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汇塘渔夫:雅安地震震得今朝万般无奈,复旦投毒牵出往日清华旧案

第二季 第107回《雅安地震震得今朝万般无奈,复旦投毒牵出往日清华旧案》

开篇歉语:渔夫和家人轮流感冒,故而只能小心休养,毕竟禽流感依然肆虐,大意不得。故而这评书就只能暂停了一段时间。只是这段时间里,又发生了多少惊天动地的事情,让人目不暇接,说书也只有感叹的份了,故而本回只是做个大致回顾,以便后文得以从容继续。

上文书说道, 瘤云杉要捧毛,恐惹天怒,降灾于中华大地,说书的也没料到这灾来得如此之快,就是那四川又发大地震了。这次地震,和上次的汶川地震极为相似,故而看官若是回看本书的第二季第93-96回关于地震的章节,必然有似曾相似的感觉了。

看官皆知这地震乃是发生在雅安,也是在那著名的龙门山断裂带上,和汶川属于一类,而造成汶川大地震的紫坪铺水库亦是此次地震的直接元凶之一,当然最大元凶还是三峡大坝。而地震之前,当地也是蛤蟆出动,官煤辟谣,一切仿佛从头来过,唯一不同之处就是四川地震局没有了李有才,更不见了潘正权。所以四川百姓就只有受苦的份了。而如今媒体披露,这紫坪铺水库,正是当年广隶在四川做诸侯时力推的大项目,故而广隶就是这一个事情,就可以算是罪恶滔滔了,若是加上其他的罪恶,也可以归类罄竹难书一类的恶人了。

而十分诡异的是,四川官府在成都,在大地震的前一天举行了抗7级地震的演练,到底是巧合还是另有乾坤,说书的也无从知晓。只有等待以后真相慢慢披露了。而四川地震局当年成声称汶川地震后不可能在发生大地震的说法彻底破灭。其实大陆学者里还有更加夸张的说辞,有个院士写了一个论文,说因为汶川地震,释放了能量,故而今后四千年都不会在此地发生大地震了。因为这个说辞,官方就作为不作为的理论依据了。只是这人类历史有传说的也就几千年,中华大地有完整记录的不过两千多年,这学者何以狂言4千年呢?这官府何以得以此为凭据呢,除非官府真的相信“万岁”了。只是这个实在就是官府的“梦”而已。

不过此番与上回有几个不同之处了,第一个是CP这次拒绝了任何国际救援队,为何呢?原来上次救援队来了以后看到满目疮痍,人间地狱的惨况,引得世人对豆腐渣工程的一片质疑。而汶川地震以后,豆腐渣工程更加肆虐,说书的曾几次评说宝宰相在这个事件上的古怪举动乃是变相鼓励官商作恶。若是这回又被外人看到更烂的豆腐渣工程,岂不是颜面更加没了吗?故而这是一个不同。

第二个不同就是此番地震救灾,常伪里的三大恶人一言不发,静观事态发展,可谓极度异常。说书的就点破这里的关节,这些个常伪在等待西七帝或者木子教授犯错,好借着机会揽回大权,这是水工帝惯用的招数,所以以后事态若是恶化的话,三大恶人必然跳到前台指手画脚,看官可以慢慢看着。

第三个不同就是大陆红十字会被P民彻底唾弃,这红会在网上刚贴出募捐倡议,就在一个小时内收到两万个“滚”字,也是一项新的吉尼斯纪录了。大陆红会尴尬无比,就狗急跳墙了,说要重新调查郭美美事件。这个就更加搞笑了,可谓比之电视剧更加精彩的情节,实在满足“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艺术最高值境界。不过这个倒是以后可以好好看的喜剧片,看官千万莫要错过。

而几个相同之处说书的还是要再评说一番:

第一个是军方依旧反应迟钝,这直升机除了高空侦查以外,还是无法直接参与救灾行动,可谓五年没有任何长进,更要命的是,开着装甲车进山时,先后有两辆运兵车跌落山谷,好几个当兵的因此命丧黄泉。可谓技艺不精。

第二个是,上次有个官员因为陪着古月帝,故而满脸笑容,被人质疑冷血官员,可是此官员后来依然升官,到海南做了宣传部长。这次也有一个恶官,乃是雅安的书记,被人揭露乃是超级大贪官一个,若是这官员不把手表拿掉,说书的还不敢说,可是,这个官员心虚啊,在陪着木子教授视察的时候,脱去手表,不料这表印还在手腕上,故而印证此官必然带着一个豪表,怕被人看破,才临时拿掉了手表。可是此番这个贪官是否依然借着救灾的名头得以升迁,说书觉得肯定的,这是CP的套路。

第三个就是房子还是塌了很多,其中有些是汶川地震后修建的。学校依然还是不坚固,有的学校也是汶川地震以后新修的,这次也被震裂,好在周六没有学生,故而这是不幸中之万幸,否则又不知多少学生要遭殃了。

如今救灾还在继续,不过此番官府似乎加强了媒体方面关于灾区情况报道的管控,真实情况不得而知。故而今后可能又被导向到什么“精神和事迹上去”,说书的只能祈祷灾民们早日脱离苦海,过上安定的生活。

在第二季96回中说的常博士,就是那个写开房日记的赔钱养汉的女博士,如今有了最新下落,去了美利坚了!常博士被上层安排,上个月已经到了美利坚做访问学者,只是不知道美利坚无人崇尚马列,这常博士在美国可以研究什么马列新观点?不过倒是可以变得正常一些,也用不着再去装高潮叫床了。而衣局长如今在家研究马列,待遇是局级的,这也是瘤云杉死保的结果。总体而言,这两个在CP内算是幸运的了。以后常博士是否会在美国开博,亦或也在文学城里开个帐号,也未可知。看官若是知道常博士在文学城有大作,一定千万告知渔夫,渔夫必定要去读一读的。

上回书中说道的上海第五医院的病患人数问题,官府已经交代了,不过这回用的是新名词,叫做“回顾性诊断”,说以前不知道这个是什么病,后来回顾一下,发现原来是这个病。把之前瞒报的病人用这个手法填平了,瞒报的活人加死人大约十个,所以这些数字加起来和说书说的相差无几了。看官若是有心仔细研究一下,就知道这些病人都在2月和3月的,故而是早就知道的,否则如何会去做什么回顾性诊断?可是官府依然还是没有交代这黄浦江上万头死猪的来历,可见这里面机关重重,绝对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了。说书先在这里埋个种子,以后等弄清楚真相再来和看官说道。

再说地震以前,太平洋两岸都发生了人间惨剧,波士顿发生了马拉松爆炸,如今嫌犯已经被抓了。而上海这里发生了令人震惊的医学生投毒杀人案,让人唏嘘不已,因为无论是被害的还是投毒的学生,都是上海复旦医学院(以前叫做第一医学院)的高材生,学习成绩优异,能力强,本来都是好医生的材料,可惜因为一个学生心理有些残疾,居然做了学医的最不该做的事情—-投毒杀人!而且杀的是同寝室的同学。其实两人并无特别利害冲突,只是同寝室三个人为了房间内的桶装水的水费问题分摊意见不一,两人要三个平分,而投毒的那位却不愿意,理由是自己喝的少,其实另外一位上海本地学生平日里都不住寝室,喝得更少,结果竟然这样的小事不能达成一致,最后决定两个分摊水费,而投毒的学生自行解决寝室喝水问题。或许这个过程里投毒者被受害人揶揄了几句,心中忿恨,决定投毒杀死室友,经过半年精心准备,偷得毒药放入饮水机,终于得手。而让人震惊的是,眼见室友生命垂危,投毒者依然无动于衷,还给室友做B超,经常去探望,和被害人家属同居一室时也无流露分毫不安或内疚,令同学和被害人家属都意外万分。若不是和投毒者一同做实验的同学发现被害人的症状和中毒的小白鼠很类似,短信提醒被害人的师兄注意该特种毒物,引起中山医院方面的重视,恐怕被害人怎么死的都无从知晓呢。而这两个学生都是家境贫寒的穷二代,能够学医并且获得研究生的头衔,已属凤毛麟角,本是光宗耀祖的事情,也是得以摆脱穷命的最佳机会,谁料为了一桶水费问题,鸡飞蛋打,两个家庭都遭受灭顶之灾啊。说书的忽然想起有人曾经说“无极”是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本是当笑话来讲的,谁想到现实里真有一桶水引发的投毒案。如此看来,陈凯歌导演倒是有先见之明,片子虽烂,可是却带有预言呢。

这个就是如今大陆的问题了,CP为了自己,乱搞教育,尤其是水工帝的相好致力女士做了教育部长以后,一切向钱看,而根本无视人之善恶引导,反而更加推崇毛泽东时代开始的抑善扬恶,只要为CP唱赞歌的,就是好学生,哪怕假话空话连篇,结果长此以往,学生假话频频,分数优先,道德沦丧,抄袭作弊已蔚然成风,遇有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兵刃相见,手足相残,实在是令人恐惧的后代。而如今很多做家长的,也是鼓励小孩自私自利,多占便宜,欺软怕硬,见风使舵,不要良心。若是沿着这样的轨迹前行,将来十多年以后,只怕人人害我我害人人的程度会达到变本加厉,无以复加的地步。其实海外的看官可能会有一些感受,就是如今出洋的新一代留学生,已经有些可怕了,例如那个李双江的儿子,飞扬跋扈,目空一切,动不动就说要捏死人家。故而说书的一直在说,大陆若依然故我,必定是一个异类,可怕的异类了。这个从京城的雾霾就可以知道了。其实,如今和周边的冲突,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自己的环境都污染了,出不了物产,就到别的地盘上去捞,结果捞来捞去,就和别国冲突起来了。

而复旦医学院的投毒案就引发了一个多年前的悬案,清华大学女生朱令铊中毒案件。这个案子还上了CCTV。可见影响巨大。不过呢,这个案子神秘的地方太多了,说书的至今也搞不清,只是列出一些大概,供看官自己判断:

这就回到1994年的时候了,一位风华正茂的女生朱令突然在一场演出以后得了重病,经过抢救,若干个月后,终于渐渐好转。本来其母要其好好休息,可是女孩却想着要尽早返校读书,母亲拗不过女儿,就同意了,结果回清华上学一周,女孩再次发病,病情比上一次更加危重,父母无奈,就告知女儿的同学和好友,赶来和女儿作别,这时已经1995年了。

朱令有个高中同学叫做贝志城的,当时在北大读书,在看了朱令的惨状以后,目瞪口呆,而且知道即使朱令所在的协和医院,却依然不知道朱令得的什么病,就自己决定利用当时很稀有的互联网到国际上求救,结果收到美国医生的推论说可能是铊中毒。据贝志城自己说,他当时组织了很多学生帮忙翻译资料。而其中朱令所在班级包括室友都参与了资料翻译。不过,贝志城在CCTV的节目里没有指出这个细节,究竟是CCTV剪掉的还是贝志城没说,不得而知。贝志城通知朱令父母他获得的消息,告知协和医院,协和医院和清华大学开会讨论后予以否定。贝志城自己再次亲往协和医院交涉,无功而返。协和医院不认可当时自己都不知道的互联网消息。但贝志城相当坚持,告诉朱令父母铊中毒可能性极高。而朱令父母询问协和医院,医院方面称无有设备检测铊中毒。

朱令眼看危在旦夕,朱令父母的朋友都来看望,希望给老朋友或者老同事给予帮助,朱令母亲就说谁要是知道京城这里谁可以检测铊中毒,就告诉她,结果幸运降临,有人告诉京城里的一位陈高工可以做这个测试,果然,在职业病防治所,陈高工真是铊中毒研究的专家,在德国进修过。于是,朱令父母买通一个协和医院的医生,私底下悄悄收集朱令的血液和体液给陈高工做鉴定。CCTV的节目里没有透露这是一个私底下的行为,反而说成是协和医院的合作行为。陈高工的鉴定令人震惊,因为朱令身体内的铊剂量超过正常值的万倍,而且有两个高峰,说明两次大剂量中毒,陈高工立刻明白,这是被人投毒了。不过救人要紧,这解药可是很奇怪,是一个染色剂—普鲁士蓝。朱令父母立刻把这个消息通知协和医院,可是协和医院说普鲁士蓝是工业原料,医院不能采购,结果朱令父母自行采购普鲁士蓝让医院给朱令服用。CCTV也隐去了协和医院的这个细节。

普鲁士蓝果然有效,朱令捡回一条命,可是人却彻底残废了,这也是陈高工已经预知的了。朱令父母立刻报案,公安局接案后立刻开始排查。

诡异的事情就开始了。朱令所在的宿舍发生了一起盗窃案,丢失的全部是朱令的日常用品,毛巾牙刷洗脸盆。但是据说警方最后在朱令的一个室友叫做孙维的储物柜里发现了一个朱令的杯子。

接下来清华大学协助警方排查,发现孙维是朱令班上可以接触到铊的少数几个(贝志城自称他获知警方的资料是唯一一个)。警方随后曾经突审孙维8个小时,一无所获。整个这段在CCTV里都没有说。

到1997年,朱令父母眼看这批同学就要毕业,就要求清华采取措施,据说清华采取的措施就是不给孙维发毕业证书,不给孙维开任何证明。而同时,据说贝志城因为卷入朱令案子太深,被北大劝退!换言之,如果这个传言是真,那么贝志城也没有拿到北大的毕业证书。整个这段CCTV也没交代。下面的情节都是说书的自己从网上搜罗整理的。

更加诡异的是朱令所在的班级,里面勾心斗角,关系错综复杂。可是这么一个班级却一直是一个所谓的荣誉集体!而这个班级唯一没有获得荣誉的一次是因为朱令事件。而朱令的三个室友里面,她和孙维的关系是最好的,其他两个和朱令似乎已经反目成仇了。而其中一位刘姓女生,更是在以后去到美利坚后,彻底和原来的所有清华同学断了所有往来!

孙维后来嫁给美籍华人,拿了美国绿卡,据说在美国大使馆里签证时曾被要求做精神鉴定,如今依然在大陆做生意。贝志城后来成了京城一家IT公司的CEO,如今公司一百多人在正常运转。

1998年的时候,据说水工帝下令中止这个案件,因为对CP造成了负面影响,公安局遂停止一切侦查活动。(书中暗表,这可能是最坏的结局,其实这个案子的停办反而更加让人怀疑CP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直到如今负面效应更加扩大。)官方调查到此结束。可是,并未通知朱令家人和孙维及其家人。在复旦投毒案发生以后,京城公安被媒体追问时,答复该案已经妥善解决,并告知了朱家,可是朱家父母出面坚决否认收到过任何公安的通知。

在得知公安停止对投毒案的调查以后,贝志城在网上开始发贴,公开质疑孙维是嫌疑人,唯一的嫌疑人!孙维也在网上反击,两方就此在网上对峙,至今没有平息。贝志城怀疑孙维家庭背景深厚,可能利用其祖父,伯父的关系疏通中南海,搞定公安部。而孙维一方坚决否认,反指贝志城用心不良,并对贝志城展开人身攻击。贝志城毫不示弱,通过黑客手段搞到孙维雇佣水军的电邮,以此证明孙维在蓄意为自己开脱。维基百科里说明,孙维家庭的确背景很好,但是,都属于所谓的民主党派高官。(不过很多民主党派的高官都是CP分子。)

不知为何2006年时, CCTV为此专门做了一档节目,朱令一案在大陆立刻家喻户晓。而CCTV在节目里也提到本案的另外一个诡异之处,就是1993年,朱令的同胞姐姐意外死亡。不过未说及任何细节。而据网上的说法,死的非常蹊跷!是在和同学外出郊游的时候坠入悬崖,可是,这个悬崖先有有一段平缓的坡度,朱令的姐姐,叫做吴今,是北大的学生,在坠落过程里没有任何挣扎的迹象,显示在坠落时可能已经昏迷,公安曾经怀疑他杀,可是,据说上面下令尽快结案,此事不了了之!网上曾经有一个鬼贴说朱家姐妹都是被杀手所杀。可是朱家父母似乎都是书香门第的,结仇的说法似乎很难成立,故而也有可能是有人转移视线,亦或是孙维一方的操作,真相不得而知。而巧合的是,贝志城的父亲据说和孙家的某位长辈是在同一个单位工作的。

朱令父母曾经因为协和医院的不作为打官司要求赔偿,结果败诉,再次上诉,得到10万慰问金。如今,靠着退休工资,老两口坚持着轮流服侍智商只有6岁,完全没有自理能力的残废女儿。贝志城则成立了一个基金会,帮助朱令募捐,据说募得十几万善款。只是如今物价飙升,朱令这般情形能够支撑得住多久都是问号。只是朱令活着,这个事件才依然有人能关注着。或许,对于朱家父母而言,擒获真凶是他们和女儿活到今日的唯一理由了。

朱令当初的同班同学,后来几乎都对此事封口,拒谈当初的情况,包括朱令当时的男友兼同学,如今依然在清华任教,也闭口不谈往事。孙维家人曾经自拍录像证明清华对铊的管理非常松散,任何人只要用心,可以轻松搞到铊。清华大学始终否认铊的管理有问题。此事遂成标准的“罗生门”!(此乃日本经典影片,需耐心观看,极有深度。)

说书的很久以前曾经问过京城友人这个事情,得到的答复是,此事水很深,你最好莫问,对你没好处。说书立刻不吱声了。

说书发现,后来发生的北大和清华毕业生的投毒案,和这几个都有渊源呢:

美国布朗大学投毒案主角是孙维的高中同学,贝志城的大学校友。碘投毒,没有出人命,投毒对象,自己的前女友。

北大女李天伦投毒杀夫案,李天伦是朱令和贝志城的高中校友!据说给丈夫喂食铊是受到朱令案子的启发。

北大曾经也发生过一起铊投毒案,但未出人命,起因是有人有基佬倾向,另外一位就避嫌,结果基佬愤怒,遂先随意拿室友做实验,让室友中毒,然后再下毒自己的心仪对象,不料对象中毒后,基佬于心不忍,就主动告知自己投毒,两人才得以捡回性命。这也间接证明北大对于铊的管理也是混乱的。这也是孙维一方反击的另外一个理由。

如今媒体又再次高呼重查朱令案子,只是那么多年多去了,人证物证都是问题,若是里面还有其他更黑的黑幕,估计哪个都不敢去掀开这个棺材板了。此乃CP当道的一大悬案,可列入史册了。

以复旦医学院的投毒案的实例来看,靠察言观色是不可能看出嫌疑人的,换言之朱令班上的任何一个都有嫌疑,虽然室友的嫌疑最大,可是,已无可能靠简单的审问就可以问出真相了。唯一可能的就是催眠中询问,可是这要每个人或者主要嫌疑人配合才能实施的。如今朱令同学天南海北,有几个会配合呢?大家本来就互相猜忌,尔虞我诈的,又如何肯在这么要命的问题上精诚合作呢?故而就是一个死结了。或许几十年后,真凶吐露真相,才会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呢。这可是比任何侦探小说都刺激真实事件。

说书的回顾性说书暂且到此,下回继续回顾性评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