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华网揭秘:朱令事件各派势力大启底

朱令事件经历了风风雨雨的十九年,现在已经演变成华人世界的一个分水岭,给华人世界带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分裂。长久以来,具有大陆背景的华人,无论身在中国还是海外,总是以对共产党的态度来划分政治立场和派别。然而,在这次要求重新开启朱令案的大辩论中,出乎意料地竟然不以政治观点,而是以认识论为主要界限,带给华人们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分裂。就连泛华网在对朱令事件的调查中,也意外地卷入了纠纷。泛华网在对朱令事件的调查,已经有所进展,但现在先报道一下朱令事件大辩论背后的各种观点和派别。

正义派

在各种观点里面,有相当的人认为凶手是孙维。这些人观点明确,不仅要求北京公安局重新开启朱令案调查,并且要求严惩孙维。这个派别观点明确,爱憎分明,言语中充满正义。他们并没有明确的名称,因为他们的言论充满正义感,因此用正义派称之。他们的很多观点得到了其他大多数派别的支持,比如强烈要求北京政府重新开启朱令案,要求新的、独立公正的调查并不受孙维家庭背景的影响等。他们对重启调查的呼声最响亮,这是其他派别所不能相比的。泛华网的观察显示这派与其他派别相比人数最多,在中国国内和海外都是最大派。但他们的另一些观点却受到其他派别的反对,包括是否可以公开指出自己心目中认定的凶手、如何在公开讨论中体现“无罪假设”、如何处理隐私权和公开讨论的矛盾,等等。这个派别的组成以年轻人为主,大多都受过非常好的教育。反对他们观点的其他派别的人贬低性地认为正义派都是网上暴民、义和团在世、新一代的红卫兵,并且以此认为中国社会大有立刻重新开启文化大革命的可能。确实,在网上对不同观点的人进行人身攻击的以正义派居多。推特泛华网的帐户在9日被冻结,泛华网自己的调查显示这次可能是拜正义派在Twitter工作的支持者所赐。由于这派人士中IT的人才非常的多,他们居然能够到达一些甚至连中共都达不到的目的。事实上,他们的黑客已经在2006年侵入了孙维的个人电脑。当然,正义派认为只要目标正义,是可以不择手段的。正义派并不具有明确和统一的政治观点,他们中的很多人甚至是激进的、反对中共专制的街头示威者。正义派不能接受的是孙维最终有可能不是凶手,也没有心理准备去接受重启调查后如果中国当局再次宣布无结果结案这样的结论。泛华网想小声问他们一句:如果北京公安说孙维不是凶手或再一次无结果结案,你们准备发动茉莉花革命吗?

老ID派

这个派别考虑问题比较理性,尽管他们中的很多人也认为孙维是下毒者,但他们的特点是反对在没有法庭定罪的情况下将孙维视为凶手,也认为应该尊重孙维或其他可能的涉案者的隐私。他们的观点是不仅在法庭上、而且在认识论上都要坚持“无罪假设”,只有这样,中国才有可能实现真正的宪政。不幸的是,他们被正义派认为是孙维雇佣的水军,因此也被称为孙党,或铊党(因为孙维已经被正义派该名为孙铊)。老ID派的名称来源于文学城讨论朱令案的论坛,因为有人发现,大多数的孙党都是文学城的老ID们。也因此,老ID派的成员年纪都偏大,以海外的人居多。老ID派的政治观点比较统一,普遍不认同中国的宪政现状。与之有矛盾的是,老ID派却是各派中最认同中国警察当局的结论,尽管他们深知中国的刑事调查并不独立。他们也普遍不看好重启调查的结果。这是因此,他们认为中国公安在各种势力中仍然最具调查资源,也最具专业素质。没有办法,这就是矛盾的现状。

法轮派

法轮派就是法轮功学员们。他们政治理念明确,观点和行动也能够步调一致,并且掌握着华人世界中最大的传媒资源,甚至强大过中共。他们的观点也不隐讳,文章直接发表在他们控制的媒体上。天下的人都知道,他们与江泽民有仇;因此,当年朱令案不能彻查就是因为江泽民对司法的干预。重启朱令案,就是要搞垮江泽民,惩办江泽民。也因此,孙维必须是凶手,不然此案就可能与江泽民粘不上边了。尽管同样认为孙维是凶手,但法轮派让正义派很不爽;因为,正义派的观点是建立在认识论上的,是建立在福尔摩斯的心智上的,而法轮派是建立在政治观点上的。You know,政治总是肮脏的。

孙党

对于正义派来讲,只要不是正义派的都是孙党。朋友的朋友是朋友,朋友的敌人是敌人,敌人的朋友是敌人,敌人的敌人也是敌人,这是正义派的不二逻辑。但实际上,外界还真是错怪了正义派,因为真的有孙党。网络上真有相当多的人认为孙维是无辜的,他们中有孙维和朱令的同学,也有人同时身兼老ID派的。当然,与正义派一样,他们中的很多人都认为自己拥有福尔摩斯般的心智。不过,尽管孙党存在,泛华网并不认为有孙维的水军存在,因为孙维可能既没有足够的资源,也没有足够隐瞒的水军指挥渠道。水军也是军,当水军的将军也不容易。孙党的组成,要么对孙维非常了解,要么都是有逆向思维的反骨。总之,人数很少。

打酱油派

发现有人居然到白宫情愿要求美国总统干预朱令事件,最初正义派们都认为是好事一件,这样可以加大对中国政府的压力。但马上就有人认为不妥。毕竟白宫是与中国政府并不友好的外国势力,这样搞可能把朱令事件政治化了,搞不好中国政府更不愿意重新开启调查。随后,福尔摩斯般的心智产生了效益,有人认定这根本就是孙党的釜底抽薪计,当然也不排除是法轮派的诡计。大家不能上当。不过也有自认为搞不清楚真相的正义派人士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到白宫签了名再说,反正只要对朱令有利就行。不过,泛华网发现,其实还有一个很隐瞒、但很松散的打酱油派存在,他们构成了白宫请愿的大多数。他们的人数其实比正义派还多,只是,他们,对谁是凶手并没有明确观点,也不是太关心,但他们认为必须重新开启朱令案,事情只要闹大,就是好事。打酱油的人们,其实并不关心朱玲,因为只要他们每人捐$1,朱令就可以多活几年,每人捐$10,朱玲一辈子都有着落了。不要告诉我贝志诚是明天系的老总。他是他,你是你。打酱油派的出现,分化了正义派,使之可以进一步分裂成原教旨主义正义派和正统正义派。原教旨主义正义派坚决反对白宫情愿。而正统正义派的革命警惕性很高,很快就发现那些也到白宫去情愿煎饼果子和要求美国大兵来解放中国的人都是中共的间谍,间谍们的目的就是要搅黄白宫请愿。推特泛华网被封掉好像就是正统正义派干的。可怜,泛华网这次申冤无门,连百试不爽的受中共迫害的政治理由或者言论自由的理由统统都用不上。泛华网还没有决定要不要到白宫去上访。看来凶多吉少。

国安派

推特泛华网被封掉后,泛华网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中共干的。泛华网马上与国内的内线联系,却意外得知朱令案的水很深,比外界想象的复杂很多。上面的各派别其实都是江湖上闹着玩的,却不想背后还有真正的实力派在运作。目前,中国三大派系都在拼命角足消费朱令事件。左派想把它变成另一场文化大革命,尽管知道可能性不大。习近平正在利用这件事部署李源潮、孟建柱和王沪宁,要彻底废了政法委建立全新的、司法独立的、具有习氏宪政标记的国安会。而政法委也不是说撤就撤的。周永康是不行了,但周永康化了十年心血建立全国政法系可不是说撤就能撤的。当年周永康的雄心是将各省的政法委书记都升级为省委副书记,即便做不到也要是个副省长。尽管习近平已经撤了一些,但要全部撤完,不仅要时间也要有理由。最困难的是,这些人不光是周氏政法系的,很多人同时属于其他派系的,而且他们还有徒子徒孙……欲知后事如何,有请习总有空时亲自跟各位讲解。

江湖险恶,这次不光是可怜的朱令被消费进了,泛华网页不能幸免。泛华网报道。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ta
    2016年12月4日08:55 | #1

    法轮功盗用佛教“法轮”以为其名号,李洪志窃取佛祖诞辰以作其“生日”,篡改佛教术语名称以充其邪说,却对佛教极尽贬低、亵渎和侮辱之能事,从而拉拢信众,控制信徒思想,其居心可谓昭然,其用心可谓歹毒!这一切都在证明:法轮功根本就不是佛法,只是一种打着佛法的名义,剽窃、篡改佛教的名词术语,利用佛教的影响以蛊惑人心,达到其不可告人目的的附佛外道而已。

    历史上,很多附佛外道的教首妄称自己是某某佛的转世,或称自己苦修得道,甚至自奉为真佛,是最大的佛,用以诱惑世人,欺骗教众。法轮功就是这样一种组织,其创始人李洪志一向以“主佛”的名义招摇撞骗。《李洪志先生小传》中称:“李洪志八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功力达极高层次,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预知人类过去、未来”。为了和佛祖沾上边,李洪志还编造了一份虚假的简历,将自己的生日由1952年7月7日改为1951年5月13日,谎称自己与佛祖释迦牟尼同日而生,自称是“释迦牟尼转世”。同时,他还厚颜无耻地吹嘘自己:“我就是佛,我的功能超过释迦牟尼几十万倍,我的法身遍地都是”、“目前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公开传正法,我做了一件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我讲的是一个庞大的宇宙的理。”(《转法轮》)。在后来的“讲法”中,李洪志又不止一次地强调自己的“宇宙主佛”地位,说历史上的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受他的控制。

    以佛祖为诱饵,李洪志真正目的无非是藉以神化自己,蒙骗无知群众,控制信徒,大搞教主崇拜。在李洪志连骗带蒙、连哄带吓情形下,在“圆满”、“成仙”、“成佛”等美好前景的诱惑下,弟子们趋之若鹜,不惜放下“名利情”,死心踏地地跟着李洪志走,结果是大量的痴迷者走火入魔,自杀、杀人等极端事件不断出现,造成两千多名练习者死亡。其行为真是天怒人怨,令人发指。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