闾丘露薇:不单单是富士康的问题

郭台铭说,记者很辛苦,记者行业也是血汗行业,好像是在开玩笑,或者是为了体现对记者的体恤,但作为这个行业的一份子听起来,却觉得有点坐立不安。因为,当媒体在批评血汗工厂,要求企业有更多的社会责任的时候,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自己这个行业,是不是也存在同样的情况?

虽然很多同行会笑称自己是新闻民工,但是这样的称呼,也是建立在一种职业有分高低的基础上,也因为这样,当我们在说,农民工,或者其他的那些在制造行业为了争取更多的收入而拼命工作的年轻人的无奈的时候,媒体从业人员为了机会,或者为了理想,而不计回报,不计时间,压力的付出,因为有了理想两个字,而变得要高尚一些,加班工资,超时工作,基本工资这些具体量化的标准,好像和这个行业没有关系了。

CSR企业社会责任现在在中国是一个非常时尚的词汇,不少企业也乐于使用这样一个词汇来营造自己的公共形象。但是想一下,媒体在谈论这个话题的时候,更多的是放在企业回馈社会,比如慈善,公益事业的层面,却很少去想,所谓的社会责任,一个最基本的责任,那就是对企业里面的每一个人负责。试想一下,如果一个企业,把慈善公益的捐赠放在了员工身上,会不会被视为缺乏社会责任?同样的,因为缺乏从个体出发的思维方式,眼光过于的远大,媒体甚至看不到,所谓的血汗行业,是一个普遍问题。

说到CSR,九十年代末的时候,还不过是商学院里面的一门被视为花哨前卫的课程而已,但是现在,正是因为它的重要性,导致了欧美企业,把一些生产环节搬到了发展中国家,因为欧美关于劳工权益的标准越来越高。中国一直是最佳选择,因为除了劳动力多,收入低之外,中国代工企业的交货准时,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

但代工企业竞争激烈,为了争取订单,低价格,高品质是关键,富士康成功的地方在于规模取胜,因为大规模意味着对成本的严格控制。事实上,台商把代工基地从台湾搬到香港,还有一个原因,是大陆在劳工待遇,劳工团体的监督等方面,这些年才刚刚开始,缺乏工会,民间劳工组织为工人和资方进行谈判。

事实上,这些年在如何改善大陆劳工的待遇方面,需要采取的是迂回的方式,比如很快,香港的关注中国劳动权益的团体将会连同欧美的劳工团体发起全球性抵制苹果公司活动,目标是希望透过对下订单一方施压,来迫使这些代工企业,改善员工待遇以及生活工作环境。因为随着社会文明程度的提升一级全球化的普及,这些跨国公司不可能把自己和产品的不同生产环节进行割裂,苹果公司将会派人到富士康了解情况,其他的一些国际品牌,也已经定期会到代工工厂突击检查。

进入劳动力市场的这些年轻人,和上一代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们原本对于未来是充满期待的,因为从小开始,这个社会不断地告诉他们,未来是多么的美好,充满了机会,只要努力,就可以改变命运。而且他们的生活环境,即便是在农村,和父辈相比,物质要丰富的多,资讯的接收要丰富的多,社会设定的成功的标准,也和过去不同。但是现实却不是这样的美好,大部分的行业,在中国的经济总量不断翻升,物价水平不断上涨的情况,收入却没有同步,富士康面对的问题其实也是中国面对的问题,中国依赖低工资维持的世界工厂模式,是不是终于走到了瓶颈?

而在过去十年,也就是这些年轻人成长的关键时刻,家庭的生活常态也发生了变化,农村的留守儿童不是现在的问题,而是当改革开放,农民开始进入城市打工的时候已经开始出现。独生子女政策衍生的社会问题,也开始无法回避。而且承受压力的不单单是年轻的劳动者,即便是中年人,也在承受挫折感。但精神和心理健康问题,如果没有自发的各类民间团体的介入,而是由政府一手包办,就好像富士康那样,心理辅导热线,并不足以解决问题,因为选择依然太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