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特权车,中国换发新号牌

中国杭州——周末,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官方报纸《解放军报》上刊出了这样一幅照片,一名咧嘴笑着的士兵身穿绿色军装骄傲地站着,就好像自己单枪匹马击退了外敌入侵。

但他的成就只是获得了一块新的军车号牌而已。他把新号牌捧在手里,照片头顶上的大标题写道:“捧起新号牌,责任在心中。”

中国领导人将矛头对准了车辆号牌,具体而言是军用车辆的号牌,这是打击腐败的最新尝试。现在军方正在为军车发放新号牌,且一般情况下不允许豪华车辆领取新号牌。从周三开始,所有军车都应悬挂新号牌。

这一举动引发了极大兴趣。因为许多中国人抱怨,悬挂军车号牌的车辆司机频繁滥用特权,比如,在车流中超速穿行、占用应急车道、闯红灯。

警察一般不会拦截挂军车号牌的汽车,军牌车的司机也不用交道路收费和停车费。正因为军牌被赋予的特权,据悉军人会将它们出售或转让给亲友。而且,已经出现了专门制造和销售假冒军车号牌的完整行业。

官方通讯社新华社的一篇文章说,“希望新的号牌政策有助于减少这种违规现象,消除公众对滥用军车牌照及其他形式腐败的愤怒。”

新华社的这篇文章报道,总后勤部部长赵克石上将说,非装备的宾利(Bentley)、宝马(BMW)、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捷豹(Jaguar)、保时捷(Porsche)和路虎(Land Rover)一律不得使用军车号牌。他表示,私人车辆和地方政府官员的车辆一律不得换发新式军车号牌,并将对私自出租、出借、挪用军车号牌和军车私用的单位、个人从严处理。

广东省的官方报纸《南方日报》2011年报道,可以使用六年的真军车号牌能卖近4.5万美元(25万元人民币),假的大约也能卖到100美元。

中国领导人以前也尝试过启用新的军车号牌制度,但军车号牌滥用的现象却日益增加。人们频频在城市的街道上发现悬挂军车号牌的豪华车。中国人用手机拍下这些汽车的照片,然后把照片发到网上,这导致军方受到了严厉的指责。

今年宣布的军车号牌行动,被认为应归功于中国新一任领导人习近平。在上任最初的几个月里,同时兼任中央军委主席的习近平,就着力推动反腐败。腐败是中国人对共产党心怀不满的主要原因之一,习近平表示,腐败危及党的生存,他会“老虎和苍蝇”一起打。

改善军队的形象是这场行动的一部分。在毛泽东统治时期,军队有着行为可敬、生活朴素的美名,同国民党士兵广为人知的堕落形成了对比。共产党在内战中从国民党手里夺取了政权。而近些年,共产党军人奢华的生活方式也变得广为人知。

这篇新华社的文章称,更换军车号牌只是“军队和政府打击腐败的起点”。

这篇文章称:“使用军车的人必须遵照政府的号召,改进工作方式、减少铺张浪费,树立更节俭朴素和努力工作的形象。”

中国军方在周日开始发放新号牌。当日,辛士红在《解放军报》发表评论文章称:“网络时代,开出营门的军车,时刻置于社会关注的聚光灯和放大镜下,司乘人员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

在北京一处名为“中央公园”的高档公寓小区,豪华车上的军车号牌一度相当常见,但在政策出台后,这些号牌大多消失了。

对豪华车制造商来说,中国是一个巨大且不断增长的市场,但尚不清楚,军车号牌的新政策,以及针对官员浪费行为的广泛打击行动,会给豪华车在中国的销售情况带来何种影响。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大中华区研究负责人王志浩(Stephen Green)说,他之前听说政府采购大约占中国汽车销售额的10%到15%。他又表示,自己没有关于豪华车销售的细分数据。

环球通视(IHS Global Insight)关注中国的经济学家阿利斯泰尔·桑顿(Alistair Thornton)说,整个消费经济都已经感受到了打击奢侈生活方式带来的影响。

“打击行动的影响力并不具有毁灭性,但零售数据确实表现出走软的趋势,”他说,“对餐饮业的影响最为明显,汽车市场也明显趋弱,如果打击力度加大,这种情况必然会进一步恶化。”

质疑者也对军车号牌的新政策提出了疑问。就职于太原科技大学电子信息工程学院的董增寿于周三在微博上表示,应该对豪车的驾驶者加大监察力度。

他写道:“我们关心的是军队豪车到底谁在坐?军车私用何时休?不解决这两个问题,仅仅换个车牌除了浪费军费没任何用处。”

———–

中国网民监督军队违规配挂新式军车号牌

在中国实施新规打击军车号牌滥用的现象一天过后,网民监督违规配挂军车号牌的游戏就已经开始。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晓婷周三在新浪微博上发布多张配挂新式军车号牌行驶在北京公路上的新款大众途锐(Volkswagen Touareg)SUV的照片。这条微博发出后便受到热议。

晓婷在配图微博中写道,我没记错吧,从今天起45万以上的车一律不准挂新军牌,结果一出门就碰见一辆。新规实施第一天就顶风作案,太猖狂了!截至周四下午这条微博被转发了1.5万次。

新式军车号牌启用的同时,有关部门也颁布了一系列新规。此举显然是为了消除过去同军车相连的种种不良行为,其中包括用公款购置的豪车被私用,以及向普通民众非法拍卖军车号牌等。

按照新规,发动机排量在3.0升以上、价格在人民币45万元(约合7.2万美元)以上的高端豪车均不能配挂新式军车号牌。晓婷微博上展示的这款新途锐在中国的价格区间为人民币68万元至110万元。

一位试图猜测军方对晓婷微博所做回应的新浪微博用户写道,他们会说这是二手车,所以没有触犯规定。

另一位新浪微博网友说,哦,这车?标价为449,000元,但高配版要价可达100万元。

社交媒体加智能手机已经在全球被证明是揭露违法乱纪者的一对利器,这一黄金组合在中国被证明尤其有效。在中国,有数百万对反腐异常痴迷的网民用灵敏的目光搜寻奢侈品。中国反腐尖兵的力量在去年9月表现得尤为明显。当时目光如鹰眼般敏锐的微博用户在“表哥”杨达才的倒台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原为陕西省安监局局长的杨达才被怀疑收藏有大量奢华腕表。

周四,一篇源自中国军方网站的报道在官方媒体网站上被广泛转载,报道援引北京军区联勤部军交运输部一名未具名官员的话说,大众途锐轿车不属于明确禁止挂军牌的高档豪华车之列。

报道说,之前部队军以上领导配车有过途锐车型,现在继续使用,至于价格超过45万的轿车,今后将不再配备,之前使用的为避免浪费还将有限制地继续使用。

带民族主义倾向的官方小报《环球时报》发表的一篇社评则替中国军方做了辩护,称新规需要时间来实施,并批评社交媒体用户的行为是舆论过度监督。社评说,舆论应当面对现实,过于急躁的监督对中国长期的发展弊大于利。

这两条回应均没有争取到多少网友的支持。

天使投资人兼颇受欢迎的社交媒体评论员薛蛮子在微博中说到,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一个豪车的小事还找借口不严格执行,令人失望!为了避免浪费自然可以抽超标烟,喝茅台酒,继续吃鱼翅海参鲍鱼,这些东东在军队仓库里不能“浪费”!

其他微博用户则纷纷加入晓婷的行列,也贴出可能违规的军车号牌照片,官方电视台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甚至还帮助转发网友的发现。

央视新浪官方微博贴出了多张配挂军车号牌的奥迪高端SUV的照片,配图文字说,这只是哗众取宠?已经有人想出如何伪造新式军车号牌了吗?亦或是公然违反新规。有关部门应该找到这辆车,进行严格调查,迅速提供答案。

由于得到了高层的鼓励,预计中国公民将继续对军队违规配挂新式号牌的行为进行监督。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