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习近平的“中国梦”

1793年,英国公使马戛尔尼勋爵带着从工业化英国精心选择的礼物,来到清朝皇宫,希望在中国建立大使馆。当时,中国的GDP在世界占据第三位。乾隆皇帝把马戛尔尼勋爵给轰走了,让他带信给英国国王乔治三世:“我看到了你的真诚的谦逊和恭顺”,但是我们“对你们国家的产品一点都不需要。”然而,19世纪30年代英国人乘着炮舰又来到中国,强迫中国开放贸易口岸。中国的变法改革在耻辱中以失败而告终,最后出现了毛泽东主义。

此后,中国恢复强盛经历了漫长的历程。亿万中国人最终摆脱了贫困,更多的人加入中产阶级的行列。中国正在谋求世界强国的地位,它在世界产生的影响越来越大,在今后10年内有望超过美国。在对马克思主义信仰消失之后。中国共产党的新一届领导人习近平,在上任最初几周内就用一个新的口号,号召中国人团结起来,把中国建成一个多样性的国家。他把自己这一理想称作“中国梦”,使中国和美国一样强大,这一口号在中国引起强烈反响。中国的新闻报道被这一“梦想”所充斥,学校在组织“中国梦”的演讲比赛,电视台的文艺演出也在寻找“中国梦的声音”。

国家要有梦想,民族要有梦想。那么,席先生的梦境到底是什么呢?它似乎包含有美国式的远大抱负,但是多少带着一点重现权威的民族主义倾向。

意识形态的终结

因为曾经有过19世纪的耻辱,所以中国的目标是富强。毛泽东曾试图通过马克思主义来实现这种强大,邓小平和他的继任者的观念则比毛泽东的复杂得多(当然,共产党的领导是绝对的)。江泽民的理论是“三个代表”,把社会的变革具体化了,其中包括允许私有制经营者参加共产党;胡锦涛推出了“科学发展观”和“和谐发展”,用来处理贫富差距过大带来的不和谐。

现在,走来了一个携带着新潮而靓丽夫人的新领导者。他畅谈改革,他发起了反对官员奢侈的运动。尽管缺少具体内容,但是他的梦和前几届领导人截然不同。同他的前任们平庸思想相比,他的梦更不加掩饰地吸引了人民的情感。在毛泽东领导下,党要消灭一切旧东西,铲除帝国主义带来的影响,现在席先生强调国家的强大,使党的领导者们继承18世纪统治者的精神。清朝的帝王不就曾经要西方的使者向他们叩头(但是遭到马嘎尔尼拒绝)。

当然席先生还有很多实际工作要做。他的爱国理念主为共产党树立新的正统观念提供依据。去年9月,在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有一个“复兴之路”展览,展出了中国遭受殖民列强带来的灾难和痛苦,是中国共产党拯救了中国。在参观这个展览时,习近平没有旧话重提,在讲话中第一次提到“伟大中国复兴”之梦。

习近平做了一个小梦

没有人怀疑习近平有保持经济增长的优势。中国领导人都曾经谈到过中国用几十年的时间赶上富有的多的美国,这就意味着中国要进一步开放。但是他的梦有两点明显的危险。

一个就是民族主义。长期抱有遭受迫害的情结,在修辞学上意味着一个复兴了的国家很容易变得令人不快。小规模的摩擦和挑衅在周围海域区不断增加,无须鼓动微博上就会有很多人主张给日本以惨痛的教训,习近平对军队就曾这样讲过。去年12月,在南海舰队视察时,他提到了“强军之梦”,军队对此表现出兴高采烈。尽管习近平的目的只是希望他们坚守岗位,但是它的确预示着要在东亚备战的兆头。没有人会介意中国的自信心,但是一个殖民主义的受害者恨不得一下子和日本决一雌雄,会对包括中国在内的这一地区带来危害。

另一个危险是,中国梦最终是要把更多的权力交给党,而不是人民。去年2月,习近平在他们到美国梦时说,“满足(我们人民的)幸福生活就是我们的使命。”拥有一座房子,送孩子上大学,或者只是过得开心,在这一点上普通中国公民并不比美国人缺乏雄心。但是习近平关心的是党的绝对权力。他对海军说,“强军精神”就是坚决服从党的命令。尽管中国梦没有使用华丽的共产主义辞藻,习近平清楚地阐述了前苏联垮台是因为苏共偏离了正确的方向和严格的纪律。他说“中国梦”是一种理想,共产党人要有崇高的理想,这就是社会主义。

检验习近平观点的基本点就是他对依法治国的态度。好的中国梦需要:经济的繁荣、人民的幸福。而中国真正强盛要依靠剥夺强权政治。但是,只有宪法大于党法时,腐败和官员的过度奢侈才会得到抑制。这一点在一家改革主义的报纸上的一篇社论已经阐述得很清楚了。这篇社论发表于1月1日,标题是:《立宪制度的梦》。社论呼吁中国使用法治使中国变成一个“自由和强大的国家”。这篇文章在最后一刻被新闻检查更改了,标题被删去了。如果这就是习近平的梦,那么中国还会有漫长的路要走。

————–

工业化的中华大帝

文章主要就是劝导今上:如果你要搞中国梦,最后一定要落实到”serve the people”,而不是建立一个”nationalist state”

另一篇译文:

习与中国梦

中国的新领导应为人民提供梦想,而非一个民族主义国家。

1793年,英国使者马尔夏尼公爵抵达清廷,希望能获准开辟一间大使馆。他带着来自他祖国,一个新兴工业国家,眼花缭乱的礼物。乾隆皇帝,当时清朝有着世界三分之一的GDP,却将他拒之门外:“你真诚的谦卑和顺从显而易见,”在给乔治三世的信中他如此写道,但我们不存在“对你国家工业制品的任何需求”。于是英国人在19世纪30年代带着坚船大炮卷土重来,他们要求贸易开放,而中国改革的决心死于王朝的土崩瓦解,最后,毛主义来了。

中国在重返辉煌的旅途上走过了一段与众不同的道路。千万人民脱离了贫困,千万人民加入了中产阶级。看起来似乎中国在世界上理应享有的至高位置已经唾手可得。中国的全球影响力逐步扩展,并有望于十年内在经济上取代美国。他登基的第一周,当权共产党的新党首习,唤起了社会里一种日益响亮的新呼声,一种“日益多样化的民族团结”的呼声,而老的马克思主义信仰已死去。与美国的口号相似,他将自己的纲领称之为“中国梦”。这种呼声在中国影响重大,新的政府公告上满满都是他的梦想,学校组织了相关的辩论赛,一场电视节目则号称寻找“中国梦的声音”。

国家,就如同人民,拥有梦想。但是习先生的梦到底是什么?似乎有点儿美国精神,这我们当然欢迎——然而这其中似乎同时也夹杂了重新包装的民族主义和威权主义。

意识形态的终结

自从19世纪受到西方的羞辱,中国的目标就一直是财富与力量。毛泽东试图通过马克思主义达成目标。而邓小平和他的继任者,意识形态则有弹性的多(当然党的统治是绝对的)。江泽民的理论“三个代表”认为党必须体现出变化了的社会,他允许私人企业家加入共产党。胡锦涛则推出了“科学发展观”和“和谐社会”试图弥合这个因为贫富悬殊而已经不再和谐的社会。

现在,新领导人上台,带来一套新的风尚和一位上相的第一夫人。习谈及改革;他发动了一场针对官员奢靡成风的战役。简单地说,他的梦和以往的口号都有所不同。与他前任那套庸俗的理论相比,“中国梦”更饱含激情。在毛时代,党批判一切旧事物,并扫荡一切旧帝国的残留。而如今习对国家辉煌的强调,则让党的领导人似乎成了18世纪王朝的继任者,当时清朝的皇帝要求来自西方的使者磕头(而马尔夏尼拒绝了)。

但现实中依旧有实用主义政治需要工作。随着经济增长的放缓,习的爱国主义口号似乎更像是设计成为党统治的新合法性来源。习第一次提及他“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梦想是在11月在天安门广场国家博物馆的一次演讲,当时正在举办一场名为“复兴之路”的展览,展现了中国在殖民帝国主义侵略下饱受蹂躏、并被共产党所拯救的主题。而这并非巧合。

习,做个小小梦

没有人怀疑,习的优先选择是保证经济增长——中国的领导人已经谈论了数十年如何让他们贫穷的国家赶超更为富有的美国——这也就意味着更大的开放。但这个梦隐含两个明确的危险。

其一是民族主义。长期以来的一种受害者历史观,意味着一个复兴的国家会迅速变得恶劣。随着和邻居各种摩擦和冲突的不断增加,一些爱国的微博用户不需鼓励就会认为要给日本人来个羞辱的教训。习已经着手强化军队,他提到了一个“强大军队之梦”,中国军队被类似的演讲所鼓舞不已。即使习与美国打交道的主要目的是让它别插手,这也预示中国会在东亚变得更加好战。没有人会在意一个自信的中国自娱自乐,但当一个殖民受害者转变成一个恃强欺弱的恶棍、急切的渴求教训一顿日本,这不仅会伤害到这一地区的安全,也会伤害到中国自己。

另一个风险是,中国梦意味着将更多的权力交给党而非人民。在11月习那场提到美国梦的演讲中,他说“迎合人民寻求一个快乐生活的需求是我们的任务”。普通中国公民就和美国人一样,追求的也就是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送自己的孩子进入大学,生活美满。但习的主要关注似乎是加强党的绝对权力。“一支强大军队的精神”,他在对海军的演讲中说道,中国的军队完全服从于党的指挥。即使中国梦回避了共产主义词汇,习始终相信苏联之所以崩溃,是因为俄共迷失于意识形态和僵固的教条。“中国梦”,他说道,“是个理想。共产党人必须拥有一个更高的理想,那就是共产主义。”

一个关于习的梦想的小测试,则是他对待法律的态度。一个好的梦想需要这些:经济,人民的幸福,中国对专制权力的改革。但是腐败和公务员浪费只有在宪法比党更有权威时才会被真正抑制。这个信息在一份改革派报纸1月1日的社论中被提到,标题为“宪政之梦”,社论希望中国运用法治,并成为一个“自由和强大的国家”。但省宣传部在报纸印刷的最后一秒枪决了它(注:就是《南方周末》新年贺词那事儿)。如果这就是习梦想的真正意味,那么中国始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