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谷:中紅會激發的信任危機

如果說中國紅十字會是對災區救援乃至中國慈善事業的最大阻礙,相信不會有多少人反對。

就在雅安地震災區連續降雨,災民陷入一片苦海時,全國上下討論的重點已不再是如何及時幫助災民度過時艱,而是盯著一齣《郭美美單挑中紅會》,中紅會說要重啟對郭美美的調查,郭放風出來說貪污證據已放在美國,誰動她一根毫毛就都抖出來,於是又維持以前的結論了。香港政府本打算向雅安地震災區捐款一億港幣,卻因市民反對和立法會議員質疑善款去向而被擱置。為此,官媒刊文指責一些香港市民使港府捐資計劃難產。這時,多位藝術家又出來質問中紅會他們五年前義拍所得的捐到青城山建設“保利當代藝術學校”的八千四百七十多萬元專款到哪裡去?那些藝術家可都是有頭有臉的人,搪塞不過去,中紅會常務副會長趙白鴿於是出來承認:八千多萬善款已經改投“博愛”家園項目。而該項目的董事長,就是郭美美自爆送她二百萬豪車的“乾爹” 王軍。這齣大戲真是峰迴路轉,越演越熱鬧。只是讓人鬱悶的問題是,在這個“受國務院領導”的慈善機構中,誰能如此隨意把鉅額資金調到金融市場?很明顯,郭美美,乃至她的乾爹們在如此龐大的資金運作過程中,很可能都只是小角色!伸進善款錢箱的真正黑手,其實很好追查,只是其背景之高大,恐怕已到說破真相驚破膽的地步。

最高中央機構眼皮底下的慈善機構的貪瀆,展現在大眾面前的,跟人們多年來司空見慣的關於權力、金錢、美色的所有貪腐事件毫無二致。不一樣的是,這種利用人類基本同情心完全罔顧災區人民死活的貪瀆行為,已經完全超出人們的容忍範圍。那些善款,並不都是出自寬裕的家庭,很多都是在高通漲低收入的巨大生活壓力下硬擠出來的一點錢,最後不是轉到巨貪的海外賬戶,就是成為乾爹們和乾女兒們的奢華生活的零頭數字。這種屬於最高國家機關的貪瀆的猖獗程度,映射出的是整個系統根本沒有任何防腐能力,反貪只能靠情婦和微博。這意味著公權信用喪失殆盡,是一次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機。這也又一次證明了,不受制衡和監督的權力肯定是腐敗的。

五年前,溫總理引用《左傳》中的一句“多難興邦”,結果興的卻是發國難財的巨貪。五年後的紅會,也應了同為《左傳》中的一句話:“無信,患作;失援,必斃。”

孔子曰:“天之所助者順也,人之所助者信也。”所幸的是,國內依然有各種民間組織和個人踏實地在災區工作,真誠做事者也必將得到人們的信任。希望他們的工作順利,希望更多人關注於真正的人道救援;更希望災區人民能平安度過這個苦困的春夏。

我相信,人們只是變得更精明,而不是變得無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