的关怀是不争的事实。郭台铭舍得请大法师念经超 度,却不肯反省企业管理和文化的缺失,说明他的作为连治标都不及格。当越来越多的企业仅仅把员工当成“机器零部件”使唤的时候,这样的悲剧很难避免。不尊重员工的企业又岂止富士康!这样下去,可能连我们自己都会变得麻木不堪。每个自杀者选择自杀的理由都是不同的,而结果却是相同的。我悲伤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一些政府部门、群众团体的“麻木”。与矿难或安全事故不同,自杀死人一般不会问责哪个部门或哪个官员的,所以,一段时间里,一些政府部门官员包括工会官员 除了哼哼哈哈几句几乎没有调查、研究、分析、对策的任何举动。
今年,温总理一再高呼要让人们“活得更有尊严”。然而,鲜有高官对此类事件讲点什么,连“作秀”都不肯;同时,又有多少有能力改变“不幸”发生的人做了他们该做的事呢? 痛苦的只有自杀者的亲人和一大堆不乏怜悯之心却对“改变”无能为力的人们。

台巴子的企业
台巴子的企业在大陆赚钱 就是靠吃政策和血汗工厂。老说富士康高科技,其实就是一为高科技公司做组装的。企业24小时不间断生产没问题,只要是3班倒就行,富士康为了维持不间断只搞2班倒,这样就要求一班至少工作13-14小时(中间有吃饭交接班和厕所时间),除了高强度工作就是睡觉,这样长期下来人不出问题才怪。另外,富士康不信任大陆员工,进入大陆20年 居然高层无一个是大陆的(貌似有2个是,不过这两个是郭台铭的表弟还是表妹吧)这在任何外企都是不可想象的,中层大陆员工也寥寥可数,都是薪水是大陆人员几倍的“台干”;当然这也不全怪富士康 主要还是国家政策有问题,对台湾搞绥靖。却不知道台巴子是喂不饱的白眼狼。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