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贸商“托盘” 融资不好过

通过托盘做生意的主要是一部分贸易商赌“金三银四”,但是真正的需求没有来临,钢价不仅没有上涨反而重回跌势,加上高企的融资成本,令贸易商雪上加霜。

自去年以来遭遇银行断贷之后,部分钢贸商开始转向“托盘”融资维持经营,但钢价下跌和“托盘”成本高企令钢贸商日子更加难过。

“现在钢铁‘托盘’融资的资金成本月息高达1分7,甚至更高,加上钢价下跌,钢贸商囤货亏损显著。”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钢铁物流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盛志诚说。

“托盘”融资成本

高达两成

在银行基本上向钢贸商关闭贷款大门之后,一种在钢贸圈子里流行的另一种融资手段——“托盘”变得吃香起来。

所谓“托盘”,简单来说,即是钢贸商将钢材在一段时期内的货权转至一些有实力的企业,从而获得短期融资,到期后钢贸商偿还资金以拿回钢材货权。据了解,大多数给钢贸商“托盘”的公司都是国企、上市公司等资金实力强大的公司。

“在民营中小企业贷款难和银行限制对钢贸商贷款等多重背景下,这种托盘交易使钢贸商获得流动资金,而国企、上市公司等被称作‘二银行’或者影子银行的托盘方也获得类似‘佣金’的收益。”一钢贸业内人士称。

不过,一些贸易商为了维持生存,只能通过托盘交易,这也由此推升了托盘融资的资金成本。

据商报记者了解,目前部分钢贸商“托盘”的资金成本月息高达1分7(实际上有些融资成本可能还要更高),而在去年或者更早的时候,“托盘”的资金成本月息最高也只有1分3左右。如果以1分7来计算,年化下来的资金成本达到20%以上。

“从2013年头4个月来看,如果扣除掉资金成本6%,再加上(钢价)下跌的部分,钢贸商囤货亏损显著,即便考虑到钢厂的补贴,价格下跌部分也还有缺口。”盛志诚说。

“通过托盘做生意的主要是一部分贸易商赌‘金三银四’,但是真正的需求没有来临,钢价不仅没有上涨反而重回跌势,加上高企的融资成本,令贸易商雪上加霜。”一位钢铁资讯行业的分析师说。

2月份,钢价曾出现过短暂上涨行情,彼时,市场需求并未真正启动,钢贸商想出货成交也十分有限,他们手里的囤货依旧压着。由于没有市场需求支撑下的空涨难以为继,在2月初之后,钢价开始掉头向下。截至昨天,螺纹钢期货的价格已经跌去了18%。5月份合约跌到了3450元/吨左右,而10月份合约也跌到了3540元/吨左右。

“跌价,是灾难,需求至今‘日暖花开不见春’,业界煎熬啊。”盛志诚如此感慨。

钢贸商要求钢厂

增加补贴

遭遇银行集中起诉、托盘交易成本暴增和钢价大跌,钢贸商无疑正遭遇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有业内人士称,华东地区已经有大约1/3的钢贸商倒闭。勉强维持经营的钢贸商也占据了1/3,剩余的是一些较大的贸易商,但业务量也明显萎缩。

今年3月份,钢贸商由于沙钢涨价而宣布“罢售”,其后沙钢应要求大幅降价、增加补贴。此后,不少尝到甜头的钢贸商集体“造钢厂的反”:攀钢接到了成都贸易商关于“结算价追补的请求”,长达钢厂宁波地区的代理经销商也于近日发出了“追补”的要求。而在华东、华南部分地区,不少钢贸商也在“密谋效仿”。这些“造反”风波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钢贸商的生存窘境。

而未来,钢贸行业也不会迅速转暖。宝钢此前曾预计,中国今年的钢材需求仅会增长3%,将连续第二年增速放缓。而在2007年到2011年间,钢材需求保持了年均10%以上的增长。

中国金属材料流通协会秘书长陈雷鸣认为,去年四季度以来支撑钢价反弹的主要因素,在于宏观经济企稳回升和诸如城镇化的政策预期,但目前钢厂开足马力、库存激增、需求未现,足以将钢市打回原形。

银行继续

收紧钢贸商贷款

面对不良贷款增长,中国银行业正在进一步大幅削减对钢铁贸易商的贷款,这将使钢铁业在需求低迷之外面临更多压力。

监管层去年年底对钢贸商贷款展开一波整顿,在景气度降温打击钢铁消费之际,导致数千家未能偿还贷款的贸易商倒闭。除非钢铁需求增温,否则今年将再度出现相同情况。

新一波钢贸商违约潮可能迫使更多业者倒闭,导致钢厂库存进一步升高,从而打击钢厂现金流量,压低已然处于数月低点的钢价。钢贸商在中国钢铁业扮演重要的居中调节角色,90%的钢厂依赖钢贸商出售产品。

“我们不会对钢贸商放松信贷,而且目前仍在对一些既有客户收紧放贷。”民生银行在上海的一名主管称。

“上海和杭州(钢贸)坏账仍然很严重,第一季度已经比一年前有所增加。”这位不愿具名的主管称。

花旗在其今年年初的一篇报告中指出,在中国主要钢铁交易中心——上海,去年对钢贸商的贷款约达到1800亿元,其中大约20%-30%是用于钢铁以外用途,不太可能收得回来。

花旗预测,银行业对钢贸商的贷款今年至少将减少20%-30%。上海钢铁服务业行业协会的估计数字显示,2012年上海地区对钢贸商的贷款降至1500亿元,低于2011年的2100亿元。

“贸易商的不良贷款从去年年底就已经增加。问题比我们预期的要复杂,而且9月份以前可能不会明显改善。”一位任职中国四大银行之一的官员表示。

一些贸易商屡次以同一抵押品从几家不同银行申请贷款,令风险倍增。“融资总额远高于抵押品的实际价值,因此银行的潜在系统风险很高,我们仍在削减对钢铁贸易商的贷款。”这名银行官员表示。

各家银行已经采取更严格的举措,以避开向钢贸商贷款的潜在风险,密切审查财务报告和抵押品。

“如果我要借100万元,银行将要求我提供价值两倍的钢铁产品以及一项房产作为抵押。”上海一家贸易公司的老板说。

[新闻延伸]

银行起诉钢贸商案件集中爆发

当前国内钢市整体形势依然疲弱。

近期案件数量为去年高峰期近20倍

已经有银行对一些“骗贷”的大钢贸商以“恶性诈骗”的名义向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举报,未来很可能上升到刑事责任层面。

已有银行告钢贸商“骗贷”

商报记者从有关渠道了解到,自4月26日到5月24日的近一个月时间里,将有300余起银行起诉钢贸商的案件面临法庭公开审理。其中,涉及民生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南京银行、北京银行、宁波银行、江苏银行、杭州银行等多家银行。此外,亦涉及钢贸商与银行贷款过程中充当担保角色的担保公司、典当公司等之间的合同纠纷等案件80多起。

自去年上海钢贸商遭遇信贷危机以来,近期钢贸商遭遇银行起诉到了一个爆发期。除了未来一个月将开庭审理的300余起案件之外,3月18日至4月17日的一个月间,上海有209起银行起诉钢贸商的案件开庭。累计来看,最近两个月总计有500多起案件开庭。而在2012年银行追讨钢贸商贷款的逼债高潮期,10月15日至11月15日类似起诉总共仅为27起。

不过,上述即将开庭审理的均为民事诉讼,尚未上升到刑事责任层面。但是有消息人士透露,已经有银行对一些“骗贷”的大钢贸商以“恶性诈骗”的名义向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举报,未来很可能上升到刑事责任层面。

“从钢铁贸易商处收回款项的过程非常缓慢,因为法院要处理很多类似案件,每天处理只能一定数量,因此我们除了等待别无他法。”民生银行一主管表示。

上海不同的区法院也可能接到数家银行针对使用同一抵押品申请贷款的钢铁贸易商提起的诉讼,这令过程更为复杂。

更多钢贸企业料将破产

随着中国经济降温,对不良贷款忧虑进一步加剧。中国第一季经济增长7.7%不及预期,许多人士曾期望中国今年能带动全球经济复苏。

据“我的钢铁网”的数据,钢贸商在中国的钢铁产品库存在上月触及2250万吨纪录高位。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大型钢厂的库存亦在上月触及纪录高位1450万吨,目前约达1370万吨。

由于钢铁价格下跌,这些库存的价值降低。螺纹钢期货周三触及7个半月低位每吨3578元。

随着信贷收紧和钢铁价格下跌,上海数千家钢贸商被迫离开供应链,其中许多来自福建省。

“除了少数几家大公司外,福建钢贸公司的银行贷款全都受阻。”一名钢铁交易员称。

目前许多钢贸商每吨都亏损了80元-200元,更多钢贸企业料将破产,因为钢铁需求不太可能明显增加。

“我们也不希望从银行贷太多钱。把钱存在银行甚至比卖钢材还挣钱,因为贷款成本迅速增加,而钢铁需求疲弱。所以对钢贸商来说,从银行贷款也是冒着巨大的风险。”一家上海贸易公司的高管称。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