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妈疯狂抢购黄金背后:硬通货比炒股买房强

  去香港5天,竟然没有买到自己中意的一款金手镯。回想起自己在香港的购金经历,来自北京的冯瑞依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第一次去沙田附近的金店是在晚上,到店里的时候,柜台上几乎已经没货;第二天早上金店还没开门就去排队,进去才发现依然有2/3的柜台是空的,已经补上的货也是款式比较难看的。

  自4月中旬由国际金价暴跌所引发的中国购金狂潮,一直持续不断。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甚至成了抢金小长假。而随着购金热潮走红的是一个独特的群体——“中国大妈”。他们甚至被认为是扭转金价暴跌趋势的新金融大鳄,战胜华尔街的国际金融新贵。“中国大妈”只是对国内狂热购金人群的一个戏称。

  不过,对这种故事化的描述,也有反对者认为,“中国大妈”打败华尔街只是美好幻觉。在整个黄金市场中,“中国大妈”买入的黄金量微不足道,尚不足以撼动黄金市场走势。

  购金热

  在中关村开店的冯瑞,最早从电视新闻中看到了国际金价大跌的报道,由于忙着店里的工作,当时只是扫了一眼。晚上回家上网一查,说是金价很便宜,就动了买黄金的心思。等第二天赶到位于蒋宅口的一家黄金专卖店时,冯瑞才发现她已经来晚了,这里的投资金条已经被抢购一空,要想拿现货得等15天以后。

  冯瑞当时就订购了一个50克的投资金条,并在销售商那里直接办理了寄存服务,“上午最低的时候是268元一克,等下午买的时候已经涨到了275元一克,现在来看基本买到了最低点,算是碰上了。”

  这次购金并不在冯瑞的计划中,由于已经和两个朋友约好在4月下旬去香港,她原打算到香港之后再买黄金。但这次国际金价暴跌,让她提前出手。冯瑞在网上看中的一款周大福[微博]的金手镯,她还是决定到香港之后再买。

  让冯瑞没有想到的是,香港的黄金市场抢购同样疯狂。4月下旬到香港之后第一次逛金店是在晚上,连逛了两家金店,发现柜台都空了。在位于沙田的周大福金店里,手镯只剩两款,手链也只剩下两三款,戒指也没什么好样式。

  冯瑞第二天一早就去周大福门口排队,已经有二三十人在等了。10点半开门后,根本看不到柜台,很多人在那挡着。

  冯瑞想着刚开门能有一些新款式,但挤进去看了一眼才发现,2/3柜台是空的。“如果看中一个款式,让工作人员拿出来,立刻要定,当时不定可能就没了。”冯瑞说,围在柜台周边那些和她一样讲着普通话的顾客,大有把金店一扫而光之势,偶尔会有一两个说粤语的顾客。没能选到中意手镯的冯瑞,最终花费1万多元买了一条项链、4个戒指。

  抢购潮致使香港的一些金店因为缺货而不能正常开业。香港金银业贸易场理事长张德熙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贸易场的大部分储备实际上已经耗尽,会员单位正设法解决零售需求高涨所造成的供应短缺。

  中国黄金集团黄金珠宝有限公司直营一部副总经理黄鹏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4月国际金价下跌后,位于北京柳荫公园南街的中国黄金旗舰店每天的投资金条销量都在150公斤左右,多时甚至能达到200公斤以上,这一销量相当于往年4月同期销量的5至8倍。

  在北京国华商场,同样一幕也曾上演。国华商场业务负责人王鑫告诉经济观察报,4月17日上午,一位在他印象中“从没见买过金条”的投资者一下子买了20公斤黄金投资金条,直接付款500多万元。王鑫说,五一长假期间,该商场投资金条的销量才回归到了以往的正常水平,但30克~100克的首饰金依然销售较火。

  国际金价大跌以来,中国消费者抢购了多少黄金?人民网的报道说,10天内中国内地投资人抢购实物黄金估计达300吨。

  黄金总比人民币强

  一位在国华商场刚买完1公斤金条的投资者说,金价大跌后,他已采购过1公斤金条,如今每克升值约20元。5月2日,投资金条基础价是295.2元/克,比前一个交易日下滑4元/克,他又来逢低买入,以待金价走出更高反弹。

  该投资者表示,“金价再怎么跌,黄金将来还是硬通货,买金不会像炒股一样一下子赔光了,也不会像投资房地产那样受这限制、受那限制”。

  而冯瑞的购金理由则是喜欢和保值,虽然不是黄金控,但她对黄金首饰也是情有独钟。在家庭的资产配置中,黄金的比重虽然不高,但是必选的一项。除了从去年开始做的定投基金和之前买的保险类理财产品外,不定时购买的黄金也被她列为积累家庭资产的组成部分。

  冯瑞并不在意短期的涨跌,她说自己在黄金高点时照样会去买黄金首饰。冯瑞的思路是一次买个几十克、上百克,慢慢积累,给孩子留着。既不会占用太多钱,也不会对家庭有太大影响。

  在冯瑞看来,黄金毕竟还是硬通货,国际上都认可的,不会像股票、基金、房产有很大的波动性,“现在孩子还小,等过个20年,黄金还是能兑现出比较高的市值。孩子有什么急用了,还能及时兑现出来。留着黄金总比人民币强。”冯瑞说。

  600万大妈有没有

  与“中国大妈们”疯狂抢购黄金相对应,暴跌之后的金价在近日逐步脱离低点反弹。

  金价的反弹是否归功于中国的强劲购买力?中信证券国际执行董事林一鸣认为,这仅是超卖后的技术反弹,散户的确贡献了一份力量,但影响并不显著。

  敦沛环球产品服务部业务总监周燕珊指出,零售业对黄金的补货需求确实存在,但相对央行的“大手笔”,散户买金只能说是散兵游勇。据世界黄金协会的数据,全球央行在2012年新增了534.6吨黄金,为近半世纪以来最高,又预计今年央行黄金新增量仍可维持去年的水平。

  周燕珊认为,市场对实金的需求一枝独秀,而之前比较活跃的黄金ETF(交易所交易基金)和期货黄金,近期一直则比较萎靡。

  但亦有对冲基金经理对中国大妈持肯定态度。“现在很明显是散户对抗大户,新兴经济体对抗发达国家的局面。”香港中环资产投资有限公司(CAI)行政总裁谭新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谭新强做了个粗略的估计:SPDR黄金ETF(全球最大的黄金ETF基金)背后约有1500吨实物金支撑,大户沽出20%,即有300吨的卖盘压力,相当于600万两。“若每人买一两,则需要600万个大妈接货,我相信中印等新兴市场的散户是有这个购买力的。”

  是什么驱使着普通百姓去抢购黄金?谭新强认为,新兴经济体居民心态和发达国家不太一样,总会担心经济和政治动荡,“真正要跑路时,最坚实的避难所也只能是黄金。”而对于美欧等发达经济体,安全资产可以是美元,比如这一波跌潮,便颇有“弃金取美股”的意味。

  若金价再跌,会否再掀抢金潮?“我相信会的,金市不像楼市,下跌时成交会萎缩。相反,黄金越跌,普通散户购买力越强,若跌到1000美元/盎司,印度人会疯狂出来抢金,到时焦点或许就会从中国大妈转向印度大妈了。”谭新强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