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黑社会已经先于中共实行民主选举制度

【泛华网讯】香港黑社会帮会众多,历史悠久,当老“坐馆”(指老大、龙头)去世或离任后,将产生新一任的“坐馆”。历史上,新任“坐馆”都是世袭制或与中共一样的上任指定制,但随着社会政治经济关系的演变,现在有不少黑社会帮会开始实行民主制度,“搞公投”,由高层一人一票决定新任“坐馆”。

2011年,南方网报道了号称帮众20万、被视为香港最大黑社会帮会的和胜和,密锣紧鼓地展开了新一届“坐馆”选举。记者经过跟踪调查,发现该帮会短短两周内,连续三次趁着办喜宴进行疑似拉票活动,并直击警方反黑组拉队踩场过程。和胜和元老“鸡脚黑”欲推举年轻徒孙“子腾”竞逐香港最大帮会的坐馆,成为江湖热话。

据了解,“子腾”在2011年时年仅32岁,是“鸡脚黑”徒孙。其父曾为亚视演员,其后转任夜总会大班,令儿子踏上江湖路。子腾知名度低,但早前得元朗猛人“囝囝”赠大笔竞选经费,加上获“鸡脚黑”安插到庙街麻雀馆任老板,经“包装”后,由无名小卒变成“坐馆”大热。

据了解,和胜和“坐馆”选举向来是两名元老“鸡脚黑”及“大飞”的角力场,大飞被视为和胜和的“金牌经理人”。消息人士指,上届“鸡脚黑”成功推举“薯仔”出任“坐馆”,本届他支持资历更浅的“子腾”参选。

而另一年轻头目“健仔”甚得“大飞”欢心。消息人士称:“子腾做‘坐馆’几成定局,以其32岁的年龄,成为香港黑帮史上最年轻办事人。为弥补资历不足, 传闻他会联手未曾做过‘坐馆’的前辈头目‘椰子’,形成一老一嫩把持话事权的局面。”至于大飞派系,则仍未决定推举哪位门生竞逐坐馆席位。“年轻头目‘健仔’暂时被看好。”

和胜和选坐馆要选足一年,在这一年内,候选人要向 20名有投票权在手的元老及前任坐馆“买票”,寻求支持,一年内,各派争得头崩额裂,直至杀出结果为止。

如果用现代政治概念替换诸如“坐馆”、“龙头”、“执事”等行话;候选人不用“十三妹”、“山鸡”这样不能登堂入室的外号;选举场所从大排档、密室、后巷转移到大礼堂,那么黑帮选举的套路和现在民主选举还真是有不少共通之处。

一般我们提起黑社会,都强调它的义。但是我们常常忽略了黑社会其实也是一个“社会”,是一个有组织有纪律的团体。实际上,黑社会之所以能够存在,不是因为够义,恰恰是因为他们采取了一定的组织形式,成为一个“社会”。既然是社会,就有存续和凝聚的问题,而其中最重要的则是领导人的更替。而黑社会之所以可以生存,主要是因此政治经济关系存有其不合理性。而黑社会则用一种极致的方式来开发这种不合理性。

时代变更,黑社会竟然先于中国用了民主选举的方式来产生领导人。原来那种依靠个人魅力上位的传奇式故事已经越来越少了,而依靠血缘、龙头棍等传统符号来争取人心的方式也不能忽悠人了。所以报道中的“和胜和”在选举拉票的过程中虽然也讲资历、讲英雄事迹,也讲究派系之别,但最终的老大,要想服众,还是得获得足够的选票。

那么既然是黑社会,为什么还要讲究这些繁文缛节,在形式上维持民主形象?所谓盗亦有道,就像杜琪峰黑帮电影所描述的那样,黑社会选举中如果有人试图破坏原有规则,就可能引起巨大纷争。按照优胜劣汰法则,那些不守规则的团体,自然就早早灭绝了,剩下的就是像“和胜和”这样。

然而,在现代社会,黑社会的日益昌盛是注定的。因为黑社会选举制民主,选出来的领导那一定英明,帮派也一定长久治安,其根本原因就在三个“忠、义、信”字。黑社会虽然可能运作有术,但如果整个组织的首要目标只是在于盈利,在于攫取外部利益,那么其存在在长远来看,必定会有得民心价值支撑,体现出“民主”的内涵。

对政府这样的组织而言,除了可以不讲民主,还可以不讲人权,不讲正义,不讲道德,贪污腐败那自然是话中之话,后面这些就是一个国家世代罔替的根本原因。而黑社会的忠、义、信,在千年以前就已经体现在关公身上,这就是为什么黑社会要拜关公的主要原因。因为一个好领导、好楷模也许可以在一段时期内凝聚一个组织里的一部分人,但惟有价值观的凝聚才可能是长久的,才可能团结所有人。

黑社会实行民主制度,说到底就是采用最有效率的方式为众成员获取可持续发展的管理方式。问题是,难道坚持专制制度的中共的政治智慧还不如香港的黑社会?当然不是。问题的实质是,中共把持政权的小集团过于顾及自身的利益,而忽略了大众的利益。从这层角度来看,中共的道德水准和文明程度确实没有香港黑社会进化的成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fish
    2013年5月7日16:03 | #1

    “中共把持政权的小集团过于顾及自身的利益,而忽略了大众的利益”-这句话点到了问题的实质。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