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北京對香港普選武嚇文攻

面對香港市民越來越強烈的普選訴求,中共政治局常委俞正聲與張德江在“兩會”做出一硬一軟的回應,不過還是整體角度來談香港問題。兩會結束後,如何貫徹,才是戲肉。

共軍頻頻軍演 槍指中環

最值得關注的是,北京如何用軍事手段來回應,這是近年來北京對港政策最重要的變化。因為在中共領導人頭腦中有深深的暴力崇拜基因,似乎暴力可以解決任何問題;尤其是在習近平提出“民族復興”後,似乎也是軍力最可以反映“復興”的程度。

三月二十一日,駐港解放軍部隊航空兵團的武裝直升機編隊,在香港西部某訓練靶場進行實彈訓練,訓練內容包括提高駐港部隊在空中突防,火力偵察和地面精確打擊能力。據報導,這是該編隊首次在香港地域進行的同類訓練。由沒有遠航能力的直升機作為訓練項目,也可見是以香港本地為作戰目標。

三月二十九日,共軍再度進行軍演,在維多利亞港進行,出動了多架軍用直升機及導彈護衛艇。香港媒體刊出共軍手持機槍瞄準港島中上環至灣仔一帶的金融商業區,目標所在,正是泛民所要舉辦的訴求普選的“佔領中環”活動地區。因此等於明告軍演的打擊目標就是參與“佔領中環”的香港市民。

此外,香港特區政府也突然向城規會申請,將中環海濱長廊部分休憩用地改作軍事用地,興建軍用碼頭。在駐港解放軍總部大樓對面的中環海濱長廊,已有工人動工,並已建成約一百五十米長的建築物。這是九七後香港第一次增加軍事用地。根據現場所見,軍事碼頭的用地,估計最少會有四幢一層高的建築物。而圖則更顯示,碼頭四周會有一百六十支三米高的鐵欄包圍,將中環海濱長廊休閒地“攔腰截斷”。把長廊切斷是否擔心市民在那裡聚集佔領?而建造軍事碼頭,是準備海軍陸戰隊在中環登陸?

從這些軍事部署來看,北京是準備動用海陸空三軍來香港“平暴”了。今年七一前夕,或許“遼寧號”航空母艦也會來香港示威?回航時還可以“軍轉民”帶上香港採購來的奶粉,解決民生問題。

除了“武嚇”之外,就是“文攻”了,由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喬曉陽南下深圳,三月二十四日與三十多名香港建制派議員座談,提出三個“堅定不移”。

三個堅定不移 北京定調

三個“堅定不移”的內容是:中央對二零一七年普選香港特首立場堅定不移,絕不會拖延;其次是特首必須要“愛國愛港”,任何對中央和香港不利的人選都不能接受;第三是特首普選透過提名委員會,並經由民主程序產生。

只要後兩者被肯定,不要說是二零一七年,就是現在“普選”,北京就已經可以操控選舉結果。

按照喬曉陽的說法,基本法第四十五條規定特首的產生辦法是“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因此不容許再有爭議。而“愛國愛港”的標準不必訂立法律規章,只要由提名委員會決定就可以了。因此提名委員會的權力就非常之大。

因此關鍵問題就在這個提名委員會該如何產生。目前特首選舉是由選舉委員會選出,因此相信北京會仿照這個模式組成提名委員會。北京聲稱有“廣泛代表性”,但卻僅僅代表香港的二十五萬人,不知“廣泛”在何處?因為它由四個界別組成,這四個界別是北京訂下的。其中三百人人來自工商、金融界,三百人來自專業界,三百人來自勞工、社會服務、宗教等界,其餘三百人為立法會議員、區域性組織代表、香港地區全國人大代表、以及香港地區全國政協委員的代表。

以最後一個政治界別來說,泛民雖然擁有超過一半的選票,但是在立法會裡只佔三分之一,已經是少數,而在選委會裡,比例就更小了,因為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都是百分百親共人士。

喬曉陽還特別強調,特首候選人是“機構提名”,而不是提名委員會的委員提名,這與現在選委會有一百五十名委員聯署就可以參選不一樣,只要按照“民主程序”表決,提名委員會裡有超過半數反對,就根本無法被提名。這就完全切斷泛民參選之路。

土共與舊電池 解畫扣帽

喬曉陽還特別強調不能對抗中央。我們知道,中共一向把民主當作“對抗”,然後就是“敵我矛盾”必須剿滅。只有“地下”培養出來的梁振英深諳箇中玄機,也是劉夢熊所揭發的。而梁振英也正是把泛民當作敵我矛盾而得到中央的信任。

這是違背國際標準的“普選”,只是充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普選”,根本談不上“一國兩制”。何謂“愛國愛港”,應該由全體選民來判斷,他們的選票就是最好的判斷,才是真正的“民主程序”。因此喬曉陽的講話傳到香港,引起激烈反彈就可想而知了,也為未來“佔領中環”的活動加薪添火。

這種論調獲得一向以奴隸主義為生存目標的“愛國愛港”人士的支持。香港土共元老、前人大代表吳康民聲稱,香港的選舉其實涉及兩個選舉權,一個是香港選民的選舉權,一個是中央人民政府的選舉權。原來普選要包括中央政府的選舉權,怪不得所謂“廣泛代表性”原來包括中央政府所自稱代表的十三億人口。吳康民今年八十六歲了,沒有想到還有這樣創新的思維。

曾經在港英時期風風光光獲委任為行政局議員、立法局議員、市政局議員、區議員的“四料議員”譚惠珠,更指責若特首企圖推翻共產黨領導,便是對抗中央,違反憲法。“推翻共產黨領導”好大的政治罪名。這位“舊電池”為了迎接九七,曾經到北京“充電”,搖身一變成為“愛國愛黨”人士,言不離“黨的領導”,顯然比其他“愛國愛港”人馬高了一班。也就沒有“兩制”概念。真正的民主選舉,不就是在野的企圖拉下執政的?如果這叫“違憲”,所謂的民主選舉,就是假選舉了。

初見對抗 有妥協餘地嗎

面對這個對抗形勢,中港兩邊都有“溫和派”出現。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提出承認提名委員會的存在,只是希望它由全民選出,真正的有廣泛代表性。但是在這個時候就妥協,被批評為“未戰先降”,模糊爭取普選的焦點,李柱銘因此很快收回他的主張,並且道歉。

北京大學港澳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強世功認為,喬曉陽關於香港特首選舉的講話只是表明中央的政治立場,“不能把喬曉陽的講話當成中央對香港特首選舉進行資格審查,『愛國愛港』和『不與中央對抗』並非所謂的篩選條件。”他認為“民主程序”並非就是“少數服從多數”,希望香港各界能夠理解。在特區普選提名的「民主程序」問題上,中央沒有預先的結論,完全是開放的,泛民實際上擁有廣泛的對話空間。

然而在中國這樣一個官本位的社會裡,學者與官員相比,誰講話更大聲;誰權力更大,也是顯而易見的的。除非有比喬曉陽權力更大的人出來講話,否則勢必會對抗下去,因為這是普選的關鍵一仗,要為普選確認真正的定義,是香港市民保衛自己核心價值的重要關頭。
《爭鳴》月刊 2013年5月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