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关于彭州的炼化一体化项目

作者:馒头笼子

第一个问题这个项目到底包括了什么

在官方声明和新闻报道里面都统一口径使用“项目由1000万吨炼油/年和80万吨乙烯/年炼化一体生产组成”。在这里刻意回避了一个敏感词汇PX,也就是二甲苯。那么这个项目到底有没有生产PX呢?

在凤凰网12年的一篇报道能看到这个项目还包括了65万吨的PX。该项目一子项目承包商的自我吹嘘的文章里也提到在承接项目的设备中有三项最高纪录,其中一项就是“芳烃联合装置的二甲苯塔高度为94m,为四川石化之最”(原文))

那么PX到底是什么,致癌么?

PX(para-xylene),也就是对二甲苯。无色透明液体,具有芳香气味(详解见维基)。

PX作为聚酯工业的重要原料,这些年国内对其需求非常巨大。国内产量根本无法满足市场需求。这几年自给率徘徊在60%左右。11年进口二甲苯463万吨。12年进口大概在600万吨左右。有需求,利润又丰厚,那肯定得抓紧供给。 这也两桶油在各地大搞PX项目的原因。

关于PX的毒害这个话题的讨论在之前的几次风波中讨论的应该是比较充分了。大家可以去看看松鼠会廋驼的文章。 愿意了解更多信息的同学也可以直接去读PX的MSDS(链接出处)。总的来说大多数科研机构,包括评估化学品致癌的权威机构IARC,认为二甲苯致癌性证据尚不足。

PX不是强致癌物是否代表项目的环境风险较低?

炼化一体化的项目中,PX只是最终产品中的一种。从下图可以看到,整个生产过程和最终产品中可燃,易爆,有剧毒的化学品还是很多的。化工行业的性质就决定了这不是一个绿色无污染的行业。任何人都不愿意在自己家旁边出现大型化工厂。这种邻避心理是很正常的。

1

(徐承恩,炼油工艺综述,11-11-2009)

如果你非要在某个地方建,请你告诉我非建不可的理由。用数据告诉我项目带来的利弊。从我能搜集到的资料来看,主要是集中在经济发展,税收增加,发展化工产业这些方面的考虑。在民众普遍感觉没有享受到GDP增长所带来的红利的情况下,说服力有限。此外光着眼利益,绝口不提项目的危害。这样的信息没有任何公信力。

大型化工厂必然会有废气废水废物的排放,我们需要知道到底遵守什么标准,年排放量多少,对目前的环境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大气污染是石化行业污染的主要方式。主要污染包括二氧化硫,氮氧化合物,粉尘和有机物挥发。很遗憾,关于这个项目的这方面信息非常少。搜索了半天也只找到一篇成都市环保局对一个成都信访局的答复里找到二氧化硫的年排放量(链接出处)。根据这个答复,整个项目的二氧化硫年排放会控制在3300吨以内。根据我手上的资料一个1.5亿吨炼化项目,二氧化硫年排放在2万到6万吨。按比例1000万吨的项目应该在1300 吨至4000吨之间。所以这个数据应该说还是比较靠谱的。

3300吨的排放对整个成都市的来说是什么概念呢。非常艰难的在网易找到了一篇报道(链接出处)。 根据此报道,成都市准备在2010年把二氧化硫排放控制在12万吨。姑且就按照一年13万吨来计算。彭州石化项目占到了整个成都二氧化硫排放的2.5%左右。成都2012年GDP8140亿的样子。彭州石化GDP贡献值不好说,公开查到资料只提及年销售额在546亿,利税近100亿。只能按收入法毛估GDP贡献值。380亿固定资产投资,按十年折旧每年算40亿。化工行业人力成本大约占销售额4%,22亿。 总贡献大约在140亿左右。占成都市年GDP的1.7%多一点。贡献2.5%的二氧化硫排放。这生意做得有点亏。

反对的声音中,认为该项目建设在成都上风。 四川石化的新闻稿里却说成都常年风向是东北风,和彭州到成都的方向不一致。从风玫瑰图中可以看出,常年风的确是东北方向。可是四川石化在这里有意无意的忽略了一个细节,成都的静风频率。下面这个描述摘自成都气象局网站“全市大部分地区的主导风向为NE 和NNE,都江堰为NW,占全年7~11%,静风频率占全年32~55%。”在这只能靠刮风来赶走雾霾的时代,静风频率如此高对成都人民来说不是好消息。当地的大气环境容量是否能承载这样的项目值得商榷。

2

风玫瑰图

除了污染气体之外水污染是另一个大头。石油化工的主要污染物是有类有机物,一般那用化学用氧量(COD)来衡量。四川石化发的新闻稿中,只是提及70%废水回收,30%达一级排放标准。从未提及COD总量。根据手头资料估算,这样规模的项目如果环保措施得力COD排放大概在300吨/年的样子。 成都市COD年排放大约在8万吨的左右。项目所占比例不足0.4%。不过这是在所有污水处理设备正常有效运转的情况下的估算。实际运营中,到底情况如何只能寄希望与环保部门的监管和企业的良心。大型央企不鸟当地环保部门违规排放的消息,这几年我们见的不少。你在别处不守规矩,怎能让我们相信你在这里会按法规办事?

搞笑的是在最近四川石化澄清该项目不是成都上风上水的问题时,所用的托词是该项目处于沱江水系。和成都的岷江水系不相关。从google map上看,该项目位于彭州隆丰县临近马牧河。马牧河汇入鸭子河最后进入沱江。而该项目的排污口也设于沱江。所以位于沱江水系的说法成立。尽管沱江水系不是成都的上水,沱江可是川内很多大中城市的上水。2004年3月,四川川化股份有限公司高浓度氨氮超标废水(2611-7618mg/L)经支流毗河排入沱江,造成沿线简阳、资阳、资中和内江近100万群众从3月2日到到3月26日饮水中断25天,死鱼100万公斤,直接经济损失2.19亿多元。之后沱江干流全面禁止网箱养鱼,沿岸城市纷纷另辟新的饮用水源地。至今沿岸仍是消化系统类癌症高发区。希望这样的事件不会再次发生。

3

Google Map里的厂区地图,厂区以北就是马牧河

最后一种是固体废物,包括重金属和其他一般工业废物。从环评报告看,重金属都会由厂家回收。一部分固体废物会做焚烧处理。不能焚烧的会在彭州工业固废填埋场填埋。固废比较容易监管,若按标准处理对环境影响应小于大气和水污染。

除了日常污染,还要考虑各种极端情况(火灾,泄漏,地震或其他地质灾害,恐怖主义袭击。。。)下表对大部分风险有一个大概的评估

4

(炼油厂环境风险分析及防范措施,高四明)

从上表可以看出最大三项风险按风险值高到低分别为,油品火灾,气体泄漏和油品泄漏。发生概率最大的油品火灾对生产设备,厂区人员威胁最高,风险最大。有毒液气体反而大部分会被烧掉,对环境和厂外人员的损害相对较低。对公众安全影响最大的是气体和油品泄漏。

关于气体泄漏,该项目的环评报告认为生产装置产生的无组织排放有害气体影响范围小于600米,若发生燃烧爆炸事故,项目会启动自动关闭系统,危害范围仅限于3公里。我想问的是,环评报告为什么由业主自己的设计单位做?环评报告的简本放在彭州的政务公开网站(链接出处)。简本的信息量是否足够?如果自动关闭系统失灵,可有预案?在这种极端条件下的影响范围又是多大?

对油品泄漏该项目也进行相应的措施。在声明中提到有:所有污水管线地上化。内罐区和装置区分别采用HDPE膜和防渗混凝土。这些措施也基本上也是比较有效的防泄漏措施。在报告和声明中没有提及的是,是否有承载泄漏的二级容器,该二级容器最大容量是否满足要求。

该表格没有提到一个成都人民普遍关心的风险—地震。在四川石化的声明中,某负责人说“四川石化项目所在地距龙门山中央断裂带直线距离达31公里”这句话是耍了滑头。下图是google map显示的彭州市隆丰镇位置A点。

5

从都江堰到德阳画一条线段。隆丰镇大约在该线段离都江堰1/3处。

从中国地震局下载的龙门山断裂带示意图。红点应该是隆丰镇的大概位置。这样就很清楚看到该负责人耍了什么滑头。他说的是该项目到龙门山中央断裂带的距离,也就是下图中横跨映秀北川的这个断裂带。闭口不提在中央断裂带以东横跨都江堰,江油,剑阁的断裂带。而该项目到这个断裂带的距离那就不是31公里了。项目最后把抗震烈度从7级改为8级。这是好事。可是从建筑标准来说还有一个重要参数没有提及,那就是设计基本地震加速度值。在8级里面有的是一0.2G的地震加速度来设计的(北京主城区),有的是0.3G(江苏,宿城),有的甚至是0.4G(台中)。

6

做同样的线段,链接都江堰和德阳,可以大概看出基地离都江堰,江油,剑阁断裂带的距离

总的来说,大型炼化项目有它的污染和风险。通过合理的工程设计,采用最新的环保技术,严格生产管理和环保监督,制定有效应急预案,污染和风险是可以减小到可承受的范围的。具体到彭州的项目我认为选址是否最优有待商榷。该地区的大气容量是否能承载该项目存疑。在环评报告的制定以及随后的公示程序上自说自话。对大众的信息披露做得非常不够。公众无法方便准确的了解该项目对环境所带来的影响。公众出现质疑的声音后采取的手段粗暴,简单。这样是无法取信于民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