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最新封面

315339_574123099288511_173677297_n

1793年是乾隆58年,當年英國使者George Macartney出使大清帝國,發生「叩頭事件」,史家視為東西方互動的關鍵年。
1793年,一個多解的年份,是暗示中國像法國大革命前夕?還是中國要回到乾隆盛世?旗袍上航母、火箭、高樓大廈和威斯敏斯特教堂的結合,很有意味。

1793年9月14日乾隆正式接见英国乔治·马戛尔尼使团,乾隆帝坚决地拒绝了马戛尔尼使团的全部通商要求,中国就这样错过了提早接触世界的机会,坚定的继续闭关锁国。

在马戛尔尼眼中,1793年,中国尚未遭受大的动荡;但是,它的繁荣已经结束:这是衰落前的鼎盛。

习Core现在是不是跟当年雍正爷一样心里特别堵得慌
房市新政推不动:国五条政策落空:仅北京征收住房20%个税。
军车车牌搞不定:北京军区称豪华车挂新军车牌是“避免浪费”。
公款吃喝刹不住:公款吃喝躲躲藏藏私人会所内部食堂火爆,公款吃喝由“地上”转向“地下被指低调的奢华。

更深层次地说是:不进行政治改革啥都搞不下去。浮于表面的口号式政策是没有效果的。

《求是》与《经济学人》唱对台戏了:今天的中国处于1840年以来最好时期

今天的中国处于1840年以来最好的时期:
今天的中国有1840年以来最好的制度,
今天的中国是全球各主要国家中发展最好的国家。

这三个事实判断,就构成了“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坚实基础。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观点 标签:
  1. fish
    2013年5月3日11:34 | #1

    “习Core现在是不是跟当年雍正爷一样心里特别堵得慌”-这是好消息啊,只可能“拖一天,算一天”,直到终于拖不下去为止。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