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私募天堂变私募病城 监管乏力难阻圈钱骗局

“错过了浦东、错过了深圳,还能错过天津?”一句话成就了一个梦,一个梦却摧毁了一群人。

  天津已经从一个私募“天堂”变成了一个私募“病城”。钱被圈走的维权者蜂拥此地,但在各方都难以讨到说法。天津的私募发展领先全国,但多年来基础配套服务和法规却一直没有跟上,如果监管不加大力度,类似盛华投资的融资骗局还可能继续上演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李飞

  “错过了浦东、错过了深圳,还能错过天津?”一句话成就了一个梦,一个梦却摧毁了一群人。

  因为政策支持、因为注册资金高昂、因为高额返利,让越来越多的人将自己的血汗钱投入了以“私募天堂”著称的天津。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貌似繁荣的天津私募如今早已千疮百孔,多家私募公司因资金断裂等原因已经被清退,甚至被定性为非法集资,自己望眼欲穿等待的新一轮返利早已不复存在,甚至连自己多年积攒的本金都可能收不回来。

  “我们不上访、不闹事,只想知道为什么原本政府极力推介的私募股权公司一夜之间就变成了非法集资,而我们的损失该乞求谁来赔偿?”8月2日,作为天津私募投资者维权团成员之一,来自南京的陈烨(化名)对法治周末记者无奈地表示。

  这个仅10人的维权团队中不乏退休局长、法院法官等原地方中层干部,他们并不准备采取激进的方式维权。但装在他们包里那一沓沓厚厚的签名委托书,代表着数以万计投资者的数十亿元的财产损失,让他们不得不咬紧牙关继续维权。

  梦碎天津私募

  “刚开始并不清楚什么是私募,只是相信政府支持的总是没错。而且投资公司个个都看起来实力雄厚,才让越来越多的人做起了致富的美梦。”陈烨告诉记者。他所参与的盛华投资就是其中一家看起来很美的“私募公司”。

  据盛华投资的宣传资料显示,该集团旗下拥有天津美盛源环保科技集团、天津市中凯煤炭公司、天津盛华兑中股权投资基金(以下称盛华兑中)等子公司,经营项目主要集中在煤炭、环保、金融等高端领域;集团总资产近10亿元人民币,员工2000余人。公司还大肆宣扬其在鄂尔多斯(8.06,-0.01,-0.12%)拥有煤炭开采量1030万吨,产值40多亿元,形成集开采、运输、销售于一体的产业链。

  从和平区工商局核发给该公司的营业执照等材料中,法治周末记者发现,盛华兑中2010年9月17日注册成立,注册资金1亿元,注册经营地位于天津市和平区长春道。在其经营范围栏里,工商局确认其可以从事股权投资业务。而且该公司的注册机构代码、银行监管账号等其他相关信息都有迹可查,显得相当规范。这是让投资者对其合法资质充满信心的原因之一。

  在大力渲染煤炭产业高额利润,环保上市企业价值会剧增的同时,盛华兑中还通过网站、自己印刷刊物、到各地开动员大会、开设分公司等形式在全国各地以月息6%的高额利息,不分额度地吸收民间资金。

  此时已有投资者发现,早在2008年11月天津市颁布施行的《天津股权投资基金和股权基金管理公司(企业)登记备案管理试行办法》中就有规定,明确禁止私募基金以“短期、高利息、固定按月分红、小额投资”等行为集资。为何盛华兑中还能如此明目张胆地开展短期集资?

  对于最初投资人的质疑,盛华兑中宣称:自己符合国家政策支持。天津市作为国内唯一的综合金融试点区,允许和鼓励包括私募股权基金在内的新的金融形态和产品的试点,并出台了鼓励私募股权基金的相关法律法规政策。因此,投资者不必担心这种新形态的融资方式。

  而在2010年年底到2011年10月期间,天津各级政府的相关领导也确实在各种会议上,要求广大投资人响应“先行先试、非禁即入、借用管还”的号召到天津去投资。相关的文件、媒体报道以及视频文件在不少投资者手中仍留有存证。这让投资者义无反顾地投入了私募致富的美梦中。

  但实际上,记者在天津市发改委官方网站创投与股权基金管理页面、2010年9月以后披露的发改委第五批备案管理机构名单和第六批备案管理机构名单中,均没有发现盛华兑中的名称,说明其在天津市发改委并没有备案,不具备募集资金资质。

  终于,盛华兑中于2011年7月30日最后一批疯狂融资之后暴露出其欺诈公司的本质,9月初便开始拒绝履行支付利息,公司管理人员集体消失,投资者再也无法从公司获得丝毫回报。而这只是天津众多以私募为幌子大肆融资的骗子公司的其中之一而已。

  前来天津维权的投资团队向法治周末记者出示了一沓维权名单,共计有13856位投资者自发在名单上签名。导致投资者血本无归的私募公司超过30家,涉及金额超过33.5亿元。“这些还只是受害的投资者在网上自发组织进行的签名统计,还不到遭受损失的总人数的十分之一。”陈烨告诉记者。

  难以抗拒的抽血模式

  在采访中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除了捏造子虚乌有的投资项目蒙骗高端客户外,这些运作集资骗局的私募公司从散户手中“抽血”的模式也同样令人惊叹。高额返利、回报期短、不限投资额等诱人政策都是他们常用的手法。

  以天津盛世富邦股权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为例,其推出的3种返利模式让投资者十分心动。

  “盛世富邦当时承诺,投资3个月,每月利息以6%计算;投资半年则每月利息7%;如果投资一年以上,每月利息就能高达8%。这比存在银行的收益可是高了几十倍。”因投资盛世富邦而损失惨重的山东投资者邹武对记者表示。

  “我跟盛世富邦签的是半年期投资,月收益率是7%。比如投资10万元,1个月返3500元,3个月返款就超过10000元。如果一次投资一年期,那么光一年的利息就可以让本金翻倍。正是因为这么高的回报,我才会去借钱投资。”邹武对记者透露。高额的返利犹如盛开的罂粟花,让投资者欲罢不能。

  如此轻松就能获得高额返利,投资者难道没有产生过怀疑吗?

  “刚开始确实难以置信,所以只象征性地签了5万元的投资额,结果前两次月息都按时返款了。这让我信心大增。等到2011年8月第3次集资时,我就将之前的返款和家里的积蓄,再加上跟亲戚借来的钱一起投了进去,一共将近50万元。但在那之后,我的账上再也没有返回过一分钱。”邹武痛苦地回忆道。

  根据邹武提供的投资协议副本记者看到,协议所涉及委托资金管理的金额为50万元整。但其实邹武只需要给盛世富邦打款29万元,每个月末盛世富邦会返款邹武35000元,6个月后公司总共返款21万元,加上本金,一共50万元。这种低成本高利率的投资方式,他之前闻所未闻,只知道像天上掉馅饼一样。

  对此,天津私募律师郭卫峰表示,就算在二级市场上,年收益率能达到20%以上就已经相当不错了,一级市场上股权投资收益虽然高一些,但回款期限至少要两三年。而且随着PE市场的竞争加剧,整体收益也在下降。如此高额的收益率,根本不可能实现。

  但更高的还是盛世富邦宣传的业务提成。

  “很多人刚开始只是自己投资,但在发现业务提成高达22%之后,介绍客户成了更为直接的盈利方式。”曾经是南京盛世富邦代理人之一的孙先生对记者透露。为了追求更高的提成,他也从个人投资转变成了介绍客户投资。

  私募突变非法集资

  与盛华投资、盛世富邦存在类似行为的私募公司在天津并不少见。仅今年上半年天津就有30多家私募公司发生兑付风险,已经“关门大吉”。对此,记者询问天津金融服务办公室,其工作人员解释称,这其中有很多是整顿的结果,并不都是公司因资金链断裂面临倒闭。

  但这种解释并未获得投资者的认同。在发现自己投资的私募公司出现资金链断裂无法还款之后,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开始怀疑起最初令人信心百倍的公司资质来。结果他们通过调查这些公司的银行监管账户发现,很多注册资金上亿元的私募基金都是空头基金,账上一分钱也没有。而注册这种私募基金,成本只需要一两万元。

  对于投资者反映的天津私募欺诈情形普遍的问题,天津市处置非法集资办公室刘主任在7月27日对维权团表示:“天津私募的成绩很大,出现问题的PE公司是个别的,仅占1.5%。”这样说的依据,也许源于被查处的PE公司和已注册PE公司的总数之比。

  但据投资人反映,这个结论与事实并不相符。因为天津市虽有2400多家公司注册,但其中很多公司根本没有经营。而且由于频繁涉及非法集资案,也已经引起了国家相关部门的注意。

  这一结果也进一步引发了投资者的恐慌。

  “当初是因为信任政府宣传才参与私募投资,且从营业执照与审批程序看这些公司都是合法的,如今政府却突然将它们定性为非法集资,那么当初这些公司的合法经营资格是如何获得的?而且一旦公司被定性为非法集资,政府将不会负担投资者的任何损失,这对投资者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甚至会对很多家庭产生致命的影响。”维权团成员之一林雄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

  监管乏力难阻骗局

  对于倒闭的私募公司究竟是否属于非法集资,天津市政府有明确的标准。

  在一本由天津市处置非法集资办公室对投资维权者出示的《防范私募基金非法集资》的手册上明确显示,私募与非法集资在对象、方式、最低投资金额、投资期限以及获利方式上均存在差异。

  私募股权投资只能面向特定对象,而且有人数限制(股份公司制股权基金不超过200人,合伙制和有限责任公司制股权基金不超过50人);投资私募股权的自然人出资额不得低于200万元;投资期限一般为5至7年;且不得承诺保本或固定回报。相反,非法集资则往往向社会公众即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涉及人数众多;集资一般期限较短,通常以月、季、半年、一年或两年为期;对最低投资金额也没有限制,并以高息、返点等作为诱饵,承诺在一定期限内还本付息或给予回报。

  由此看来,上述私募股权公司从事的融资活动无疑属于非法集资。但令投资者费解的是,如此的多的非法集资公司却在号称“私募天堂”的天津茁壮成长,而且成立之初还有政府为此大肆宣传,究竟为何?

  面对投资者的疑问,国家发改委财政金融司金融处处长刘健钧对投资者维权团回应道,目前,我们的企业法对于合伙制企业是不要求验资的,这对于广大二级企业并没有问题,但是对于基金管理企业而言,如果没有起码的资金到账,一些空头基金就可以凭借文件注册空头的资金忽悠投资者。

  另一方面,我国过去的备案监管制度没有到位,而且一些地方政府出台的关于促进股权投资发展的税收优惠政策,在客观上可能也被不法分子利用作非法集资的宣传。

  对此,记者了解到,在天津超过2400家注册的私募公司中,在天津市发改委进行备案的公司不过寥寥数十家。而对于其他两千多家企业,监管部门并没有强制要求进行备案或跟踪备案,致使大多数骗子公司有机可乘。

  而相关部门的极力推介,也无疑为私募公司的非法集资行为提供了一定程度的便利。

  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6月10日至12日,天津市人民政府、全国工商联、国家科技部、美国企业成长协会共同举办了《第五届国际融资洽谈会》,和平区相关部门推举盛华投资法定代表人张建勇作为先进企业代表参加这次会议。在会议展区,盛华投资巨幅图文资料被特意安排在和平区金融办展位的显要位置。根据会议对参会企业的要求,参会企业必须是成长型或成熟型的企业,且具备成熟的商业模式,而此时的盛华投资成立仅有9个月。

  而在盛华投资被曝出非法集资后,有投资者询问该会议的组织部门为何会大力推介这样一家欺诈公司,组织方却表示,只要交钱,谁都能上推介。这让投资者对政府部门的公信力产生质疑。

  面对天津私募行业的管理混乱,郭卫峰认为,目前天津相关部门对私募整顿确实缺乏力度,如果大力整顿,众多不规范私募必将露出原形。可大量投资人的维权又将给监管部门带来巨大的压力。但如果不加快整顿,天津欺诈私募将继续向投资人圈钱,只会让天津私募圈更加病入膏肓。

  “天津虽然在私募发展上领先全国,但这么多年来基础配套服务和法规却一直没有跟上,如果监管不加大力度,类似盛华投资的融资骗局还可能继续上演。”郭卫峰表示。

  盛华投资融资骗局

  2011年6月,天津市主办“第五届国际融资洽谈会”,在会议设置的展区里,盛华投资的巨幅图文资料被特意安排在和平区金融办展位的显耀位置。

  2011年7月,盛华投资在天津召开大规模投资动员会,公开向社会公众集资。

  2012年2月,天津和平区警方拘捕了张建勇,盛华投资关闭,资产冻结,公司被和平区政府托管。

  2012年7月,来自全国各地的盛华投资受害者,纷纷赶赴天津艰难维权。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