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票怎么投?——两党恶性竞争之下马来西亚人的迷茫

近日,笔者出差到马来西亚,恰好临近马来西亚第十三届全国大选(5月5日马来西亚国会及州议会同时选举投票),在商务和旅游观光之余,走马观花地从报刊文章、生意伙伴攀谈、生活日常接触等侧面对马来西亚大选情况浅浅的进行了一些了解,信手记叙一下,如有错谬,还请方家指正。

喜新厌旧VS合久必分

在马来西亚,你不知道什么时候选举,但你知道谁会获胜。

这句马来西亚谚语中,“知道谁会获胜”是指从1957年马来西亚独立建国至今,连续十二届大选全部获胜的执政联盟国民阵线(简称国阵,缩写BN)。国民阵线是由巫统、马来华人总会、印度人国大党这三大代表了主要马来西亚族裔(66%马来人,25%华人,8%印裔)的政党及参与联盟的十余个小党派组成。国民阵线连续50多年的长期执政,虽然使得马来西亚得以保持较为稳定的发展路线,并取得了在东南亚国家中较高的经济成就,但是也不可避免的在执政党内部积累着权贵与资本的勾结,怠政渎职与贪污腐败等不良现象。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选举”指的是马来西亚大选按其宪法规定,是必须在上一次大选之后的5年内举行,可以提早。具体投票时间按首相解散当届议会,顺延60日内完成大选投票为限。

以上一次马来西亚大选为例,国阵之所以选择在2008年3月8日进行大选,是因为反对党联盟——民联的领袖人物,被巫统除名之前曾担任巫统署理主席,马来西亚副首相等职务的前任高官安瓦尔在1998年被控渎职和鸡奸自己妻子司机的双重罪名,虽然后来洗脱了鸡奸罪名,但2008年时仍受到禁止参政的禁令约束,禁令在4月份到期。看起来国阵选择的投票日可以使得安瓦尔不能赶上大选投票日,无法当选国会议员重归政坛,但安瓦尔巧妙的先让其妻子旺阿兹莎以反对党人民公正党主席身份参选,成功当选议员,并在当年7月底辞去议员职务,为安瓦尔制造出一个大选投票截止之后补选国会议员的机会。安瓦尔成功的抓住补选机会,当选国会议员,高调复出。

从这一系列动作我们看出,民主选举,是一项很讲究如何钻规则空子的游戏。然后安瓦尔再次被控犯下鸡奸罪,这次站出来指控他的是他的一位年轻男性助理。两年后,2010年,安瓦尔又一次以证据不足洗清了罪名。不过这两天的马来西亚当地报纸上该助理的父亲又重新表态安瓦尔确实犯下过鸡奸罪行。到底是政治阴谋,还是刑事犯罪呢?看来这场性犯罪肥皂剧还是没到收场的时候(鸡奸在伊斯兰国家是严重罪行,按马来西亚法律可判处最高20年徒刑)。

基本上,马来西亚在本次全国大选前的政治局面可以概括为:

喜新厌旧:普通民众对国阵感到厌倦,国阵大量的政治丑闻和姗姗来迟尚未见效的转型计划,使得国阵在2008年大选中首次失去了保持50年的议会三分之二多数席位的绝对优势地位。历经五年时间之后,普通民众求变之心更趋迫切,反对党联盟民联提出的UBAH(变天)口号响遍街头巷尾。马来西亚当地多数媒体和政治人物均表态认为今年的大选选情会是马来西亚有史以来最激烈,最难分胜负的一次。

合久必分:马来西亚民联三大党包括以马来人为主的公正党和印度人为主的人民党合并成立的人民公正党,以华人为主的民主行动党,以伊斯兰教教义为纲领的伊斯兰教党。人民公正党领袖人物安瓦尔及其团队从巫统中分裂而来。民主行动党从新加坡执政的人民行动党中分离而来,并且多次参与过不同的反对派联盟。伊斯兰教党曾经是巫统为首的国民阵线参与党之一。

在上届大选之后,2008年至2009年底,这几个反对派大党均不同程度的出现了议员退党成为独立议员或倒戈至国阵的现象。在今年选战之前,国阵与民联两大阵营互挖墙角的动作仍在继续。分分合合,摇身一变的情况估计还会不断在马来西亚政党与政治人物身上发生,这也使得选民在投票时面临是选党还是选人的困惑。

另一方面,民联三大党各自的基本盘选民政治诉求有一定的分歧,伊斯兰教党在部分州议会选举获胜之后推行的伊斯兰教法案使得华人社会普遍感到反感,这样的政治联盟能够同心协力多久,或者说在一旦大选获胜终结国阵执政党地位之后会不会再次上演合久必分的对峙局面,谁也无法预测。节操这种东西,还是不要指望选战的时候会抓着对手爆艳照以及政治家真人版本黄色小电影的马来西亚各路政党能剩下多少吧。

朋党政治VS全家齐上阵

笔者在马六甲购物时,和特产店的老板娘聊到大选话题,这位华裔老板娘很果断的表态,不会投票给国阵的巫统或者马华,她认为马华只会跟着巫统走,不会主动维护华社权益,而巫统全是朋党勾结,各种工程投资和国家补贴都被巫统领导人的亲戚和朋友赚光啦,她一定要支持火箭党(指LOGO为火箭图案的民主行动党)!

笔者在吉隆坡和华裔出租车司机聊天时,得到的回应更为具体,50多岁的司机大叔历数从马哈蒂尔时代开始的巫统朋党丑闻,能源业,通讯业,银行业,航空业,建设工程,高速公路等等行业,均为马哈蒂尔、纳吉等历任巫统领导人的朋党所包办,腐败形式包括朋党入主国资企业董事会,或以国有资本补贴私人企业,或将国资企业私有化,亏损严重后又再以国资高价并购收回,或在政策优惠上倾斜,帮助朋党资本不当得利等等。同时,前前任首相马哈蒂尔的儿子、前任首相巴达维的女婿均在巫统中担任重要职务。

笔者初时以为市井之谈,多有夸张,于是在网上查找相关报道,才发现例如马航丑闻,中央银行300亿林吉炒汇亏损丑闻等方面文章数不胜数,且大多有根有据,看来巫统在选战中失去信任确是自作孽不可活。

好奇之下,笔者又顺便查找了一下民联的领导人资料,想看看是不是堪称清廉自守,足以对得起马来西亚选民的信任,救民于水火。

谁知道一查之下,吓了一跳。正可谓是国阵玩朋党,民联全家齐上阵啊。

之前已经提到的民联领袖安瓦尔,虽然洗清鸡奸罪名,但是有4项贪污舞弊罪行是被法院认定,执行过6年刑期,也就是说,在法律意义上有贪腐前科。而其目前率领的人民公正党,是以其妻子出任党主席。安瓦尔两次洗清鸡奸罪名的律师团,由著名律师卡巴星及其子蓝卡巴星领衔。这位卡巴星律师,正是民联另一成员民主行动党的主席。卡巴星一共有4位子女从事律师职业,反对派民联成员所涉及的各种政治案件、名誉案件、刑事案件大多由卡巴星一家进行辩护。卡巴星另一名儿子哥宾星也是民主行动党中央委员及国会议员。卡巴星父子并非是民主行动党中的父子兵特例,民主行动党精神领袖林吉祥(国会议员)和现任秘书长林冠英(槟城首席部长)也是一对父子,并且还是卡巴星父子最主要的党内竞争对手。林冠英的妻子周玉清也是马六甲州议员。2008年的全国大选中,媒体报道的参与国会议员与州议员选举的裙带政治家族横跨执政党和反对党,上述马哈迪的儿子和巴达维的女婿之外,还有民政党顾问林敬益的儿子林时彬;马华的兄弟兵黄家定和总秘书黄家泉;民行党的欧阳丁清和欧阳捍华父子;人民公正党的旺阿兹莎和努鲁依莎母女;民政党总秘书谢宽泰及谢隆泰兄弟,以及倪可敏倪可汉这对堂兄弟;民行党的张颖群和张念群姐妹等等。

这样的政治生态环境,要让人相信反对党上台之后可以走出与国阵不同的新路,避免朋党政治和朋党经济,真是颇为困难。或许马来西亚当地论坛上的一段网友留言可以说明投票前的纠结心态:我不知道民联上台以后会不会朋党和贪腐,我只知道国阵的朋党和贪腐很严重,至少这次让民联试试吧。

而笔者想到的倒是中国网络上常见的一个笑话:古时候某贪官离任,也有很多百姓去送万民伞挽留,路人不解的问,怎么你们还不舍得这个贪官走吗?百姓答道:好不容易喂饱了一个,再换个饿着的来,我们更惨啊!

但愿马来西亚的选民不会遇到这种情况吧!

忘了提了,现任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布,其父是马来西亚第二任首相敦阿都拉萨,父子两代对发展中马两国贸易和合作关系都做了不少贡献,或许父子相继的政治生态在传承政治智慧方面还是有一些好处的吧?笑。

工业建设VS环保议题

马来西亚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以国家为主导,有计划的发展工业建设,电子、汽车、石油化工、钢铁等行业在东南亚来说发展得相当不错。笔者在吉隆坡街头随处可见马来西亚国产小汽车,据统计,马来西亚国产汽车占到汽车保有量的70%以上。当然,这其中还有保护性关税和消费税的一份功劳,购买进口汽车在马来西亚合计要交将近300%的重税!进口车价格奇高,国产车当然也不会便宜卖了。1.3L排量的马来西亚国产车MYVI,比中国的QQ稍好一点吧,要卖到四万多五万林吉,约合人民币9万到10万元。

说回正题,马来西亚政府目前计划的几个重点工业项目,在选战中遭到反对党联盟民联以环保名义发起的舆论围攻。笔者前日在《星洲日报》上就看到一整版反对建设稀土工厂,反对建设核电站和反对建设水坝的竞选广告,广告号召选民投票给民联,以便民联在获得执政党地位后取消以上不环保的项目。

在笔者看来,马来西亚现执政党国阵有保持经济发展速度,引入外来投资开发较为落后地区,预见性的发展清洁能源供应的直接动力,因为这些都是政绩,也是建设工业化国家的必由之路。但反对党联盟民联,还未上台,自然不会有政绩压力,以普通民众感到恐惧的环境污染、生态破坏为恐吓宣传的爆点,确实更容易拉到选票。

澳大利亚莱纳斯公司计划在马来西亚关丹建设的号称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稀土提炼厂,预计投产后每年可以贡献相当于马来西亚全年GDP1%的产值,可以满足全球五分之一稀土需求。虽然政府和业内专家表示这个项目的环保风险并不高,但反对党和环保组织仍然以当地在十几年内发生的一些白血病和癌症病例为例证,要求政府取消此项目建设计划。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布称,关丹居民对稀土厂的接受度是该计划成败的关键,政府不会在稀土厂未被人民接受和认为安全前,向莱纳斯发出营运执照。他还将矛头指向反对党,称其炒作稀土厂话题,将之政治化,捞取政治支持。

而核电站建设计划和东马来西亚的数个水坝建设计划遭遇的反对也是大同小异,反对党联手各种环保组织以及预订建设项目所在地居民一次次的发起示威,并在当地居民的恐惧中收获着大量选票。

邻避效应指居民或当地单位因担心建设项目(如垃圾场、核电厂、殡仪馆等邻避设施)对身体健康、环境质量和资产价值等带来诸多负面影响,从而激发人们的嫌恶情结,滋生“不要建在我家后院”的心理,及采取的强烈和坚决的、有时高度情绪化的集体反对甚至抗争行为。邻避效应可以说成了后发工业国绕不过去的一道难题。

执政党是要实实在在的建设成果,还是要选票和掌声?民众是要就业机会和经济收益,还是宁可要万无一失的环保?反对党是要拿到选票,还是要学会从社会整体需求的角度去考虑自身的社会责任?

马来西亚各界面临的这些问题,值得观察。毕竟,我们也遇到了类似的难题,从目前几次国内集体散步反对化工项目建设的情况看,地方政府处理得似乎并不合适。环保呼声是满足了,工业建设的需求耽误了。

身在福中VS本来应该过得更好

在笔者的眼中,马来西亚人过得并不差,95号汽油价格才折合人民币4块多一升,吉隆坡市内普通地段的公寓有折合人民币五六千元一平米的,还有离市中心二十多分钟车程的总价折合一百多万人民币的排屋(类似国内联排别墅),吃的用的感觉也比国内便宜一些。能源好像暂时一点也不缺,石油和天然气自用足够还能出口,商场和电影院、酒店里的冷气都按把人冻感冒的标准开。就这样,请来当向导的当地华裔大学生还对我说都怪国阵贪腐,油价房价物价什么都涨,就是收入不涨。

换算了一下,当地一般大学毕业生在吉隆坡的起薪大约是1200到1500林吉,七八年前就是这个起薪水平,两个月能买一平米房子(可以换算为中国一个省会),一个月能加700升汽油,这购买力相当于国内5000多人民币每月的收入吧?当时我就没忍住说你们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可学生哥一脸严肃的告诉我:不行,马来西亚现在对比起新加坡、文莱,人均收入差很多啊,我们要趁这次大选UBAH(变天)!这样才有希望成为富裕的先进国家。

四十岁的老郑是专做对华外贸生意的马来第三代华裔,他的观点倒是和还没毕业的学生哥不一样。他觉得国阵和中国关系比较好,最好还是国阵当选,他肯定是投国阵中的马华国会候选人一票。最好不要选安瓦尔,这人和美国人关系好,当年美国人夸奖他是马来西亚民主自由的先驱,要是选上他了,搞不好马来西亚就得绑上美国人TPP这条船。生意人的想法就是既然过得不算差,就不要冒风险换政府了。

民联现在竞选的时候承诺当选后要降油价,降汽车消费税,取消南北大道(马来半岛贯通南北的高速路)所有收费站,还要多修高架道路和公共交通设施,减少堵车。一边是减少收入,一边是扩大支出,生意人头脑里算算账就知道不太可能。光是汽车消费税和高速路收费加起来一年就有差不多100亿收入,这笔钱没了,光靠喊口号清廉反贪腐就能补上?老郑觉得不靠谱。

看来学生们都是天生的反对派,年纪大点的生意人都是天生的保守派?到底是身在福中还是天然应该过得更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和答案吧。马来西亚国阵的广告里写的是5月5,想清楚。反对派在网上写的都是5月5,换政府。我自己代入了一下,假如我是马来西亚华人,我怎么选?蛮难做出决定的,选国阵,对历届的贪腐朋党心有不甘,选民联,又害怕没有执政经验的反对党们玩砸了,经济没搞好,还让伊斯兰教党真的推行了伊斯兰教刑事法,变成地上的神国。还好,这么头疼的事情不用我继续考虑了,今天事情办完我就回国了,暂且隔岸观火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