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政治让中国回归半社会主义半封建社会

作者:森彰

中国两千年的历史长河,看起来风光无限,其实不过是历史的轮回。中国自从进入封建社会后,家族宗法制就是支持着封建社会的支柱,大小不一的社会家族就是构成社会的主体。只要支柱不变,无论历史如何演绎,也逃不出王朝兴衰的历史周期律。

新王朝总是给人朝气蓬勃的景象,新帝王深知前朝是如何覆灭的,他们大都励精图治,照顾底层人民,政治清明,百姓自然乐而向之,国泰民安呈现一副盛世之象。只是好景不常在,几代之后,既得利益者就不再顾及底层人民的感受,一个个庞大的政治家族兴起,子承父业世代为官不说,为了保证自己利益的最大化,这些家族用通婚巩固利益。家族政治在晋朝迎来高峰,发展成门阀政治,这直接造成广大寒门再无出头之地。当只有少数既得利益者掌权的时候,它会失去全部力量,这个政权会被民众抛弃。

这种情况在唐朝以后有所改观,唐太宗用科举制度保障了下层人民能进入统治阶层,只是这条寒门们跻身上层的专用通道也不过是昙花一现。子承父业仍然存在不说,又多了条师生结党营私的渠道。当越来越多的范进出现时,证明社会阶层又开始固化。

这种家族世袭制已伴随中国漫长的时间,以至于辛亥革命结束封建社会后,中国人仍觉得家族世袭理所当然。国民政府虽然打着三民主义的旗号,却仍是由“四大家族”瓜分了中国,蒋介石照样把总统大位传给了其子。

共产党是有能力打破这种垄断的,它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曾经代表了穷苦人民的利益,靠工农革命赶走了国民党的“四大家族”。毛泽东曾对着黄炎培自豪的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结果,毛泽东不仅没有以他的个人权威带领中国走出兴衰周期律,中共又回归家族统治。海外知名政经观察人士牛泪在其博文《国王的亲信——习近平政治再平衡》中就曾指出,中国实际上是个半社会主义半封建社会,中共虽然是个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但传统政治文化对中共的影响要远超过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共虽然赶走了“四大家族”,但它自身也必须要把政权建立在家族政治的基础之上。在这一点上,从邓小平到习近平都概莫能外。任何挑战这个圈子权威,或者是对圈内大佬利益照顾不周的政治人物,都很难在中国政坛立足,更不要说还想有所作为。

高层如此,下层怎么能不效仿?于是就有了湖南湘潭27岁副县长徐韬、湖南耒阳80后女副市长王卿、广东揭阳27岁副县长江中咏均。纵观这些被“火箭提拔”的年轻官员,徐韬其父为湘潭市某区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其母为某区检察院副检察长;耒阳市的80后副市长王卿是前市长的女儿;揭东县副县长江中咏的父亲是揭东县原副县长江俊驱。

针对地方这种官员世袭现象,早有人做过详细调查。北大博士生冯军旗发表博士论文《中县干部》,细致地从内部深入记录一个县级政权的人员组成、结构、晋升方式和相互关系。

在该文中,作者完整记录了这个县级政权系统内部,当地家族成员的任职关系。在分析这些关系中,作者发现政治家族有其自身特点:一是不少都是行业内或者系统内繁殖,具有一定的世袭性;二是副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也就是俗称的“县领导”,其子女一般至少有一个副科级以上职务,不少还是正科级职务;三是政治家族子弟具有向核心部门、关键部门聚集的趋向,比如县纪委、组织部、县委办等等;四是政治家族的大小,往往和家族核心人物的权力和位置成正比——核心人物权力和位置越重要,家族内出的干部也就越多。同时,和后代数量也成正比,后代越多,家族内出的干部也越多。

同时,作者还从中县的具体情况分析了当地政治家族形成的主要因素。

一是政治录用方面的优势,主要是教育和入伍。对于干部家庭子女来说,一般教育条件较好,通过教育这个媒介实现家族繁殖;二是领导干部及其子女形成了一个熟人圈,互相比较了解,同时,很多领导干部为了子女的进步,会不断对县里的主要领导介绍子女的情况,希望能够得到照顾;三是政治培养,在领导干部家庭中,父辈的刻意培养加上潜移默化的熏陶,都会使得他们在政治体系内更快成长。

从这篇文章中可以看出,“政治家族”在当地相当普遍,占据了各部门的重要职位,令人触目惊心。更可怕的是,在基层政府中,冯军旗所观察的社会学案例并非个案,这也是作者为何将文章命名为中县,即中国普通农业大省中的一县。当基层政府出现家族化这种趋势,最直接的后果就是阻断了社会才俊进入政府服务公众的通道。换句话说,仅有才能,没有家族背景,或者不趋附于某个有势力的家族,就不可能进入政府部门,不可能成为国家干部。因为在这张由血缘与姻缘构筑的政治家族网中,用人唯才变成了用人唯亲。

实际上,中国的半封建化程度比想象的还要多,党刊《求是》杂志曾刊文称,中国最高权力更替一方面有“禅让”色彩,但又打破“禅让”终身制局限,一党领导,可避免委托代理风险、制定长期发展战略,全国选拔和长期培养可在产生成本不高的前提下选出最优秀的人才,定期更替则可带来新的血液,避免政治强人出现。

作为党的喉舌,《求是》杂志一直是中共的精神宣扬刊物,但就是这样一家刊物,竟然为数千年前的“禅让”制嫁接到自身而叫好!“禅让”制禅让制是毫无争议的封建残余,是最传统的人治思想,也是将天下百姓的祸福系于“君主”一人之身的君王政治!《求是》公开宣扬“禅让”制度,并以此为傲,这难道不说明了中国目前还是半社会主义半封建社会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fish
    2013年5月13日14:15 | #1

    “禅让”,说穿了,就是共匪及其后代想永远“吃香的,喝辣的”,做它个大头梦吧。中国最久的朝代也只不过维持了300多年(清朝),现在国内危机四伏。。。。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