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链萧条 进口煤改写能源格局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宋馥李 沿着京藏高速一路向西,进入内蒙古。车里放着铿锵的草原歌曲,畅通无阻的道路,并没有让乌兰察布盟兴和县李宁的心情好起来。

常在这条路上奔走的李宁十分感慨。排着长龙的运煤大货车不见了,如今从内蒙古呼和浩特开车到北京,只有5到6小时的车程,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因为,在西向东的方向上,从包头开始,一路上都会绵延着望不到边的货车长龙。

京藏高速的路况就是中国煤炭市场晴雨表。过去10年,在这条运输通道上,来自鄂尔多斯、阿拉善等地的煤炭,源源不断地运到渤海湾的各个港口,再由大船运往南方。

从鄂尔多斯东胜区到天津港煤运码头,这条运输线,李宁一跑就是10年。从最初给别人当司机开始,干到现在,他已经拥有了两辆载重40吨的大货车,雇用了4名司机,是京藏高速路上的货运小老板。

运输市场并非一路繁荣。这10年,运输价格也经历过起起落落。价高时要淡然,价低时要扛得住,这是他的经验。李宁说,虽然现在行情不好,但他还是坚持着,谁能料到什么时候行情会发生逆转呢。

不过,这一拨儿的惨淡行情确实非同一般。李宁说,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他的日子就每况愈下了。在这条黄金运输线上,高峰时的运输价格,是每吨430元,如今跌落到260元左右,货车业主们几乎全线赔本赚吆喝。据他的粗略估计,超过一半的大货车都停业了。

京藏不堵,需求不足

李宁说,南方最缺煤的时候,货车运力紧俏。南方的货主们成天电话不断,竞相抬高运价。“为了抢货车,有人给410元,就有人给到420元。”最高峰时,运价抬升到430元,运费比煤炭坑口价还高,别看上路之后一堵就是好几天,那时的利润是最好的。

现在的光景是,车主反过来求货主了。现在,南方的客户见不到了,反倒是他常常求着老朋友们照顾业务。运价也跟着一路下跌,司机想按300元每吨跑这趟线,就有人出290元的价钱抢单子,运价就这么一路甩下来了。

如今,李宁天天打听着天津和秦皇岛的消息,他知道,现在港口的船就来得少。按这个价格运,只能把司机的工资和维修费赚回来。但他不能把车停下来不干,李宁的两辆货车,都是前两年贷款买的,每个月按揭贷款将近3万元,工人的工资2.5万元左右,如果不跑,车停在那里损失更大。

李宁的希望是,夏天要到了,如果业务好一点儿,能略略回升一些,他的日子也好过些。京藏高速内蒙古段,是一条从内蒙古向北京、天津港运送电煤的通道,号称“国内煤炭第一通道”。2009年末至今,京藏高速大堵车曾经引发世界关注。2011年5-10月,京藏高速呼和浩特至包头方向大面积堵车,造成近5000车次堵车,事故发生近百起。

那时,伴随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中国的煤炭需求过快增长,导致煤炭价格飙升,运输市场突飞猛进。以2010年为例,内蒙古2010年共销售煤炭7.85亿吨,其中销往区外4.5亿吨,由铁路外运出区3.5亿吨,公路外运1亿吨。这一年,京藏高速内蒙古段每天的车流近10万辆,超过道路设计车流量的两倍还多。每天有8000辆大货车驶出内蒙古,但北京、河北只能放行4000辆,其余车辆就大量拥堵在路上。如果以每辆运煤大货车平均车长25米,平均车间距5米,两个车道上都有车来计算,4000辆大货车的车队绵延约60公里。

这蔚为壮观的景象,给兴和——这个地处晋冀蒙三省区边界的小县——带来幸福的烦恼。兴和县是华北地区的煤炭物流枢纽,沿着京藏高速向西进发,进入内蒙古的头一站就是兴和县,过去10年,依靠着交通优势和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这个昔日的农牧业大县,煤炭运输业异军突起。

据不完全统计,全县常年从事煤炭运销业的人,达1万多人,全县10吨以上的大中型运输车辆,约有3万辆,兴和县成为驰誉华北地域的运输大县。货运业的发达,让兴和县的服务业迅猛发展,汽车修配业和住宿餐饮服务业,都以运输大军为服务对象。甚至,在拥堵的兴和路段,向货车司机们销售方便面和开水,也成为繁荣的产业,让周边的村庄们迅速致富。

浩浩荡荡的运输大军,是中国能源版图的关键一笔。来自蒙西的电煤,一路向东,到达环渤海的各个港口,进而转为海运,输送到东南沿海的各个港口电厂,甚至沿长江逆流而上,一直输送到湖南和湖北等省区。那时,来自南方各省区的抢煤大军,分赴山西、内蒙古的各个煤矿,争取煤炭。

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位于兴和县的乌兰察布综合物流园,园区内大大小小的煤场,就开始走下坡路了。操着南方口音的客商们,一夜之间全消失了,众多人开始失业。

日子都不好过

煤价越跌,买家越少,这与往年煤炭市场行情波动迥然不同。记者采访了位于湖南、福建、上海多家电厂得知,今年的用电负荷明显下降,工业用电下滑明显。上海吴泾第二发电有限公司燃料部的负责人丁强告诉记者,今年春节过后,电厂机组的负荷一直不好,现在,煤炭存量仍然在高位,基本上是满的,用电负荷上不去,煤炭周转率就不快。

他掌握的情况是,上海地区的电厂现在用电负荷大抵也只有一半,进入5月份,天气逐渐炎热,负荷可能会上去一些。但是,电厂的工业用户们,目前还没有用电回升的迹象,只要工业用电负荷上不去,居民生活用电再涨也是有限的。

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煤炭分析师安志远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煤炭价格已经跌了不少,还是少人问津,只能有一个解释:需求不足。从供给上看,秦皇岛煤炭的供应量在持续增加,但来自南方的众多电厂需求明显不足,供大于求的失衡局面进一步加剧。煤炭消费企业、贸易企业的采购欲望显著降低,加重了市场的观望气氛。

需求不足,沿着产-运-销的链条逆向传导,上游的煤炭生产企业也感受到了阵阵寒意。同煤集团右玉县铁峰煤业有限公司的负责人梁永平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今年恐怕是煤炭企业最为难熬的一年。这几个月,铁峰煤矿生产的煤,基本上是以亏损价卖出的。坑口的原煤价格,维持在260元左右,比高峰时下跌了大约200元。

煤炭市场逆转,是不争的事实。梁永平说,以往,同煤集团旗下的各个煤矿,是不愁客户的。现在,同煤集团不得不放下身段,主动去做市场营销。梁永平刚刚参加完集团公司的会议,他还记得,集团高管们说,以往,做好大客户,同煤集团的日子就不错了,现在,只要是要煤的,无论量大量小,公司都要争取。

显然,煤价一降再降,电价固定不变。煤电多年的博弈关系,也发生了根本逆转。中经网数据公司分析报告显示,2012年,五大发电集团利润总额初步估算达到460亿元,创下2002年成立以来历史最高水平;国家统计局2012年全国工业企业“大年报”显示,在41个工业大类行业中,利润同比增幅最大的当数电力行业,增幅达到了69.1%。

最新一期(2013年4月17日-2013年4月24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显示,环渤海地区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为613元/吨,这也是其第16周下跌,价格降至最近三年来的低点。

进口煤改写能源格局

与2008年电煤市场低迷不同的是,新一轮低迷行情,除了经济形势的主因之外,进口煤炭的冲击已是不可小觑的原因。

煤炭作为重要的资源性产品,鼓励进口是中国做出的战略选择,2008年,中国取消了煤炭的进口关税,目前仅收取增值税和港口费用。作为电企代表,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非常鼓励电企使用低价进口煤,其在2月末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提出,应该“利用好国际市场煤炭相对宽松的环境,进一步扩大煤炭进口,满足东部沿海地区煤炭需求,平抑国内电煤市场价格”。据了解,目前60%以上的电厂开始采购进口电煤。

进口煤炭带来的,或许已不是短期内的冲击,而是对中国能源运输格局的根本改写。2012年以来,随着蒙古政府对资源领域的开放,国内大型煤炭企业和投资集团不断加大对蒙古煤炭资源和基础建设的投资,使煤炭进口呈现量价齐增的局面。

2013年1月,蒙古ETT公司(Erdenes Tavan Tolgoi LLC,简称ETT)单方面撕毁合约,对双方2011年7月签订的“TT矿东区煤炭长期贸易协议”进行重新谈判,要求提高煤炭供应价格、减少供货量,经中铝公司积极协商谈判,时隔3月双方终恢复合约,该合约恢复后,中铝公司将每年从TT矿区进口优质煤炭1500万吨。

中国对蒙古国的最大陆路口岸二连浩特,近年来,一直受困于交通运输的制约,但现在,随着集二线(集宁到二连浩特)铁路的扩能改在,运力将大大提升。

二连浩特市商务局局长李孟彦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随着运力瓶颈的破解,二连浩特市的进口的矿产品,包括煤炭,还将有巨大的潜力。而通过中蒙边境的18个口岸,蒙古国的煤炭将辐射到整个北方地区,未来的增长潜力十分巨大。

福建三明市的华电永安发电公司燃料部主任谢树根,从去年开始,就对来自北方山西内蒙古的煤炭说“再见”了。谢树根说,现在,他们从厦门港接的煤炭,每吨只要350元左右,比北方来的煤炭便宜出将近100元。印度尼西亚的煤炭,发热量只有3900大卡,再掺烧一些福建本地的煤炭,完全能够满足需求了。

从去年开始,华电永安发电公司进口煤的比重就逐渐上升,现在,已经达到了80%。至于中国北方的煤炭,他们目前基本上已经不需要了。印尼煤炭到达厦门港的价格,比秦皇岛来的煤炭还要便宜。

除了福建,上海市内和周边的众多电厂,也开始纷纷进口来自澳大利亚和印尼两国的煤炭。两国到港煤炭的价格,与国内煤炭比较,性价比更高。

安志远说,现在,来自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以及蒙古国的煤炭,已经形成了强有力的竞争。国内的煤炭价格如果不下行到位,是很难与进口煤炭构成竞争的。据了解,目前进口煤主要是印尼煤和澳洲煤,其中印尼煤比国产煤价格大约便宜40元~50元/吨,澳洲煤大约便宜20元~30元/吨。

在2012年煤炭进口量高达2.9亿吨之后,今年一季度,煤炭进口量继续保持了大幅增长。海关总署近日发布一季度我国进出口商品统计数据显示,一季度煤炭产品进口增长30.1%,达8000万吨。一方面是需求萎缩,另一方面是进口煤的冲击,中国的煤炭市场正在经历深度调整,中国的能源格局也正处于巨变之中。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