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4月M2数据——中国已经进入信贷型增长的死胡同?

中国的信贷驱动型经济似乎已经失去了控制。实际上,当中国经济对“信贷狂潮”的抗药性越来越强,而通胀问题阴魂不散,中国人民银行正面临两难的选择——要么咽下经济不景气的苦果、要么承担通胀失控硬着陆的风险。尽管如此,中国几乎没有其它选择了,只能维持一松一紧的节奏维持经济增长,起码这样做还能维持增长。为了避免经济崩溃,中国只能鼓吹更高的信贷增长,虽然这种货币创造活动对经济的影响明显越来越小了。不出意料,本周五官方公布的M2增长加速了,从3月的同比增长15.7%加速至4月的同比增长16.1%:这是两年以来信贷的最高增速。可能中国央行的印钱速度不如欧美日,但中国商业银行提供的货币供应量,绝对能让全世界汗颜。

法兴认为:

中国的M2增长意外地从3月的同比增长15.7%,加速至4月的16.1%(市场预期是15.5%),这是两年以来的最高增速。如果可以部分归咎于基数效应(去年的基数较小),但这也是证明中国信贷条件仍然保持非常宽松的证据。高于预期的新增银行贷款数据就是证据之一(4月新增贷款7929亿元,同比增长26.9%)。虽然4月新增社会融资总量从3月的2.5万亿,下降至4月的1.75万亿,但存量增长却继续加速,从同比增长21.6%加速至同比增长22.3%。

这可能可以部分解释,为什么PPI下跌,而食品价格却逆势上涨。另外,正如前几天对中国贸易数据存在大量水份与热钱流入相关性分析的文章指出的,长期来说,中国可能无法通过政策抵消热钱流入带来的资产泡沫和通胀问题。

因为中国不像其它发达国家,贷款的创造仍然需要通过商业银行作为中介,这意味着央行并不能购买理论上无限的坏账贷款救市,直到市场对该货币的信心出现动摇。而现在,中国的坏账问题似乎已经变得不容忽视了。据中国日报引述普华永道的研究报道,2012年底与2011年底相比,中国十大上市银行的逾期贷款一年上升了29%,升至4865亿元:

普华永道周四发表的报告声称,今年不良贷款将开始严重影响中国的大型商业银行,很可能会冲击它们的盈利能力和资产质量。

研究发现,中国十大上市银行的逾期贷款去年年底已经上升至4865亿元,与2011年相比同比增加29%。

平均逾期贷款比率从1.06%上升至1.21%,普华永道中国银行是资本市场主管Jimmy Leung表示,这是“相当大规模的恶化”。他还表示,在一些地区,该比率甚至高达5-7%。

在五大股份制银行中,可能转变成坏账的关注类贷款比率,从2011年的0.93%上升至2012年的1.03%。

中国银行业跟从国际的五档分类风险管理体系,依据贷款内含的风险分为“正常”、“关注”、“次级”、“可疑”和“损失贷款”五类。后三类被认为属于不良贷款。

中国发现自己处于一个经济发展的死胡同,找不到别的出路还有另一个原因:一方面鉴于房地产已经出现明显的泡沫,中国不希望房价继续上涨。另一方面,房价的崩溃可能会冲击中国的银行体系。那么,中国能怎么做呢?

普华永道中国金融服务主管Raymond Yung补充道:“经济不确定性和针对房地产市场的紧缩措施,今年将对商业银行发出更严峻的挑战。”

“如果房价出现大幅滑落,银行贷款将处于危险之中…中国银行业是时候加强还款回收的管理了,并积极地计提不良贷款损失。”

然而,这似乎有点难,因为这个流程需要全面披露中国商业银行的真实贷款拖欠情况。因为这是在中国,很多经济数据都可能存在水份,看到表象下的真相可能正是所有人所害怕的,所以这样的问题应该能拖就拖(但却不能避免)。只要新增贷款继续增加,增加的幅度高得足以把不良贷款转变成健康贷款,现状就能持续下去。

这可能可以有效解释,为什么4月的M2增速创下两年新高。然而,当通胀重新来临,信贷投放将会受限,那么表象下的事实又将浮出水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